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有两腿 03

黄少生日快乐!今儿太忙加班到23:15才开始写,迟到比没到好!

战地黄花:

啊啊啊,死赶活赶,总算赶上810了!【不管,我算的是美国时间!!!

阿黄生日快乐!!!!

前文在此:01  02

========


03


叶修两手提着菜,站在卖古董旧货的地摊前面,不说话,就听买卖双方扯皮,听完了,别人掏钱要交易了,他走开,慢慢挪到下一家,又听,怀里手机响起来,他艰难地用拎着一堆塑料袋的手指翻出耳机,按下通话键。

“你是去地里种菜然后亲自采摘又去海里亲自钓鱼了吗?!”

“就回,就回。”

他又觉得这个场景十分好笑,跨上黄少天特别拨给他买菜专用的小三轮赶紧往回赶。

 

黄记烧腊的卷帘门拉着一半,门口贴着大大的告示,仍有老主顾带着一脸失望返回。叶修钻进门,黄少天趴在宽大的备料台上,面前乱糟糟摊开好几本书,一脸焦头烂额地作笔记。

叶修看着有趣,“真新鲜,居然在做作业,少天大大中学几年级了啊?”

黄少天头发挠的跟鸡窝没两样,见着叶修来了,跳起来帮他把菜分门别类放好,倒了杯凉茶递给他,又回到桌子前面痛苦。

叶修喝着茶绕过去看,几本书都是饮食界老饕们的多年心得之作,主要是粤菜潮汕菜,也有几本其他菜系的。叶修有点惊讶,“你这算是临阵磨枪?我还以为这点事情难不倒你。”

“哪跟哪啊……”黄少天哀嚎一声,反正看不下去,干脆把笔记本一推,“饿了没,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叶修体会了五秒钟咱也是有家室的人了的幸福感,回说,“也快到午饭点了,你看着做吧,这两天不是才买了那么多菜?话说你到底要做什么大菜啊,我都快把人家水箱里能游全买下来了。”

当然没那么夸张,但黄少天确实是交代他把几乎所有品种的活鲜都买了一遍,现在黄记的后厨跟水族馆也没什么区别。主要是因为,黄少天他要考试。

 

那天黄少天跟他解释得不多,虽然两个人算是一个系统,但叶修在的华东局和黄少天在的华南局,业务上多少有点竞争的意思,叶修这次答应帮忙,纯属亲友牌,另外也是叶修自己存了点小心思,因此在不知道这个任务的保密级别的情况下,叶修也不太好意思主动问太多。倒是这回黄少天主动跟他说起来。

 

这次的任务其实就连喻文州也没有交代得太清楚,只是说要到一个关键人物经常出入的私人会所里卧底,这个关键人物是蓝雨盯了很久的,据说颇为自命不凡风流潇洒,于吃喝玩乐一道上颇为精通,也算得上黑道里的风雅人物。按说这样爱玩的人破绽会很多,但此人硬是精明谨慎,这么多年死活找不到把柄。这次好不容易让他们发现这位大佬经常出入一个高级私人会所,而与其过从甚密的几位得力干将也是那家会所的常客,总算找到了切入点。

“那你就算混进去了,当个厨子,整天呆在厨房,有用?”叶修表示质疑。

“那货在日本呆过几年,养成个习惯,喜欢看着厨师在他面前做菜。从洗、切到烹制、上桌,要看全过程,还常常跟他手下或者客人在厨师面前谈事情。他这个毛病,他自己说是烹饪本身也是一门很值得欣赏的艺术,队长分析说他应该是有强烈的不信任感和控制欲,对于入口的东西尤其如此。”黄少天口里这个队长就是喻文州,他和黄少天早年同在G军区的蓝雨特种兵大队,是黄少天的队长。叶修稍微有点别扭地咳嗽一声,“所以这个面试,不仅要好吃,还得要好看,对不对?”

“是。”黄少天又是一声哀叹,难得没有长篇大论,“我去做饭了。”

 

黄少天手很快,叶修又不是个在吃喝上挑剔的人,这两天黄少天搞出不少为考试准备的半成品,当即利用上,两菜一汤没几分钟就端上桌。吃饱喝足,两人上了二楼吹风。黄少天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爱说话,叶修发现他安静下来的时间还挺多的,比如现在。

窗户外面人来车往的,虽然是居民区,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但胜在绿化树已经有了些年头,郁郁葱葱的树冠遮了大半的喧闹,阳光细细碎碎的,居然有了几分闹中取静岁月安好的意思。叶修吸着饭后烟,心思流转,沉吟道,“少天,你那边有没有那个大佬发家的背景资料?”

“有,”黄少天拖过笔记本,调出文档,“他也是马仔出身,替之前的大佬收保护费,头脑灵活,很快混出头。没几年搭上港澳那边的线,开始做水货,之后又玩大,涉毒、涉枪,成了这一片黑道上的顶级人物。”

“你说他爱吃?”

“恩,不仅爱吃,还真的挺会吃,他名下还有个什么美食协会会长的头衔。”

“是啊……拿命换的钱就是要享受的……”叶修的语气有点飘忽。“你说,他这么爱吃,但是有时间吃吗?他一直都挺忙吧?”

忙着收保护费,忙着跟其他人抢地盘干架,忙着躲缉私队的搜捕,忙着逃缉毒警的围剿,忙着砍人和被砍……上位的过程中满是血腥,他居然还爱吃?

黄少天突然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哈哈哈哈!!!老叶谢谢你!!!我懂了!”他蹦跳着扑上去,一把搂住叶修的脖子,狠狠地啃了下去。

 

 

黄少天掌勺的手有点抖,这种大场面的面试有点怯场不奇怪,连新东方期末考都紧张得晕倒的厨师也不是没有,更何况是这种薪水报酬光听听就让人心跳加速的职位面试。

可黄少天的抖不是别人那种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紧张,是动物的直觉在报警。从刚踏进这幢作为面试地点的富丽堂皇的宅子起,他的警报声就拉响了。黄少天用他被训练过的眼扫过目之所及的每一个角落,恨不得透视其间,连寒毛都战栗的信号,是危险的信号,也是邀请的信号,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信号。这里面有猎物,还是条大鱼。

肾上腺素井泵式地喷洒而出,连他在慢条斯理拆解那个带着的夹层的刀匣子时仿佛都在挥洒着,无形地浇落在一尘不染的流理台上,汇成一股细流,慢慢淌着,漫延向深藏不露的老宅深处。但首当其冲的,黄少天下意识地挥刀空舞了一下,先斩断这些无来由的奇思异想,好过了这斩六将的第一卡才成。

 

所谓的面试就是做菜,还是正餐。别的厨子显然就是奔着那真金实银的工资来的,要得自然要舍,前期投入一点砸进去几千几万搞些富贵菜,带几个行家里手帮帮工,都叫前期投资。一声令下,排开架势,都是团队作战,连最先进的分子料理机,都在屋内架了几部。

黄少天大马金刀站前,仅一刀一勺一锅,就带了一连围裙都没系上的帮手,颇有点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气息。可干惯这行的,别管这行是厨师还是特工,黄少天秉承一个信念——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将叶修之前帮他搜罗来的各式原料尽数倾倒在流理台上,手起刀落,斩切剁劈削割分,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比起以往的利落干脆中卷起的腾腾杀气,更带了些腾挪间的余裕,手起刀落之间,颇有些太极间的风卷云舒。

 

三下五除二间,各式原料已经料理停当,掐准时间点的,助手叶修也恰恰地帮他做足了准备,烧好了一锅热水,还颇有些遗憾道:“我还以为我要担任更重要的角色来着。”

“就是要发挥你的特长,”黄少天降低音量嘟囔了一句,“烧水泡面的特长。”

说毕,黄少天迅速地将前一周熬好的天九翅、前一天卤好的鹅头、今早炖好的花胶螺片汤以及刚刚收拾好的苏眉给放入蒸屉,架到开水锅上,鼓了几把风箱,将火扯旺,就开始老神在在地看起表来了,俨然一副等出锅的架势。

“少天大大,不是吧,你这作弊有点猛吧,出锅速度真赶上泡面了啊。”以为要呆在厨房做好几个小时不能吸烟的准备而有点郁郁寡欢的叶修,目睹了黄少天这操作过程,简直为了自己能早解放而高兴又为了被扫地出门而更加郁郁寡欢。“喂喂喂,还有点时间,再拯救一下,好歹别浪费了哥给你专门整的特训。”

黄少天还真从善如流,叶修说完,他拿起炒锅倒进半勺子油,待烧得冒烟,将蒸好的菜品搁在台前,团起葱丝撩在唯一单调的苏眉上,勺一兜一抖,只听“沙沙”几声,滚油落下,高热的油温激得鱼皮酥嫩,葱香也瞬间溢满全屋。

“成了,”黄少天向那管家模样的人挥挥手,“考官,交卷!”

看着管家把满满一托盘菜肴端走,黄少天笑眯眯地走到叶修身边道:“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

“如果咱们过了,任务结束后你要输我一张卖身契。”黄少天信心满满。

“成。”叶修将信将疑。

 

等了有两盏茶的功夫,旁边的团队也陆陆续续端出了一两道菜,黄少天却一切尽在掌握中地摆着个架势候着,就差扎个马步了,正等着,陡然间转角处那管家闪身回来,已经是笑意满面,客客气气道:“黄师傅,从今天起麻烦您在敝处就职了。”

一边上还干得热火朝天的人听到顿感五雷轰顶,黄少天笑笑道:“老叶,多亏你提醒,天下功夫果然一脉相承,唯快不破也。”

 

TBC

评论(2)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