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不晚(1)

1.

刚才开会时不过晃眼,叶修就已经觉得自己认出来了,所以会后的久违重逢他并不意外。人群里那个真的是黄少天,一晃这么多年,没有多少变化,他都没有意识到,重新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孔时,自己嘴边含着不自觉的笑。

“老叶,”黄少天掂量了一下,摒弃了那些客套的称呼,先开的口,“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黄少天太喜欢说话了,印象中两人的对话都是这个人带动的,以至于叶修有点卡壳,在这声下意识的应答后一时没接下话,只能老土地来了一句,“最近还好吧?”

“最近还凑合,你看来挺不错的?”没等叶修介绍,黄少天又恢复了那种多话的节奏,“边走边聊?会场不能抽烟别憋坏了。”

会议有工作餐,步行出去不远,黄少天等叶修收拾好东西,一起踱步出去。

“你今天是……”叶修脑子好,参加会议的人员名单里印象中并没有黄少天,体育局的会,黄少天这几年干什么他不清楚,但不是干自己这行,他还拿得准。

“老板临时病了,副手顶上,来开开眼界。”黄少天摸了摸口袋,利落地递了张名片上去。叶修仔细看了,头衔是国内某运动品牌副总,是这次比赛的冠名商。

“这样还算凑合么?”叶修笑了笑,觉得这家伙哪里学来了谦虚那套。

“印在名片上的都是虚的,装在兜里的才是实的。”黄少天是G市人,真的很实在。不过这话接得不是时候,正要去接叶修交换来的名片。

“那就不搞虚的。”叶修爆了手速收起名片,把自己号码敲在黄少天握着的手机上。

“嘿嘿,可我记的时候怎么也得把你官衔写上,做生意你知道的,人多好办事,何况是你这样的大人物,”黄少天像是开玩笑又像是正经,到了岔口停下来,“老叶你去吃饭?”

“你不去?”叶修看着眼前的指示牌子,黄少天迈步的方向南辕北辙。

“去停车场,还要赶着回去干活,下次聚。”黄少天挥挥手。

重逢让叶修有点莫名的高兴,可惜路有点短,没能多聊聊,但是那句下次聚,还是让他心情不错。给自己选好菜坐下来时,手机震了,黄少天发来的短信,里面正儿八经地写着自己的名头、联系电话和常联系的客套话,有点生分,和平时来客套的那些商人一样,生怕对方不把自己手机录起来。叶修觉得高兴的火苗被摁下去好些。


黄少天没有食言,两人真的很快重聚了,还是黄少天主动的。约在叶修单位附近一家挺高档的酒店,时间和包厢名发到手机上,叶修还专门将那晚空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思,下班前换了件修身点的西装外套,出门前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照了照。

离上次的时间不短,叶修兴冲冲赶到现场时才发现是个聚会,不是两个人啊……叶修踏进门才意识到。一屋子的老面孔,挤挤攮攮的,都是以前的电竞职业选手。他按着点赶来,大家都已经聊完一轮坐上桌了,剩最后一个上座的位置,正尴尬时,组局的黄少天迎出来,把叶修往里让。

“老叶,就等你一个了,快快快,菜都点好了。”说着就上来,拖着他的手往上座拉。

“你坐哪?”眼里都是相熟的,叶修依然是下意识贴着耳边问。

黄少天指了指空座的对角线:“埋单位,正好和你面对面。”

哪里是面对面,黄少天订的房大桌也大,中间一堆瞎搞氛围的假山花卉盆景,要看到对面的人借千里眼也没用。还想推拒,已经被黄少天摁到座位上,左手王杰希,右手喻文州。

“韩文清说会晚到,到了再加座。”黄少天说了一句,意思是按在座的资历这个位子非他莫属了,回首又招呼服务员赶紧布菜添酒,很有东道主风范。


酒过三巡,大家都放开了,毕竟是老熟人。以前是职业选手时,大家都很自制,滴酒不沾,这样聚一起碰杯的场景挺罕见的,大家都赞黄少天局组得好,从外地赶来的李轩架秧子起哄要多聚,并推举现在在B市工作的叶修、王杰希、喻文州当三人主席团。黄少天骂他打完斋不要和尚,李轩又挥手表示可以让他当金主,专管买单。

越往下,浑话昏话就越多。推杯换盏,打屁吹牛,三三俩俩拉拉扯扯,拉两把椅子坐到一起掏心窝说话的也有。

叶修和左右两位聊,没有太大意思,都在一个城里,说不上三天两头见也是碰过几次面,其中喻文州还当着电竞联盟主席,还算是他间接下级,更没什么可聊的。

黄少天一手拿壶一手拿杯,逐个敬过来,打圈,谢谢大家给面子,每个人拉着说一阵话,讲半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大家都说黄少的话还和以前一样多。

此时黄少天拉着王杰希,站在座位旁,扯了半天,各种痛说革命家史,每句话听起来都像是要完结,叶修竖着耳朵听,每每去哪酒杯,下一句又开了个新篇,只得频频用手握着那杯子,装作暖酒的模样。

好不容易絮叨完,叶修正等着,突然听到黄少天一声“贵客到”,抬头看去,风风火火地,进来的是韩文清,餐桌的主题又有了新重点。


直到散席,黄少天也没空再来和他单独碰过杯。叶修被拉着看了至少两个人的娃的照片,被顺走了几张名片,被下了荣耀的战书,还被起哄和韩文清喝了一杯。他酒量不像以前那么差,但也没多好,那满满一杯下去后,到散席时还有点晕。喻文州很有下属的意识,提议送他,叶修拒绝了。黄少天埋完单回来,发现只剩叶修半靠在沙发上了。

“今天开车来的?要不要给你找个代驾?”黄少天收拾着服务台上的余酒,灌瓶的灌瓶,装袋的装袋。

“没开车,”叶修看清黄少天在干什么,好奇,“你这是干什么,酒还能打包?”

“自己带的怎么不能打包,滴滴皆辛苦。”黄少天手很快,收拾得差不多了。

“客人喝这种开一半的酒不会不高兴?”

“客人会,朋友不会。我私下和朋友喝时带去挺好的。”

“那你今天带新酒?”叶修抓到一点,偏要追着问。

“那么久没见了,大家高兴高兴,多大点事,”黄少天袋子提在手里,过来扶叶修,“还能走不?我代驾说来了,送你一程?”

“少天,”叶修顿了顿,还是说了,“下次找我时喝这种打包酒吧,就我俩。”


TBC

P.S 七色花和这个轮着更 


评论(48)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