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谁用谁知道

之前参《今秋旧雨两相知》的文,完售发一下混更



黄少天是个新入职的保健品推销员,最近刚抱上了条粗大腿,荣耀联盟三连冠的叶修。是的,挑战赛获胜后,此时的叶秋已经叫叶修。

“你没做过广告!?三连冠都没做过广告?是不是不受广告商欢迎?别担心,我给你搭桥,帮你和我上线一说,妥妥的,想代言哪个代言哪个!你自己挑挑看,想代哪个?”黄少天翻出随身携带的宣传单张,说话和机关枪一样没有停顿,叶修觉得,如果他也是职业联盟的一员,一定会成为聊天框中最闪耀的那颗星。

“我只想带油条。”叶修有气无力地应着,炸油条摊子前的队伍不长,可刚好排在黄少天前面,让这段等候变得极为漫长。

 

叶修和黄少天相识于清晨的油条摊子,这里是他们结缘的地方。油条摊子距离兴欣网吧很近,叶修以前偶尔守完通宵时段会来吃早餐;距离公园前的大榕树也很近,黄少天卖安利前会定时来吃早餐。两人都是油条摊子的老客户,但光顾同一个油条摊子的人比起光顾同一个网吧的人要建立关系可难多了,网吧的老顾客偶尔还组队打本,这里总不能组队打包吧?

机缘来自于叶修的一次见义勇为。

“老板,你就让我赊一次呗,我每天都来的,明天肯定给你钱。而且你都知道的,我就在那棵榕树下摆摊子,你还不认得么?”黄少天一气点了五根油条,摸遍全身只有一张公交卡。

“不行,你们这些卖安利的,说不来就不来,我被坑不是一两次了。”老板态度坚决,拿着装油条塑料袋的手丝毫不软。

“老板,这些油条我承包了,”排在后面的叶修摸出五块钱,同时扯了扯黄少天,“这位兄弟,让一让。”

空着肚子的黄少天也不好厚着脸皮立在原地挡着后面的队伍,顺着叶修给的台阶让到了一边,两眼恋恋不舍地盯着老板和叶修正在传递的油条袋子。

“来,给你,我吃不了那么多。”叶修叼着油条,声音有点含糊,递过来的袋子油滋滋的,四根油条挤成一团,黄少天感动万分地接过。

“行了行了,不用说给钱了,当我请你。”叶修明白对方的台词,提前打断。

“谢谢……”黄少天欲言又止。

“别客气,就当平时一样。”

“可我平时是吃五根的。”

“……”

 

做好事不留名但写日记的是雷锋,做好事留名但不写日记的是叶修。在追问之下,叶修告诉了这个卖安利青年自己的名字,也在被追着安利的情况下知道了这个青年叫黄少天。

来往就是有来有往,为了感谢四根油条的恩情,黄少天决定给叶修做一次免费的大保健。这个专用名词实在不能乱用,听得叶修连连摇头,赶忙谢绝。解释了半天之后,才明白就是一套简单的体检。

“呀呀呀,你这数据,这血压,这心跳,这肺活量……”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盯着数据表又看看叶修的脸,“你这是多少岁的体格?我看你每天早睡早起的,怎么养生大法不见效啊?”

“我那是通宵,早睡是真的,早上八点前睡。”叶修看着体检表打着呵欠,对着红色的警戒数字,有点犹豫是否真的要做些什么转变时,黄少天的话就追着来了。

“你这样的身体不行,试试我们的产品吧,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补充蛋白质、氨基酸、维生素ABCDE……总之谁用谁知道。”

“……”叶修懊悔自己怎么就忘了呢,这家伙到底是个卖安利的,体检表上的数字,大概也是夸大其词的营销手段之一。

“你千万别把我当卖安利的看,这都是送你的,我们这关系,谁跟谁啊!”黄少天洞穿了叶修的心思。

叶修拿着东西回去时有点心虚,他估摸着这些东西再没效,光包装也不是四根油条能抵掉的,可手还没从口袋里掏出来意思一下,黄少天就一副给钱跟他急的模样。叶修没有多想,就晕头晕脑地把瓶瓶罐罐都抱了回去。

补品吃起来是断断续续,他没感觉有效果也没感觉有副作用,但是见着黄少天时,那点亏欠感就挥之不去了。这导致了黄少天知道眼前这位油条先生居然是三届荣耀冠军后想管他要签名时,叶修没法立场坚定地拒绝。

 

“黄少天,你真是个机会主义者,你要是打荣耀会有出息的……”叶修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签名卡,那数量看起来比以前每年度给嘉世战队签的只多不少。而罪魁祸首此前则满脸堆笑回应他的质疑:“你答应过签名的。”

叶修叹了口气,只能为自己言语中的不严谨埋单,也为了那三瓶号称啥都补的营养品埋单。职业选手的手速杠杠的,一小会,那卡片就消灭掉了一半:“我说,你要这么多干啥?自己不打荣耀,认识这么多打荣耀的朋友?”

“这是用来做之前给你试用的那个组合套装配的赠品,‘买安利套装,赠叶修签名’,听起来不错吧?”

“呵呵……”

黄少天开始以为叶修是看不过他的小伎俩,后来的结果验证是看不上他的小伎俩。时间回到怂恿叶修代言的两天后,今天排在叶修身后的黄少天格外安静,安静得连叶修都忍不住去逗他说话:“怎么了?没吃到油条没法开嗓?”

黄少天看着叶修,无奈叹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广告商都不找你了……”

“为什么?”

“你的签名卡片一点促销效果都没有。”

“你觉得你平时忽悠的那群老爷爷老奶奶哪位的手速打得了荣耀?”

一针见血,黄少天瞬间觉得膝盖好疼:“那你说老爷爷老奶奶们喜欢什么?”

“你以为我几岁,怎么可能知道老年人的喜好。”

于是,在油条老板炸出二十根油条前,黄少天得出的直接答案是所有人都喜欢美的事物,间接结果是毫不客气地问叶修要了二十张苏沐橙的海报。第一枪炮师这个头衔不重要,联盟第一美女才是其中精髓。就这样,黄少天果断地用联盟的门面武装了自己大榕树下小摊的门面。

 

美果然是受欢迎的。装修后的第一天,来咨询黄少天的人比平日里多了不少,只可惜重点偏移,问的都不是他卖的产品。

“小哥,打听一下,这闺女这么俊叫什么名?”

“苏沐橙。”

“哦哦,多少岁啊?”

这难不倒黄少天,百度一下就知道了:“24。”

“身高呢?”

“167。”

“哪里人啊?”

“杭州人。”

“果然杭州出美女啊。这闺女什么职业?”

“枪炮师。”

 “哎呀呀,这可不行,看着样子挺乖的,居然还是搞武器的,太暴力了,不行不行,不能介绍给儿子当媳妇了。”问罢,那老太太有些惋惜地走了。

开头两天黄少天还糊里糊涂,直到不知从哪里涌来的一波波老年人日益增多聚集在这讨论不休时,黄少天才发现,他这摊的位置选得尴尬——公园门口,海报装饰门面的手法简单粗暴——拿根尼龙绳挂上……这么个选址这么个搭台方式,完全脱胎于各公园广场常见的简易相亲平台,怪不得老年人们对此倍感亲切络绎不绝。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根尼龙绳的延长线部分已经被一些积极的来客钉上了附带着自己子女信息的海报,有一就有二,万国旗招展,安利摊被相亲场雀占鸠巢。黄少天原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略有人气的据点不得不面临挪窝的窘况,失去了大榕树的遮蔽,黄少天只能在烈日里头和卖保险、办信用卡的几位挤在一处,竞争惨烈。

 

叶修不晓得这状况,他每日出来时太阳还未露面,只是看着挪窝后的黄少天一日比一日黑。开头还嘲笑黄少天时运不济印堂发黑,后来却发现这家伙不仅肤色黑了,连脸色都变黑了。平时撩一句回三句,后来撩一句回一句,今个儿是怎么撩都不作声。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也好。”叶修学不来正常的那套安慰词,连套黄少天话的开场白都带着点欠揍感。

“老叶,你有没有烟?”

“这么严重?你小子该不是失恋了吧?”叶修派了烟,又送上打火机。

“比失恋还严重……”

叶修想了想,立马想起前两天方锐演技崩溃地在雨中嚎啕自己shi身的画面,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文明点,换了正常的语气问道:“那是啥?”

“失业。”

“怎么说?没听过卖安利还有失业的。”

“完不成销售任务。”

叶修有点明白了,怪不得黄少天之前要绞尽脑汁想促销方法,看来还是形势所迫:“那就多拉拉客户么,别光对准老爷爷老太太。”

“只有老爷爷老太太不嫌我啰嗦。”

叶修无语。黄少天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准确的,这个话唠说起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也就只有没子女陪伴的老人家喜欢和人说话听人说话,几位大客户也都是把黄少天定位为陪聊,买安利权当付聊资。可眼下有了这么一个老年人代子女相亲团的出现,黄少天挣饭钱的地方成了个老龄人聚会点,互相之间聊天解闷商量活动,此消彼长,黄少天少了常客的支持,撑不下去是自然的。

救急不救穷,叶修想想,黄少天遭遇的是突发的危机状况,还和自己极其间接地有关,就含糊道:“其实你还有个顾客可以争取一下。”

“谁!”

“我。”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妇人之仁了,但是最初友情赞助的20张苏沐橙海报间接导致了别人的失业,他有点过意不去,就当花钱买个心安吧。他这么自我劝慰着,从挑战赛的奖金里抽出一点,包下了黄少天当月的货。这么点钱叶修不在乎,对于黄少天却是雪中送炭。千恩万谢不说,服务态度一流。被包下的货没有随意找滞销品凑数,号称都是拳头产品,精挑细选地组合好,还配备了精美礼品袋,送货上门。

 

“这都啥玩意……生发洗发水?眼部肌肤紧致霜?手神经提速剂?”叶修边清点瓶瓶罐罐,边疑惑地读着这些奇怪拗口的产品名。

“叶修你自觉点行不,两个人一间房挤得够呛,屋子里又不禁烟,你往房间搁这么多易燃易爆物品信不信我投诉给老板娘?”魏琛拿起来其中一瓶瞄了瞄,“‘空气清新剂’?这个还可以留着给咱们房间用用,其他赶紧地,让包子找个卖废品的来收拾了。”

“等等,这都是备着送礼的。”

“就这些日用品你还馈赠亲友?”

“嗯,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这家伙送来的东西都挺上道的,跟联盟里的各位都能对上号呢。”

说毕,事不宜迟,一个电话找来了快递小哥,一五一十地填起了单子。生发洗发水发往联盟总部冯宪君,眼部肌肤紧致霜发往微草战队王杰希,手神经提速剂发往蓝雨战队喻文州……其他零零碎碎的也是各归其主,最后署上大名,作为自己重返联盟后的示威贺礼。

 

“给我的面膜?哪来的?”叶修向来不拘小节,连胡子都不是每日必刮的家伙不可能关心面子问题,接过小礼品后的苏沐橙好奇地追问,听完前因后果,顿了顿,“我觉得你被骗了。”

“嗯?”

“你这人就是口硬心软,连卖油条的都不给赊账的人,你倒愿意大大方方掏腰包支援,不过无妨,就当血拼一回呗,”苏沐橙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面膜包装,笑眯眯道,“谢啦。”

苏沐橙这么一说,叶修越想越不对劲,连带着以前被人借钱不还的老黄历都想起来了。他这个人吃喝不愁仗义疏财,被赞过及时雨也被嘲过散财童子,除了兜里没烟钱时会着急,其他时候他都不在意金钱的来去。可这回听苏沐橙这么一说,莫名有些在意起来,倒不是不舍得那点钱,就是希望这个黄少天是真的需要江湖救急,而不是个处心积虑的骗子。至于原因是什么,他倒是没往深处想。

 

第二天去到油条摊子那,老远就看到黄少天向他招手打招呼,油条都提前帮他买好了。

“请油条是什么意思?”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你懂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别乱用。”

“懂的懂的,”黄少天笑眯眯道,“男女之情,男男也没分别嘛。”

叶修觉得自己被噎住了,被油条,更被这话。回去反复思索,自己性向的这点小秘密向来守得很好,不至于这么两三面就交代出去了吧,而黄少天那真诚的双眼,也不像是有什么潜台词。

如是三日,人在油条在,再无闲话,叶修放下心来。

“我觉得那个小伙子还是可靠的。”叶修坐在上林苑客厅里咬着油条,口齿不清。

“怎么说?”苏沐橙敷着面膜道。

“人性本善,他为了感谢我现在每天请我吃早餐。”

“油条么?你那笔钱的利息每天够买十根,说来你看上的不是油条而是赠油条的人吧?”

“说什么呢。”叶修内心拉起了警报。

“好了,开你玩笑,能坚持三天说明真不是骗你的,祝你明天还吃上油条。”

怕什么来什么,叶修一觉醒来,又吃上油条了,可惜是自己买的。

第四天的油条摊子上没有黄少天的身影。也许是吃油条吃腻了换换口味?这是叶修给对方找的原因,潜意识里就不愿意相信对方可能骗自己这种可能。只是黄少天这口味换得够彻底,一换就是一周,整整七天没露面,别说油条摊上没露面,连自己摊上也没有。

对这状况,叶修在午饭时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沐橙意味深长:“算了算了,被坑了也放宽心点,你以往在咱们职业圈里广结因缘惯了,这次就当多栖一把呗。我听说,这种卖安利的本来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之前的窝被占了估计正想着找新地方落脚呢,那三天在应该是做些什么‘最后三天’的活动,有你这位土豪出手,就当平稳过渡,转到别的地方东山再起了。”

人总是犯贱,要是没有苏沐橙这一劝,估计叶修也就纠结个夹一筷子菜的时间。听过这番劝慰,反而是午饭消化完了这想法还没消化完。按捺不住,第二天跑到黄少天的新邻居那儿,装作要买保险的样子仔细打听了他的近况。

“哦,你说那个话唠啊,上周不知道怎么的,有几个工商的人跑来这问了几句,核对了个生发洗发水是不是他卖的产品,他承认以后就被请回去协助调查,再没回来过。说来看到那些人来我真是紧张啊,生怕是找我麻烦,幸亏找的是那个话唠。找他也好,平时吵吵闹闹的,话多得够呛,带走以后,耳根都清净了。喂喂喂,不好意思跑题了,我再给你介绍两款保险啊,手部专用的怎么样?”这家伙嘴炮不停,看这对黄少天的态度,就是一条街道不能容两话唠的节奏。

叶修听了大半天前因后果闹明白了,原来是自己寄给冯主席的东西产生了副作用,对方投诉后执法部门迅速行动,不仅带走了黄少天,从之前几天无意中瞄到报纸上的社会版来看,连他上线的老巢都给端了。叶修仔细琢磨了一下,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本来想帮个小忙,接着就帮了个倒忙,饭碗没挽回,这下是彻底砸了。

他想了半天没明白这种大案是怎么由最初的四根油条闹出来的……

 

没明白的叶修对着黄少天是旧债未了又添新账。看着人家交代进去了,自己也有点坐不住。而且这个坐不住还不是普通意义的坐不住,除了愧疚,更多的是……担心?这种稍微有点超出界限的心情实在是太挑战叶修的自我认知。比起天马行空地剖析自己的情绪甚至是情感,还不如做些什么平复一下比较好。职业选手不是那么闲,但叶修的行动力不弱,一番七弯八拐的周折后,终于又联系上了黄少天,或说是,接到了黄少天。

情况没有叶修预想的那么糟糕,黄少天虽然被请去了调查,但调查的结果就是这家伙实际也是个受害者,办案人员认为这小伙子会这么一腔热血地卖安利,应该是被传销人员给洗脑了,于是也没太为难,没收了三无产品,给好好教育了两天就又放出来了。

丢了工作,灰头土脸踏出门口的黄少天看到八竿子打不着的叶修来迎接自己,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叶修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看黄少天拿态度,开始以为这是因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估摸着对方丢饭碗的心情和自己被退役时是一样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就默默地陪着走了一路。一站的路程过去了,黄少天才犹犹豫豫地开口:“不好意思啊叶修。”

“嗯?”叶修大感意外,本来还以为黄少天会对自己有几分抱怨的。

“东西不行,让你马屁没拍成拍到马蹄上,主席对你印象不好,你在联盟会不会过得很难?”

叶修明白过来了,这小子还是挺懂人情世故的,但却不太了解职业竞技的生态。他叶修过得好不好,和主席有什么关系呢。反倒是主席过得好不好,和他叶修有不小的关系。

“你还担心我?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叶修递了根烟给黄少天,“上次说失业了要抽烟解闷,这下闹成真的了,想好以后干什么营生没有?”没直说,可叶修的是琢磨过要不要开解这年轻人找点别的活干干,虽然自己没权利影响对方,可打工打到进号子,善意的提醒就算是路人也会吱一声。

“已经决定好了。”

“可以啊,看来你在里面两天没白接受教育。接下来干什么呢?”

“卖保健品!”

叶修愣了愣,心想这家伙还没被关够?冥顽不灵。这表情大概太明显,连黄少天都一眼瞧出来不对劲,连忙解释道:“这次肯定不是传销,里面的工作人员介绍的,百分百正规,而且这个保健品,和之前卖的那些无的放矢的不一样。”

“能怎么不一样?”

“是正规大公司的,而且是那方面的功能保健品!”看叶修挑眉不明所以的表情,黄少天又补充,“男士专用。”

叶修一下无言以对,虽说自己平时说话百无禁忌,但现在看来,比起黄少天这样做惯销售的职业水准,自己是小巫见大巫。

黄少天见他不再质问,以为对方被说服,兴奋地念叨起:“对了对了,我看新闻播报过,电竞选手反应特别快,反应越快手速越快好像那啥也越快,那方面好像也就……你懂的,所以我打算瞄准你们联盟作为第一个市场开拓方向,打响头炮!老叶你方便时就介绍点客户给我怎么样?一定友情价!”

由四根油条到一叠签名卡片,由一叠签名卡片到20张海报,由20张海报到一个月的包货,难道还要从一个月的包货发展到整个联盟的XX(自动打码)药么!?理了理这条食物链,叶修觉得心很累,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妇人之仁地搭理眼前这小伙,这火气一上来,连自己这么紧紧张张地来接人看起来也是脑子出了问题的结果,不过比起直接承认自己脑子有问题,他决定无视这回事,表现形式为保持沉默。

黄少天等了半天没等到叶修的回复,自认为有点明白过来。自己和叶修什么关系啊,不就是个油条搭子嘛,人虽然不是行内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多少听过自己这行的潜规则。自己什么条件都不说,直接提出要人家出手帮忙,还是帮这么个大忙,似乎说不过去。理了理思路,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又说了一轮回扣、免费试用装赠送,却不见叶修哼一声,想了想,也许这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总之,叶修无声的抗议被他当成了无声的答应。

 

回归联盟开始正式比赛的叶修越来越忙,早点告别了简易的油条摊,交友圈不再有卖安利的小伙伴。黄少天三番五次上门来想求见叶修,都被网吧的小妹当成了狂热的粉丝。而他抽出随身携带的几十张叶修签名卡片,更被进一步认定为是叶修狂热粉丝的有力证据,被陈果视为可疑分子要求予以重点盯梢。

没能见到叶修真容的黄少天有些无奈。叶修对自己的滴水之恩,自己总得涌泉相报吧。不能当面,就只能通过使命必达的快递了。回去后,黄少天带着一点点希冀和满满的心意将自己新代理的拳头产品打包,作为给叶修选手的粉丝礼物寄出了。看着快递小哥上面收包裹的样子,他仿佛已经看到叶修拆包裹时惊喜又欣慰的表情了。

生活还得继续。黄少天最近很忙,没有机会再跑兴欣战队求见叶修。进了正规公司,走上了人生的正轨,销售工作时间灵活,但也要点卯,更要冲击业绩。他能学能干,嘴甜又腿勤,多点开花,到处布线,业绩蹭蹭蹭地往上涨,连续三个月成功摘得了新人中的销售冠军。

正规公司的好就是正规,阶段性培养,多线条发展。除了有这么一个新人培训池以外,更有升级的空间。除了这么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销售项目外,还有许多可以堂而皇之做广告的产品,更有可以堂而皇之做广告的地方,比如电视销售频道。

 

黄少天的特长是在给上头汇报销售业绩时发现的。这惊人的语速和毫不停歇的思路,让他一开口就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什么叫做不约而同,把黄少天往电视销售频道挪的想法就叫不约而同。经过现场的不精确统计,如果把公司现在的广告频道主播换成黄少天,以往只能推销10件产品的时间就能拿来推销12件产品,而其中的信息量要更爆炸得多。

广告时间都是按秒算的,给黄少天加薪的人工成本相对于广告时间的投放成本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上头几乎是想都不想就让这个新人中的销售冠军走上了升职加薪当上男主播之路。

卖的东西其实和当销售时没分别,还是那么些日用品——食品料理机、菜刀套装、山寨手机、鼠标键盘,没高大上到哪里,但对比前一段卖的那个特殊产品,至少是可以放在台面上说的事儿了。至于销售的对象,也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冷冰冰的镜头。黄少天是个需要反馈刺激的家伙,他说得再天花乱坠,镜头也没法给他什么反应。职是升了,薪是加了,他却蛋疼地发现工作的乐趣变少了。

工作乐趣变少,工作熟练度倒是不断提高,进而得到了更多的认可。很快,黄少天除了在自己公司的广告频道露面,也渐渐地出现在了其他频道特别是网络频道中。紧张的荣耀比赛间歇,也是广告商的兵家必争之地。黄少天神一样的语速,让短暂的比赛过场显得充实万分,成为了紧张比赛中的消遣,进而成为了荣耀迷们无聊时的谈资,慢慢炒成了个不大不小的话题。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代表黄少天就能进入叶修的法眼了。道理简单得很,打荣耀的职业选手关注的是其他职业选手的表现而不是这些边角料八卦。直播叶修的比赛时,叶修不关注广告,直播的不是叶修的比赛时,叶修在打比赛,倒回去看的都是剪掉了广告的浓缩版。叶修压根再没见过黄少天一眼,反倒是黄少天经常能见到叶修。

夜夜思君不见君。

哪有不见,分明是见到的。君莫笑一个连招又荣耀掉一个选手。单人赛第一场结束的小空隙,惯例就是进一个黄少天的广告。黄少天目光凝视着屏幕渐暗下去后的系统容貌,开麦飞速地念起了预备好的台词。可这种屏幕上的,算是见么?

这家伙明显没发现,问题不是见不见,而是为何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夜有所梦日有所为。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拼。好不容易百里挑一当上了个只需要周末露露脸的促销主持,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自由机动却闲不住,主动申请加班加点,用了自己的好人缘,谋了个到自己旗下品牌赞助的荣耀战队上门服务的活儿。业余生活里追个星多正常,更何况是黄少天这样的小年轻,于是公司里的人也理解,就把这小伙子安排了到他点名求见的兴欣战队服务组里。

披了一身工作服的皮,虽然网吧小妹依然觉得黄少天的脸在现实中熟在电视中也熟,但看着证件可靠衣服靠谱,便放行大吉。

能出入自由也是有原因,这家正规公司就是兴欣进入联盟后拉到的头几家赞助商。对于这种雪中送炭的财主,陈果格外给面子。黄少天等人初次上门提供键鼠等硬件设施更替服务时,几乎得到网吧员工的夹道欢迎。不过再欢迎,也必然不能和队伍训练时间有冲突。所以即使每次已经进了战队房间,队员们都早已人去楼空。可这对黄少天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机会主义者只要让他抓住一次机会,他就会抓住想要抓住的人。

“叶修!”在网吧员工的监视下,磨磨蹭蹭给最后一台训练机换完鼠标的黄少天终于捱到了训练室门口的响动,拧头一看,正是自己久候的叶修。

“你怎么来这了?”

“我路过。”

“……”

八九点钟谁能在战队非请勿入的区域路过呢,看来是有旁人在不想解释。叶修也没逼问,过来拿上之前被自己落在这的魏琛专用打火机就打算打道回府:“顺路么?一起走?”

“一起一起,顺路!”

 

看着黄少天的乐呵劲,叶修忍了忍就没拆穿这家伙过了上林苑门口就原路返回的事儿。叶修隐隐约约感觉到黄少天似乎坐在这里等了自己很久,但奇怪的是见到自己后,仅仅打了个招呼就一直在傻乐,也没有更多的话了——这不符合小话唠平时的基本属性啊。更让他疑惑的是,对于这次有点意外的碰面,自己似乎也有些说不清的欣喜,明明上次不欢而散时还有点为这小年轻的不上道生气来着。

当然,叶修不知道,黄少天确实等了自己很久,不是几个小时的久,而是守株待兔几个月了。

 

等叶修躺到床上休息时才想起,自己光记得莫名其妙地乐,却忘了问问黄少天现在做些什么、为什么出现,甚至是不是该留个他的联系方式,或者说明天早起该去那个好久没光顾的油条摊子碰碰运气。

那头叶修不过稍稍遗憾,这头的黄少天则是悔青了肠子。怪谁呢?怪自己和叶修重逢太高兴忘了要制造下一次重逢?按照之前这么个偶遇几率,自己是又得给换上十几次键鼠才有机会再碰上了。

天道酬勤。

黄少天认为这一定是自己最近转发了锦鲤的效果。刚上班,就接到了好消息。说是公司近期策划搞促销活动,要去荣耀比赛现场,在开场前后和间歇时搞互动。这么一个小活动,请明星成本说不过去,光找几个嫩模站台也不汤不水的,策划琢磨了一下,决定把本公司自产自销的在荣耀圈内有一定话题性的黄少天隆重推出,既当主持又当促销还当站台明星,尽一切可能压缩成本。

黄少天左眼皮跳了跳,翻开策划一看,目的地是霸图所在的Q市。不是兴欣的主场啊……怎么左眼皮会跳?黄少天也不知自己怎么就不自主地叹了口气,可突然又幡然醒悟,一翻赛程,霸图下周的对手不就是……兴欣战队!?

到荣耀比赛现场促销的东西,不可能是强身健体鱼肝油、一抹即无洗洁精、躺着减肥电腰带这种日用品,主打的就是键鼠等电脑器械。至于选择在Q市搞活动,理由也很简单,代言的战队就是这两家,按照赛程正好一网打尽。霸图和兴欣在赛场上战得紧密,商场上倒是站得紧密。

 

已经在促销频道见惯大风大浪的黄少天丝毫没有怯场。开场前十五分钟,就使出浑身解数把场子炒得火热。尽管他强大的吸引力成功地聚集了观众的目光,暂时性地转移了霸图主场对叶修的仇恨,却没有让任何一名职业选手动摇分心。他们丝毫没有受到现场观众比往常更高分贝的影响,更不要提其中那位打头阵的荣耀教科书,此时更是聚精会神只专注于自己的比赛。

开场不过一会,成功坚持不败纪录的叶修在嘘声中下场,途径自己的座位,却意外地没有坐下来,向苏沐橙交代了两句,就和场边工作人员沟通去了,紧接着被领到了后台。

刚才单挑赛的末段,叶修领先的血量早已提前杀死悬念,但几个连招的操作却让他感觉有些不畅。为了确认状况,在重复了刚才的一组连招后,他迅速判断,是自己的设备出了问题,键盘上某几个键突然不听话了。他有技巧地绕开了暗礁,换用其他的技能,无惊无险地拿下了第1分。可他此时的内心却不如外表看起来淡定。是的,这种问题出现在个人赛还好,要是等会在团队战里再现,哪里容得他这么硬吃操作地对招式挑肥拣瘦。于是,下场后叶修第一时间果断申请更换设备。

自己的键鼠搭配不常见,叶修没奢望在霸图主场能找到一模一样的款。可眼前这位工作人员看着他的眼神虽很不友善,说话的内容倒是挺诚恳的,说是今天有键鼠的赞助商来现场做活动,如无意外,应该能找到他得心应手的设备。等被领到广告商的休息室时,叶修赫然发现黄少天一副恭候已久的模样。如果说碰到人是巧合,那这家伙早早拿在手里的键盘,和叶修使用的一模一样的键盘,则不能被称为巧合,而该称为精心准备。

 

“好久不见。”叶修看到黄少天,也有些意外。其实没有多久,但怎么自己下意识就冒出了这句,像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也觉得好久不见你,”黄少天为自己的精准判断逮住了叶修有些激动,“我坐这一直等你。”

“等等,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是味道,你该不会是主动整坏我的键盘来埋伏我的吧?”

“怎么可能,我看你最后那串连招就知道肯定是键盘出问题了,所以赶紧跑出来找出你专用的那款备着,就等着你来换设备。”

“这么厉害看得出来,你最近打荣耀了?”叶修意外,这是两人第一次有了油条以外的共同话题,而且是这般地高山流水遇知音。因为从刚才自己和苏沐橙交代的几句来看,叶修发现至少自己的最佳搭档苏沐橙都没看出自己遇到的问题。

“不是,我最近在广告频道主攻推销键鼠了。”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叶修感受到了隔行如隔山的无奈,可自己要用的键盘还紧紧地攥在黄少天手里呢,总不能嘲讽对方。犹豫了一下,叶修吐出了一句:“怪不得上次在兴欣见着你,你最近……最近没卖那啥了?”

此话一出,叶修自己都觉得这话不是味道,旁边的工作人员也立马被这怪异的暗号炸得回避,念叨着“你们慢慢聊”就出去了。

“我现在是推销主持了!”黄少天倒不觉得不妥,可答完之后见叶修满脸尴尬表情欲言又止,恍然大悟,自己不该跑题的啊,“不过老本行也没丢,你是想买那个是吧?你要是有需要又不好意思,我可以给你拿货专门送去,保证没人知道!还是说你朋友要的?我直接和他联系?”

叶修表示心有点累,决定快刀斩乱麻:“我现在要的只是键盘。”

“行行行,那些也不是这个时候用的,”黄少天连忙把键盘递过去,“而且我现在手头暂时也没有,不过之前我还主攻那个时给你寄过一些去战队,要不你回去先找找看?”

前面的话还好,虽然对不上频道,叶修就当对方聒噪一点忍了,可听到后面一句时,拿了键盘原本大踏步而出准备迎战的叶修却陡然停住了脚步,回头一字一顿:“原来是你!黄少天,比赛完别走。”

“肯定不走的,赛后我还要搞促销。老叶,你这意思是报名来站台帮忙促销么?先谢谢了!”

 

说到做到。

被黄少天稀里糊涂拉上台的叶修意外地起了大作用。这家伙在Q市向来拉的只有仇恨没有人气,赛后站台也不意外,观众席上嘘声一片。倒是霸图的经理担心赞助商下不了台对战队以后的赞助合约不利,为了保持场面平衡,就怂恿了霸图四大天王也配合地留下一起参与了抽奖环节。预料之外的战队明星提供的助力远高于想象,黄少天结结实实顺顺利利地把这次的库存给清了个干净。给总部报喜的长途电话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约他赛后别走的叶修也被晾了足足半小时。

看着黄少天慷慨激昂地给总部汇报的精神状态,叶修就知道今晚自己是白留下来了。他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生出了要劝劝这个小年轻弃暗投明别再一条道走到黑好歹干点别的什么闯出番事业的话。自己向来不是喜欢说教和干预他人人生的人,可眼见着黄少天栽了那么几次不大不小的跟头,看着他不断跌倒又爬起后,就老是忍不住想对这个家伙未来的人生干点什么。他是荣耀教科书,可不是人生教科书。现在看着此情此景,冷静下来思考,特别是感受到这家伙投入工作的热忱后,他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说什么,最应该做的是不要打扰悄悄离开。至于对方寄来那些东西的小纠结,自己消化掉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叶,你走什么,不是你叫我赛后别走的么!?”黄少天眼尖,瞄到叶修开溜,三言两语掐了电话,围追堵截。

“原来说别走只是留下来支持你办活动,现在搞定了该走了。”叶修随口扯了个谎。

“嗯嗯,我知道,”黄少天一脸灿烂,“老叶,谢谢你!”

你知道得还挺早啊,这个连我自己都是刚知道。心里这么想,叶修口头保持文明:“别谢我,你该谢老韩他们,我只是反派人物衬托一下。”

“不只是谢你这次,是谢你一直以来的出手相助,从四根油条开始,”黄少天抿抿嘴,“我平时话又多语速又快,什么都和机关枪打子弹一下就打完,可好像给你道谢这事老是卡壳,而且也没说细。不过主要是没法说细节,现在一说细节就闹职业病,说起来像促销广告似的。”

“谢什么,每次都是反效果。”

“那说点别的?”

“嗯?”

“刚才说看出你键盘坏的原因是借口,我看出来不只是因为主攻卖键盘,更因为最近打荣耀了。”

“哦?卖广告时耳濡目染的效果?”

“另一种耳濡目染,因为人的。”

“怎么说?被三冠王和即将的四冠王的光辉照耀到,但反射弧太长现在才觉醒?”

“其实早觉醒了。”

“早觉醒你怎么早没打?”

黄少天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张口就来:“早觉醒了可是早没敢告诉你。想说,可还是不说了,怕吓着你,希望你懂。”

“吓什么呀,职业选手心理素质,没怕过。还有,你不说我怎么就懂了?”叶修好整以暇。

黄少天咬咬牙,豁出去了:“寄给你的东西你还不懂么!?我推销的那个东西,谁用谁知道啊!”

“呵呵,这是终于发现哥是个可推销的大客户了?”看着黄少天有些局促又垮台的表情,叶修叼上烟,气定神闲地笑笑,捏上对方的腰,“行,就像上次那样,哥都包了呗。”

 

END


评论(18)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