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七色花之靛色篇

红色篇 橙色篇 黄色篇 绿色篇 蓝色篇

 

七色花之靛色篇

 

黄少天的脑子还是很冷静的,快速运转之间立刻穷尽了几种可能,那个是那时候的叶修还是像自己这样是穿越过去的,如果是那时候的叶修为什么会问出那样的问题,如果是穿越过去的叶修为什么会和自己约会?

黄少天的观察力很强,判断力也不弱,怎么应对,他也有想法。去找现在的叶修?他很想,但是做不到。夺冠之后就退役不见人影了,叶修其人,再次人间蒸发。

所以说,要不是形势这么逼人,他也不会就信了有所谓的穿越,更不会真的接受了郑轩赠予的这朵看起来有点邪乎的花。难道说现在的叶修消失是因为穿越过去了?还是真被外星人抓到再投放过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呢?现在的自己穿越过去好像也没导致自己的人间消失。黄少天觉得各个假设之间似乎有点矛盾。

但他绝对是个干脆的人,既然这里的叶修遍寻不获,而那里的叶修又那么地不对劲,他决定谜团还是要由自己来解开,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单刀赴会,反正本来就要,那什么,约会的嘛。

 

靛色花瓣飘落,这次降落在第九赛季的场地,真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穿越了这几趟,他都琢磨出点规律了,时间不外乎夏休期、全明星赛,再不就是两人所在的战队对战的时候,可这趟是哪都不赶,坐在大巴上往外看着这自从义斩加入后增为一年三趟愈来愈熟悉的夜景,还坐标北京,真是十三不靠啊。

对于有着丰富穿越经验的黄少天来说,现在这个RPG游戏他是越打越顺手了,没有任何慌张,镇定地收集起了事件触发线索。地点确定,再迅速地掏出手机明确一下时间,对了对包里的赛程表,刚打完的是和义斩的客场,现在应该是在回驻地酒店的路上。

可是叶修呢?叶修又该在哪里?黄少天琢磨着,寻找着蛛丝马迹,然后从塞在座位缝隙里的电竞周刊中发现了关键信息,眼下挑战赛已经进入到了线下的阶段。看来,这家伙也必然随队过来这边备战。

常规赛的末段,对于已经锁定季后赛席位的职业队伍而言,任务相对轻松,可对于挑战赛的队伍而言,现在正是他们“季后赛”的白热化阶段。究竟还有没空过来和自己约会?黄少天迟疑着是否发出“约不”的邀请,结果顺手点开QQ就见那哭笑不得的头像给自己留了个言:“哪间酒店哪间房?”

还真是季季不落空,瓣瓣有惊喜啊,黄少天略微感叹,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居然也还能让叶修来和约会,这个挂开得可真是有够大的。没有三包的七色花虽然时间效力不怎的,事件效力还是有保证。黄少天赶紧把约约约的信息发过去,便跟着大部队回去守株待兔了。

 

“叮咚”一声门铃响,黄少天火速奔去开门,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按捺不住想解开谜底还是按捺不住想见叶修,猫眼瞄了一下来人手里竟然还提着不少东西。“人来了就可以了嘛,你还带什么……”黄少天这还有点不好意思以为是恋人送什么礼物,结果定睛一看是叶修自己惯用的键鼠,也是没脾气,“你当这网吧呢!”

“我要说你这还不如网吧呢,网吧至少还有个吸烟区。”叶修看着桌上摆放着的禁止吸烟告示,无奈地摘下烟头,自己动手接键鼠。

“那你还来?”黄少天看叶修那边卡一插一登录,俨然是要开始准备召集队伍抢野图boss了,而地图上似乎还有不少顶着蓝溪阁头衔账号的身影,在自己眼皮底下作案,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黄少天准备跨步向前搞个兑子,不想叶修却好像预知他行动似地回头笑笑:“这不是之前谁说要来个战前慰军动员嘛,一下没抵制住诱惑。”

说着,手一伸一拉,顺势就把人带到了怀里,要是没有后面的话,场景倒还挺玛丽苏的:“你都吃啥长的看着不高怎么这么重?”

“靠靠靠靠靠,浓缩就是精华,肌肉比肥肉压秤好不!”一时之间下意识的气愤跑赢了有意识的害羞,但是只不过一秒钟,这个姿势还是黄少天迅速地进入了不好意思兼不知所措的状态,只得用最为惯用的垃圾话来掩饰自己没有下招,扯起了闲篇,“既然都这么忙了,那你怎么不让我去找你,还亲自上门取件?”

“我和老魏同房,怕你上门影响他比赛发挥。”

光听前半句黄少天还以为叶修这是有多关照魏琛情绪,听了后半句才发现这关心还真是公事公办:“所以呢,你就把魏老大撂那自己溜出来哈皮了?”

“这不是有点想你嘛。”

我勒个去,说好散人只有低阶连招呢,这么一个战斗法师最高级还要点到最高阶的斗破山河使出来可是一下子让黄少天连屁股都烫得有点坐不住了,搭在叶修肩膀上的手是怎么放都不自在,支吾了半天,终于是把这几天啥都干过唯独没补过的情话给补上了一句,可还是扭捏,半天憋出句母语:“我都有挂住你……”

“呵呵,哥可是争分夺秒来的,你也不表示表示?”话音未落,刚才还坐在叶修身上的黄少天却好像突然开了狂暴似的,扯起叶修就往床上带,就这么个如影随形地挪动状态中,嘴还一直啃对方脸上不放开,跌跌撞撞地摔到了松软的床上,便大爆手速开始扒衣。直扒到身上剩下件传说中最煞风景的秋裤时,才堪堪停了下来。

“老叶,不是我说你……”就算这穿越里他早被设定为不是处男了,可归根结底黄少天实际上还是初哥一枚,刚才一下感情涌起打了个套小连招,此时看到这种改革开放初期熟悉的穿衣品味还是狠狠地被踩了一下情绪上的刹车。

“怎么了,脱了不就不碍眼了,”刚才被人牵着走,此时的叶修也是亟待找回场子,同样爆了手速,不仅利落地把自己扒了,也同样给黄少天卸了装备,“你还别鄙视我,这秋裤怎么着也比你那把别的男人名字绣在内裤边上的品味好,还考不考虑男朋友的感受了?”说着,意有所指地瞄了瞄黄少天下身的那条ck内裤。

“靠!”黄少天还想好怎么反驳,叶修将被子一掀过来捂住两人,双手握上腰,“不过还是那句,脱了就不碍眼了。”

 

之前经历过事后的场景,可面对这种从头到尾的戏码,黄少天显然还是有点怯场,紧张得下意识地一下按住叶修的手:“等等老叶!”直到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才瞎编了个借口:“那啥……你究竟准备好了没?”

“我是准备好了,”叶修叹了口气,猛地手一往下拽,看着黄少天猛地闭眼抽气的表情笑出声来,原来刚才那动作不过是个逗自己玩的假动作,“倒是你,怎么了?我也不是非那什么不可的人,要是没情绪,咱们就盖大被聊聊天呗。哦,对了,有啥好的对战思路咱们也可以探讨一下,我们队伍的人你都熟,我、包子、寒烟柔,还有老魏你都是认识的,有点什么看法都可以摊出来说说。”不过几句话功夫,叶修都已经垫好枕头躺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和之前有点火急火燎的款,似乎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切换速度,比千机伞还速度,便是黄少天都愣了眼。但能够成功解除警戒信号,他也从善如流地躺在了身边。

人与生俱来就是动物的一种,就算进化了,大概某些动物性仍然是没有消失,当越接近裸体状态时,思想和心理上的戒备也越接近于无,两个人肩并着肩,那种肉体相依的感觉有说不出的亲近,这种双双躺在一起的感受不仅让黄少天觉得新奇又亲密,连话题都像打开了新的领域,明明开始时只是叶修命题作文的荣耀挑战赛,聊着聊着倒也天马行空,跑到哪算哪了。

 

“所以说,其实你们蓝雨的训练营里还是有女学员,只不过能通过考核成为正式选手的没有,你才在进了联盟以后才弯了的?”

“靠靠靠靠靠,我哪有说是因为没有女选手才弯了的,只是说时间点事进了联盟的那个时候!”黄少天奋起,但又有点心虚地补上,“这不是因为进了联盟才碰上你嘛……”

防厚如叶修也是被这话打出了个小僵直,顿了顿才接上:“但没进联盟前就该见识过哥的英姿了吧?那时候怎么还没开窍呢?”

“妈蛋,求你要点脸攒点RP备战!”可对着那老神在在的表情,黄少天还是吐了实话,“不是说暗恋不算的么?”

可想了想黄少天发现不对劲:“等等,别光聊我了,你呢,老叶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什么开始的?”

“不知道。”

“别装傻!”

“呵呵,哥真不知道。”

“喂喂喂,说好都坦白的,我都说了,你别藏着掖着。”黄少天一方面是陷入了这种恋人对谈的气氛,另一方面他脑子里还依旧保持了一角的清醒,想从这里面翻出点蛛丝马迹什么的。

叶修沉默了一阵,还是按捺不住坐起来点上了烟,谁让这禁烟的宾馆还在床头贴心地放了个烟灰缸来着。

“别装死啊!”以对叶修下限的了解,黄少天还是很担心他就没下文的。

“我真不知道,少天。”

“你……!”看着望过来的人眼中居然没有戏谑,黄少天反而不知道该如何逼供了,可没想到的是,叶修倒是坦白从宽了。

“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者说,以为永远都不会开始。”

“现实点行么,都盖着同一床被子聊天了,还想着要怎么撇清?”

“我真以为不会开始,可是当回到……”叶修顿了顿,像是欲言又止,“可是当回想过去每个赛季的细节时,却觉得,好像每一次,都是一个开始,每一次都是一种可能。”

“老叶……”黄少天一下子脸都红了,“你这情话有点厉害啊,怎么说得好像那啥……队长那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只若初见?”

“也不是就是初见,就是觉得什么时候开始好像都不错,明明有时候还觉得什么时候开始都不对,就有一点……”叶修今天的停顿实在是多到有点不自然,像是每一次的发言都在检查着自己的遣词造句,“有一点庆幸,幸亏那么早,在以为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开始了,所以,什么都没有错过。”说罢,他掐灭了烟,望着黄少天笑了笑,可脸上却分明带着一点点唏嘘。

“哪叫什么都没有错过!”黄少天却好像丝毫没有被他的情绪所影响,突然大声地反驳道,“你明明错过了我作为boss猎手大杀四方的时候,哼哼,看漏了眼才让我被魏老大掳走了。”

“呵呵,我还不至于像老魏那么没下限,对未成年人下手。”

“靠靠靠靠靠,不许你诋毁魏老大!”黄少天顿时奋起守护蓝雨奠基者的声誉。

“现在他也就是哥的手下,当队长的还不能点评两句了?”

大概两个大男人也确实不太受得了自己方才深情款款说情话的氛围,迅速找了个带歪话题的当口,切回了最熟悉的领域。

 

东扯西扯光说不练不是这两人的风格,聊荣耀一聊就没边了,讲到兴起,黄少天拍床而起:“来来来,别纸上谈兵纯假设了,你账号卡都来了咱们pk两盘,上次那场没打过瘾。”

“干啥呢这是,就一台电脑还想左右互搏?”

“去隔壁房间借借就好。”说着黄少天就蹦出被窝跃跃欲试。

“你这么一条打底裤的装扮是要去干啥,别人看你干啥都像唯独就不像纯粹来借电脑的。再退一步说了,这么晚了要借别人电脑用,队友问你是谁在你房里干啥你都说不清。”

黄少天此时扑在电脑桌边本想QQ随便敲个谁,被这么一说也是有点进退不得,不是怕队友大嘴巴,就是怕蓝雨庙的绝对忠诚精神让大伙事无巨细向住持喻文州报告,上个赛季帮忙刷本时就被看穿了一次,人可不能两次栽进同一条河。

Pk实现不了,黄少天看看自己身上仅穿着一条裤衩,再躺回去感觉就又得开真人竞技场了,新手村的黄少天经历了刚才的尴尬,此时只得打着哈哈地在电脑前徘徊,佯作浏览荣耀新闻啥的。

这下可好,设置关注的竞技游戏新闻一下就弹了即时新闻出来。本想着随手就给关上,结果这标题一扫,呵呵一乐,好家伙,新闻主角可不就是正躺在自己身后的这位么。

“老叶老叶,快来看八卦,关于你的!”

“人都在这你还看什么网上瞎侃的八卦。”

“关于你换ID的事!就是改名那事儿!”黄少天边看边吐槽,“卧槽这嘉世是要把你往死里踩啊,虽然你在战场上下限是低了点,可这篇新闻稿把你塑造成了个专门打入嘉世给它带去三冠王将其高高抬起然后重重摔下给予致命一击的卧底啊,这特么也太拼了,为了搞垮对方先给对方来个三冠王,简直是用职业生涯来卧底啊……我说你要真走这个路线绝对夹道欢迎你先卧到蓝雨来啊。”

“可惜啊,人说人生平均七年才有一次机会,上一次你还小把握不住机会不怪你,现在你都当上机会主义者了怎么还没把握住哥这次复出的机会?”叶修作惋惜状。

“是啊,你这次复出还挺别致的,把以前的艺名都给换了,洗心革面?还是改头换面?”

“能别学老魏那套乱用成语不?”叶修还想往下掰呢,黄少天陡然地就眨巴眨巴眼转过来,笑眯眯道:“不过老叶,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也是藏了有‘六个赛季’之久了。”

“哦?能让机会主义者忍耐那么久的心事,看来是有什么机不可失的事儿出现了?”原本半躺着的叶修也有点被激发起兴趣坐直了身子打算认真应对。

“老叶,你在‘第四赛季’一开始就叫我称呼你为‘叶修’,这种坦诚相待还是很让我意外的,所以我就一直琢磨,究竟是我们当时的感情真的好到了你愿意和盘托出实名相告,还是当时的你已经再次习惯了被称呼为‘叶修’,怕被叫‘叶秋’时给不出及时反应而暴露出什么呢?”

“Hehe,this is a good question.”

眼前一黑,场景切换,果不其然,黄少天迅速地再次摔回到了第十赛季。但这次的切换和之前的不同,不是没有没有准备的意外,而是一次蓄意的触发,为的就是要验证某个可能的猜想,验证那个叶修是不是手上也有个什么七色花,也是与自己一起穿越过去的货,而现在这个答案说呼之欲出都是轻了的,简直就是板上钉钉了。

而此时他看了看手里,七色花,还有最后一瓣……

 

TBC

 

 @论文惊山河 

评论(38)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