五毛请拿好

【叶黄】不得了 01

这是我的生贺,虽然已经连满月都过了!嗷嗷嗷嗷呜!

战地黄花:

没啥剧情,要是脑补了什么请随意。就是一个打打打和嘿嘿嘿的故事。




1




梁易春把干炒牛河装了盘,淋上白酒,打火机点上火,瞬时腾起蓝幽幽的火苗。服务员一刻不停端走盘子往外头送,穿过曲折逼仄的暗巷捷径,终于豁然开朗,直接到了外头马路行道上。一群年轻人正吆喝划拳,服务员放下盘子,浓郁牛肉香味伴着酒香飘散开,连正划拳的人都坐下来,夹了筷子大口塞满滚烫油爽的河粉。


“大春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刚才划拳的一人,也是这群出来宵夜的年轻人的领头人,大力拍着服务员的肩,“再炒个薄壳出来,辣一点,我们要下酒。”


服务员跟他们早已熟识,忙不迭回后厨向老板兼大厨下单,在穿过暗巷时,几分钟前还通行无阻的地方却不知何时站了个人,服务员吓得正要一声叫,却被那人捂住了嘴。


黑暗中一个有些含混有些懒散的声音传过来,伴着散开的尼古丁气味。


“诶,对不住啊,借你们这抽根烟就走,你忙你忙。”


谁会来这种地方抽烟。


服务员惊魂未定按着心口,下意识扫了一眼黑暗中四通八达的暗巷,忍不住一个激灵,再不敢往后看,急急朝后厨暗门跑去。


 


再出来的时候,服务员没敢走捷径,老老实实穿过整个前厅走了大门,是以那领头的小黄毛夹了一筷子砸吧半天嘴之后颇有些不满,“来这里可就为了吃这第一口,却老了,是你小子走慢了。”说着也朝那条深深的暗巷瞥了两眼,“算了算了,也不差很多,下次走快点。”


服务员诺诺退下,心说老人讲的没错,蓝雨帮的少主嘴最刁,可算是见识了。那黄毛小子还点了几个菜,当下赶紧报入后厨,做好了,这回一溜小跑紧赶慢赶地送出来,总算没出什么差错。


 


 


夜色已深。


店堂里早已空无一人,可外面行道上蓝雨的那伙人仍未散摊。服务员守着墙角的老电视昏昏欲睡,不知今夕何夕,迷糊间被一巴掌拍在肩上,“警醒些。”


老板正站在他身前,看着外面仍在吆五喝六的那群。


服务员揉着眼睛醒来,按掉电视,没说什么,却不以为意。


这就像任何一个繁华初歇的夜晚,街道上仍有车辆却稀疏很多,两边楼上的灯光也仅剩零星几盏,空气中也开始有了丝丝缕缕凉意,困意开始染上每个人的眼皮。一切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变故就这么发生了。


 


第一个啤酒瓶子砸过来时,服务员正要站起来往后面的洗手间走,即使是啤酒瓶碎裂的声音也没有让他立刻反应过来。而当他将那声脆响与发生了什么事联系起来之后,生物钟带来的困钝却令他先是探头往店里的玻璃外看了一眼。


几分钟前还头碰头一起喝酒的那几个小年轻此刻背靠背站在一起,手里却是空的。


现在都是塑料凳,折凳早就退出江湖了。年轻人,喝的都是易拉罐的啤酒,刚才的酒瓶恐怕还是对方带来的。


“黑社会打架看什么看,还不躲起来。”却被老板一把拉到收账吧台下,“我就担心晚上会打起来,真的打起来了。”他叹气。服务员这才真正清醒过来,后知后觉地吓出一身冷汗。


 


门外的情形却似乎不如那服务员脑中的可怖。


那几人依旧彼此背靠背站着,略弓着腰,看得出后腰有些僵硬,显然是带着什么家伙,只用衣服遮挡着,难为还装作无事一般吃喝半天。领头的黄毛已经开始喊话,“做咩做咩!丢个樽出来又做缩头乌龟,系米怕死啊!?”


话音未落,脚边噗一声,激起小小一朵灰尘的花。


这枪法,不用说,嘉世那个女枪王的手笔。


果然从黑暗中有个窈窕的身影慢慢走出来。即使是晚上,也依旧画着精致甜美的妆容,还朝这边飞了个吻,“少天好久不见~”


 


对十八九岁的男生而言,最尴尬的时刻莫过于当街遇上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女神。比这个还尴尬的,是女神知道自己暗恋她。比这个又更尴尬的,是女神端着枪,自己拿着刀,正准备打一架。


饶是黄少天,也还是没绷住,老老实实回了个招呼,“怎么是你?”


“小朋友们不懂事,我过来看看呀。”


小朋友……你自己才多大。黄少天腹诽,却不敢说出来,“好了,看完了,我们出来吃宵夜现在吃完也要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女孩子不早点回去睡觉会有黑眼圈变丑了以后嫁不出去……”


“黄少天。”那边竟然有点叹息。


“做咩?”


“你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


“……我太啰嗦?”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还特自以为是。”随话语而来的还有一簇子弹。


一条漂亮的火力线随即清晰可见地展现在他们面前,而嘉世的人此时终于一一现身,朝他们包抄过来。


 


面子已经撕破,也就不管女神不女神的了,反正黄少天当年幻想过的纯纯的校园恋爱早就随着告白失败变成渣渣,又在知道苏沐橙真实身份之后连渣渣都不剩,如今下起手来根本就无所谓往日情分。几乎在火力线布下的同时,黄少天直接起跳,踩着边上人的背一跃而起,往苏沐橙飞扑过去。


而比他的身体更快的,是他不知从何时起就扣在手里的小刀。


 


苏沐橙急退,一甩枪口打掉一把,侧身勉强避开一把,还是被一把刀擦着后腰过去,精心染烫的发丝登时削下一绺不算,擦身而过那刻有分明的痛感,肯定挂花了。


可三把刀不过是开胃菜,没等苏沐橙站稳,黄少天已经站到了她面前,伸手可及。


玩枪的人最忌贴身。


苏沐橙从小跟着两位兄长枪林弹雨里长大,被提点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一时竟有些慌。她扫了眼四周,她带来的人已经跟黄少天带来的人打上了,正是僵持之局,可如果自己被黄少天控制住,后果可想而知,她忍不住开始想,他会来救我吗?


 


“差不多得了啊,大老爷们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烟嗓响起来的一刹那,苏沐橙几乎要落泪。


说她没用也认了,反正现在她就是感觉整个人都安定下来,坚实的安全感让她可以有余力去看黄少天现在的表情。


 


黄少天的脸上却并无一丝惊恐或者愤怒,她竟在他的脸上看到货真价实的欣喜若狂和兴奋。


就像是,守着陷阱很久的猎人终于看见猎物落入网中。


 


苏沐橙的心不禁狂跳,今晚的一切怕是……


“你先回家。呵呵,小子想算计哥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暗巷在黑暗中幽深暧昧,叶修贴着墙,干脆闭上眼睛,尽可能放缓呼吸,将个人存在感降到最低。他从苏沐橙那里顺手拿来的枪早就没有子弹,连带枪本身也被他拆成零件当做暗器打了出去。现在他浑身上下应该有十几道伤口,全拜黄少天那柄匕首所赐。


他却在笑。因为这十几个伤口硬是一处致命伤都没有。而对方,如果自己的手感没错,至少应该有五处以上的挫伤,脚踝也应该在刚在自己把他从墙头推下去的时候弄伤了。


他忍不住颤抖,又极力抑制住自己。修理一般货色和与高手过招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前者不过是例行公事,后者才能激发无穷的斗志甚至是创造力。


而不同的高手也带着不同的风格,今晚这个,刁钻又狡猾,看似不管不顾却总会给自己留有余地,刚才嘉世的人把他带来的人全收拾了,他却视若无睹地追着他冲进了暗巷。青春年少的冷酷无情。


真是特别对他的胃口。


 


他屏息凝气,将感官放到最大,他能感觉自己的皮肤正微微散发着湿气和热意,这些湿气和热意是最敏感的探测器,为他报告着面前这片黑暗中任何一点空气流动。


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都知道这最后一击将决定他们之间的胜负。


叶修轻轻深呼吸,微微躬下身子,来了。


黑暗中偏偏划过一道微光,锐利的杀气却似清风徐来。叶修缩起肩膀往左一让,狠狠往上一抬,清脆的金属落地声。不待对方反应,他整个人四肢缠绕扑上去,将面前那团同样散发着高温和湿意的空气死死搂进怀里,摁在墙上。


 


他自己也受了伤,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这条暗巷最黑暗的角落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他却能感觉到他的手臂大腿双手双脚死死压制的这具身体正在如何拼命地散发着惊人的热力和活力。


他不得不调动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意志来压制他。而他们都失去了武器,唯一还能借助的不过是这具肉体。他更加用力地以自己的身体贴近对方,压缩他们的身躯与墙壁之间的空隙。他的手指辗转找到黄少天的手腕,牢牢攥住。他的大腿艰难地卡进拼命试图逃离的两腿之间,腰与他仍在扭动的腰紧紧相贴,他的牙齿咬住他脆弱的喉结,那鲶鱼一样弹跳挣扎的身体终于精疲力尽地在他的身体下安静下来。


他终于能稍微松口气,尽情地欣赏对手同他一样剧烈焦渴的喘息。


他的嘴唇擦着对方汗津津的脸蛋一路向上,触到一朵柔软饱满的小肉珠,他朝那人的耳朵里轻声低语,微带喘息:“服不服?”


 


TBC

评论(2)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