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七色花之蓝色篇

隔太久了,加上前四篇的超链接:红色篇 橙色篇 黄色篇 绿色篇


七色花之蓝色篇

 

“黄少,你找郑轩?”听到王牌震天响的捶门声音,从隔壁探头出来的李远热心相助,“他去旅游了。”

“啥?”

“自驾游啊,好像下午才提了一句,没想到前辈平时不太有干劲,这次居然行动力满点,不过三个小时就规划好出发了。”

我勒个去。黄少天一琢磨就明白了,按郑轩这尿性,被自己连续折腾了好几天大概正压力山大着,遂决定惹不起躲得起,收拾包裹细软跑了。

在蓝雨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可此时黄少天找庙一点意义都没有,何况他本来就是和尚之一,而真正身怀真经的和尚已经跑远了。

那真经就算再废,也是真经。失败就算不是成功他妈,也是成功他长辈。按爱迪生的说法,他前期虽然没发明成功电灯,但至少发现了几百种不能做电灯的金属,这种中学作文必用的名人小故事黄少天熟知不少。结果现在自己把这个不能攻略叶修的N种方法路线图给折腾跑了,他也是有点懊恼。

知道人家为啥跑,追回来就成了不现实的选择,狮子座岂是这么啰啰嗦嗦犹豫不定的性格,打定主意,黄少天决定,真理要靠自己去探索。

手起花瓣落,黄战士掰下属于蓝雨战队幸运色的蓝色花瓣,就差喊一句变身,果断前往第八赛季寻找真相。

 

一切入场景,黄少天瞬间就认出来了。没法认不出来,此情此景喻文州正领着自己一队鼓掌将胜利的祝福献给接受领奖的轮回战队。

“靠咧……不是说好蓝色是蓝雨的幸运色么?怎么一来就是这么让人糟心的一幕,究竟是不是让人好好谈恋爱的lovelove神器!?”黄少天腹诽着,对着一拥而上的记者甩出了那句金句“我什么都不想说”后,成功将所有人震在原处,自己犹如不看爆炸的超级英雄般潇洒地穿越人潮而出。结果还没走远呢,就看到混迹在队列里的某人仗着没有出过镜的便宜明晃晃地和粉丝们混一起,趁着自己减速,一口烟喷过来,确信黄少天看到了,又随即返身往体育馆外走去了。

黄少天快步跟上,大概他这种想要一个人静静的气场太过强烈,直到奔出了蓝雨场外,队友粉丝记者概莫相随。在场外逡巡了一会,才发现倚在昏暗灯光下的身影。

“老叶你可以啊,一根烟当烽火台使用?”

“不是什么都不想说?不用硬开口的,”叶修把嘴上那根摘下给黄少天塞上,“尝尝,一根解千愁。”

“是一杯解千愁!”黄少天也是犟上了,狠抽一口后回呛,“真想找个地方去出出心里那口闷气。”

“怎么,这是真想喝一杯?”叶修自己酒量不行,也知道对方身为顶尖的职业选手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嗜好,就是随口一撩。

“去就去,今天就破戒了,不醉无归!”

“行吧,舍命陪君子。”叶修的胆量显然比酒量好得多,轻描淡写地就应了这么个约,将不知道何时事先准备好的帽子扣到黄少天脑袋上,由着对方扯着自己出发了。

 

黄少天是个爱玩的主不假,只是来了蓝雨训练营后也算是老老实实走上正轨,严重缺乏攀上狐朋狗友相约灯红酒绿的渠道,否则按照这种能和魏琛这种老江湖混一起的天分和习性,最低消费也是个什么xx一霸。

出发时老神在在地表示要带叶修去放纵一下,弃车打的表着一醉方休的决心,等到师傅开口问时才发现自己对市内各KTV网吧影院了如指掌,唯独对酒吧夜总会什么的抓瞎,狼狈地给号称会玩会蒲的发小一通电话,终于在当下最红的酒吧给留了个舞池边的包厢。一路上叶修没有开口嘲讽,同是天涯沦落人,都尝过总决赛折戟的痛,保留了点下限,安安静静地旁观着黄少天上演“明天第一次去肯德基如何才能显得自己经常去”的戏码。

发小面子不大不小,够定位不够免低消,黄少天看着酒水牌磨磨蹭蹭半天,就在叶修会错意以为他没带钱并且打算表示自己也没带钱的紧要关头抢先拍了板,大手一挥:“先给我上三打绿茶,酒一会再定。”

叶修怎么听不出黄少天的退堂鼓:“不是说一醉方休么?”

“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郁闷归郁闷,心里还是明白,为了发泄乱喝一通,真出了点什么状况影响到来年再战可是得不偿失。

 

盛惠三十元一支的无糖绿茶堆满台面,叶修看了一眼,无语:“这么多绿茶,你最近是泡上了个……那绿茶什么了……?”叶修修养远高于下限,一下也没好意思把那个字出口。

“靠靠靠靠靠靠靠,真是那样还找你来陪!?”黄少天一脸不满,内心实际却暖和。仔细琢磨了一下,突然回过味来,“卧槽老叶你等等,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该不是最近有段时间没见面就没有安全感了吧?我靠你不是吧你你你,略恶心啊这风格!不过也好,就该让你时时有点危机感好反省一下这赛季只有喊我打白工时才想起召唤我这尿性!”

“呵呵。”叶修咬着烟笑得淡定,对忽明忽暗间黄少天飞来的眼刀置若罔闻。忽然人就靠近了,烟的气息也扑了过来,黄少天还以为对方是要胡诌出个什么理由还是干脆置若罔闻用脸迎敌,正盘算着要不要预判怎么接招,对面那人笑了笑,就着五厘米不到的距离,直接摘了烟就亲了上来。

这是起手就直接开了个最大招连个铺垫都没有啊!?黄少天有点愣住想要推开劝劝注意影响,但在这和黑灯瞎火没有任何区别专为干这种非礼勿视的事情的场景下扭捏起来显然说服力不足,正一丝走神着,叶修的手从后扣住后脑勺,稍稍用力一摁,竟是在加深这吻,唇舌从正面攻来不断深入,游走齿间。室内气息混杂稀薄,耳边吵杂声一片,可黄少天却觉得静得不行,静得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震耳欲聋。

 

比起第六赛季时稍纵即逝的接触,此次的缠绵才有了点肉帛相见的味道。初恋还没成功就顺利把初吻献了出去,此时跳着级来打怪,黄少天很是有种被等级压制了的感觉。许久之后,分开时狠喘了口气,果不其然地被嘲笑了:“怎么回事,这么快就生疏了?”

“谁叫你搞突然袭击!”黄少天硬扯着借口防御,却盖不住脸上的熨烫,把话题扯开,“说来你怎么招呼都不打就跑来现场了?”

“来支持你一下,没想到赶上安慰了。”

“会不会聊天!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嗯嗯,我懂。”

在总决赛折戟这种事最有经验的当数张佳乐,但是眼前这个冠军在手最多的人,也尝过失利的味道,起手倒了两杯绿茶,塞一杯过去碰了一下,先干为敬:“干了,哥今天陪你一醉方休。”

“干什么干,这种灌装绿茶连茶多酚都不足,别说醉酒了,想醉茶都没戏。”

说话间,咕咚咕咚一杯下肚。从来没看过叶修仰头干杯的动作,连喉头的蠕动从这个光影交错的视角看去都很有些蛊惑,显得一气呵成潇洒带感。配合着嘴边回味刚才的那个吻,黄少天捧着个杯子看得都有点愣了神,半天才不自然地挪开视线,盯着打碟的DJ:“光喝有什么意思,咱们一起下去放松一下?”

“身子骨老了扭不动,看你跳。”

黄少天也不废话,索性自己下去,他也不是有多大的瘾头,就是突然这么一下下地太有恋爱的感觉不适应,不是晕酒不是晕车是要晕爱了,索性赶紧扯个借口离席,活动两下等脸上这烧上来的色掉了再回来继续。

 

这家火爆的酒吧绝不是莫名其妙就能火的,盛名之下必须有其实。就拿眼下这地方,黄少天一挤进去,就看出点门道来了。请来的打碟DJ很是像模像样,音乐是上乘的。舞池里的扭来扭去这些家伙们,仔细看看就发现有点门道。别的酒吧里都是群魔乱舞,这里的人除了顾客,明显是掺杂了点老板请来的托儿。整点美女帅哥,是噱头也能炒热气氛,要是这都不懂,走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搞的是服务性产业。

有这么个专门营造的软环境,黄少天也乐得享用,不意里面还埋了个彩蛋。不过随着音乐扭了一会而已,就已经有位美女边舞边笑着凑过来放电。灯光朦胧,可好歹能看出这妹子长得甚是妖艳可人,身材比辣条还辣,边扭边撞边蹭的,频频向黄少天示好。

酒吧玩得再少,黄少天怎么也算是荣耀里大神一个。蓝雨是没有妹子,可是比这再热情的女粉丝也不是没见识过。出来玩就要有出来玩的觉悟,不管看不看得上,有没有那个意思,太端着装得正儿八经就没意思。再说了,不习惯当带起节奏的主攻还不能打个神来一笔的配合么,跳个舞而已。黄少天也不扭扭捏捏的,随着音乐的节奏,就和人舞到了一块儿。

 

酒吧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提供机会让人你来我往地朝儿童不宜的剧情走,这个妹子看来是个个中好手,见黄少天有所回应,更积极主动,不断缩短着两人间的距离,几乎要贴到身上来。一个错步,两手就甩着搭到了肩上,趁着黄少天稍迟疑,收拢一下便扣到了胸前来。说时迟那时快,下半身还瞬间给贴到一起蹭擦起来。

我勒个去,这也未免太主动了!

黄少天经历过的粉丝互动怎么说也是众目睽睽之下还有个分寸,最多的是眼神互动,偶尔有动手动脚的,像现在这种还动了身的还没遭遇过,按这么个节奏,下一步是不是要动感情了?他此时此刻还是很有作为一个有男友的基佬的自觉的,这种自带一男泡吧的情况下和个妹子缠到一块算什么事儿啊?有没有组个嬲字玩玩说文解字?

感觉事情发展得不太对,黄少天看准时机一个扭身的机会后撤两步退出温柔乡,脸上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就要且舞且走,还没等口头多蹦两句yoyo掩护一下,黄少天突然感觉背后像是撞上了一堵墙,猛地就退不动了,扭头一看,四五个大汉在后面围着。好家伙,跳的原来不是舞,是神仙跳啊。

 

叶修的恋爱经验没有荣耀足,不过刚才那会看穿黄少天害羞而不点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说了要奉陪到底,重点是要陪得舒服。把他拘束在这里或者自己跟下去估计对方都不自在,索性他下舞池去消遣。偌大的包房,一个人拿着个冰镇玻璃杯摇头晃脑地喝无糖瓶装绿茶,很是有点刀叉吃泡面的窘感,但配合着着欣赏远处黄少天扭动的身姿,倒让那无糖绿茶砸吧出了点蜜味儿。

可过了一会,就觉得不对。开始是有那么个主动扭过去的姐们,就放眼瞧着呗,想着作壁上观将黄少天应对尽收眼底再等他回来时好嘲两句逗逗他。可没一会,5.3的视力发现了包围上来的好几个尾随的家伙,火速摔下杯子扑过去要提醒,等到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挤到身边时,提醒都成了驰援,黄少天此时已被人硬拖着站到对方的小圆桌旁讲数。

 

“怎么回事?”叶修从外面钻进来,他不擅长正面迎敌,可这当口要再去绕道找保安过来,预判等赶回来黄少天早不知被拖去哪了,所以此时他是叼着根烟装点派头也是要挺身而出撑个场的。

“来得正好,你朋友刚才不是说以多欺少不地道,咱们现在全部人对你们全部人,算公平了吧?”对方站前面叫阵的那个就嚷嚷上了。

黄少天一听这话心道坏事,这群人还不是随便抓阄地来宰个人,大概早就远远瞄好锁定目标了,看着自己和叶修两个人势单力薄包个大包厢,自己还形单影只跑出来耍,看着还不是熟客,这种可不就是游戏中传说的带着钱多防护又不高的移动人肉ATM机嘛。

带头的那个倒没那么急着就要开武打片:“你朋友刚才对我马子动手动脚,你看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呃……”叶修余光扫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判断了一下形势。对方五个人,每个人的站位要是放在荣耀里,他都想夸一声好了。归根结底都是pk嘛,现实和荣耀里的理论是一样的,差就差在操作上。可现在实在不是给敌人夸好的时候,情况是异常地险峻。放到神之领域里,别说二挑五了,不对还有个女玩家,别说二挑六了,就是一挑六,他也是不怕的。可现实就是现实,ID叶修的面板上显示的0.5鹅战斗力注定让他只能先选择在对话框里刷刷存在感,争取点谈判时间。

“那我替我兄弟,先陪个礼道个歉,”说完,叶修指了指桌面,“这酒能借用一下?”

带头老大没做声点点头,也不差在拖延的这点时间上,只要这两家伙愿意认怂认栽乖乖地给他们点钱,他也同意非暴力解决的方案。叶修瞄了瞄酒标,好家伙,六十几度,但瓶子都拿起了总不能临急临忙再点一瓶,硬着头皮拿了个玻璃杯就给咣咣地倒上了大半杯:“那我代我兄弟先罚酒一杯赔罪。”

说着,就喷掉了嘴上叼着的烟,咚咚咚地往嘴里灌。

“喂!老叶!!!”其他几个行走江湖的觉得喝酒是平常事,有什么值得如此大惊小怪,可黄少天作为职业选手,还知道叶修那量,这么整下去,醉是必然了,可别替自己挡这么一下给酒精中毒还影响到以后的发挥了。

想到这些,黄少天立马就急了,不管不顾地就伸手要去掰那杯子嚷嚷着我来,还没碰上,叶修左手一拉有力地扣住他的手腕,另一手掏了个火机在手一个微操调到最大档啪地一声点着,同时嘴里的烈酒立时化作雾般向上喷出,瞬间燎出一大团烈焰。

特么的这是什么特效!?

黄少天都还愣着,没想到这特效居然还有后招。这间全市最火的酒吧设备也是给力,天花板上隐藏在各种彩灯下的烟雾报警器,被火苗这么一窜一撩,瞬间就激活了,不过半秒之间,哗哗的水流如柱般从天而降,室内骤然间就下起了倾盆暴雨,四周喧闹一片乱作一团。

 

“跑!”叶修扯着黄少天的手瞄准之前看准的一个空当果断地窜了出去,带着人在混乱之中左冲右突。叶修不仅是荣耀里地形熟,连酒吧里都职业病般地先过了遍地图才进门,一小会间,黄少天已经被叶修从混乱无序的暗黑走廊中带着走到了路边的灯光下。

大概是因为有点慌,跑得也急,黄少天停住脚步后是拼命地喘,半天顺不过气来说话,撑着腿站着,好一会才立直了腰板。两个人从屋里跑出来都成了落汤鸡的模样,亏得是大夏天的,不怕着凉。

“说你泡那啥你还真就泡上了,你看搞得这下真是泡上了……”叶修语句里数个打码,掏出裤袋里湿漉漉的烟,捏把捏把看着没有点着的希望,有点黯然地扔垃圾桶里。

警报解除后黄少天顿时精神爽利:“真有你的啊老叶,看不出挺有一手的,以前是不是第一赛季除了打荣耀还顺便在客场走江湖卖艺挣过外快?还是早几年也当过什么古惑仔?现在怎么搞成了个游戏宅的?”

看着刚才被几个人围着鸦雀无声此时却一通嘴炮的黄少天,叶修觉得脑子有点晕沉沉的:“老魏教的。”

“哈?”黄少天一怔,来自第十赛季的他当然知道此时此刻提的这个老魏是魏琛,但是对于第八赛季真正的他来说,这个名字的久别重逢还是让他感受到很大的冲击,代入角色,迅速调整内心,他立即给出了个恰当的反应,简直就要忍不住给自己颁影帝了。

“你是说,你重新遇到了魏老大?”黄少天还等着那头接戏呢,结果对面的叶修却像中暑似的,晃荡了两下,突然就朝他的方向栽过去了。

“不是吧老叶你,口腔粘膜吸收的那点酒都能把你整醉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是醉了。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黄少天感觉自己也要醉了。

两个湿漉漉的人其中一个还是个醉鬼,这么个组合让打的都费了好一把劲,在加了50大洋小费后,黄少天才成功把叶修暂且挪回了自己的窝。

大夏天也不能这么就这么晾着,必须动手换衣冲洗。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脸红个什么劲,明明两个都是男人,明明两个人现在的身份是恋人,明明更夸张的事情在“上个赛季”已经经历过了,可他还是在替叶修换衣服时没把持住,有了点……那个反应。

怎么解决?平时做做绮梦里有叶修就算了,对着醉了的人还想做些什么是禽兽,对着醉了的人什么都不做则是禽兽不如,要是介乎两者之间拿醉了的人下饭则更是十万个不如禽兽,要真的载入脑海都不堪回首。

于是他还是决定摸了个小号上神之领域逛逛,也不是要干啥,就是分散点注意力,免得老想着对人为非作歹的,就这么瞎晃悠,直到听到身后原本熟睡的人有了响动。

 

“你醒了?”

“怎么?这是要开学还是要上班了?”叶修搓搓有点木着的脸,从床上坐起来低头瞧了瞧衣服换了,“你还趁机占我便宜了?”

“是啊,趁着你睡着,带领蓝溪阁去神之领域大杀特杀搞定了好几只地图boss,算不算占便宜?一周才刷新一次的就恰好被我逮到了,心疼不?”实际上哪有,这个点不看,荣耀上一定是冠亚军公会大混战,各处战作一团,还牵连无辜。黄少天刚才溜上去拿着的是个野号,加上技术过人才安然无恙。

“一周刷新一次的错过倒没啥,一赛季刷新一次的要错过就惨了。”

“靠老叶你能不能稍微有点下限至少别说完安慰就立马伤口上撒盐!究竟还有没有一点……”

“我不是那个意思,”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叶修的手抚上对方的脑袋,一下一下地,像是在顺毛一样,“我说的是每个赛季不同的你,咱们能从第四赛季开始交往,还挺好的,我什么都没错过。”

“说什么啊?”这个话题太敏感了,黄少天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闪躲起来,可又禁不住想往下探究,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怀疑些什么,只能说机会主义者靠直觉行事的能力太强,以至于跟着感觉走的时候嗅到正确的味道时会愈加兴奋,胆战心惊的那种兴奋,神经刀地试探一句:“难道你想说我们还有没从第四赛季开始交往的可能性什么的?”看着叶修微不可查地摇摇头,看这反应,黄少天抓准机会立马果断地再跟进一句:“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交往过?”

对方本来低垂的头忽地就抬了起来,黄少天没有错过那微微睁大的瞳孔,没有错,那个下意识的微表情代表着什么含义他正在脑海里急速地搜索着,突然之间天旋地转。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特么地睁眼一看还是那个不出意料的始发站和终点站——第十赛季的蓝雨宿舍。但这一次,黄少天整理了一下思绪,他觉得,自己大概不算是一无所获,因为这个叶修,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啊……

 

TBC


 @白山河 

评论(68)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