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12 完结

12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我就是TDD的叶秋。”

 

黄少天坐在H大的礼堂里,浑浑噩噩地听着各路的宣讲会。自动化的学生很好找工作,拿定主意的同学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唯一相熟的,就剩下还站在身旁的喻文州。

“少天,怎么还不走?”

“好像还没看到想去的,你呢?”

“这么巧,我也是。”

还在的人,等的都在等最后的几家重头戏,TDD是压轴。

等到VCR播完,灯光逐渐亮起时,那个舞台中心的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黄少天就再也听不清后面的话了。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最年轻的MIC,求破。”

 

在海外卧薪尝胆荣归故里并被面试官魏琛慧眼识珠步入TDD的新鲜人黄少天,正神采奕奕地接受着新员工培训。

人事政策、财务政策,一套一套的,旁边的学员有偷偷打呵欠的。黄少天却看着课程安排表两眼放光。等到最后上场,与大家分享经验的人。

他没有认错,就是三年前在母校礼堂里滔滔不绝的那位。

在最后互动环节,黄少天举手示意。

比起提问,他的话更像是挑衅。

台上的人也不恼,笑笑回了他这么一句。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叶秋也就是叶修,现在就职于陈果果业。”

 

黄少天有个行程表,不是今天上午干啥明天下午去哪的那种,而是今天哪点靠拢了那人一些明天哪里又接近了那人。

直到看到那人发出的邮件,被扫地出门。

昨日意气风发地跨进这栋大楼,今天的门禁卡就刷不开了。

黄少天忧心忡忡地为他着急,忧心得喻文州以为他新兼了猎头的工作,在网罗天下英才给介绍工作。

邮箱封了,电话号码好歹没换得那么快。

按捺了几天,忍不住拨了过去,要问清来龙去脉,名字是怎么回事,被吊销执照是怎么回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那边却言简意赅,只告诉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作为陈果果业的经理人,我会很快把它发展为跨省区发展的有机食品龙头企业,嗯,龙头。”

 

黄少天作为免费劳力,给叶修搬草莓幼苗搬得哼哧哼哧的,累得一屁股坐在拖拉机上,还得不到半分清静。拖拉机司机包子在大声地吼着他的饮歌。

黄少天在下车时对于自己和包子无意中赛起歌来的一幕感到万分不自在。

他记得叶修历来只收精兵良将,闹不清有了神经刀的手下后对方是怎么想的。究竟还要在这么个地方讲究多久。

叶修捕捉到他的关键字,告诉他不是将就,他对于这是有他的一套大计的。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我自己向证监会匿名举报陶轩任财务总监的福万生化的,做假账的家伙,要死大家一起死。”

 

黄少天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别人不知道的东西他可以不知道,叶修的除外。受不了外面的众说纷纭,特别是受不了对叶修过往的添油加醋,他要求证当事人。

求证不是他不信,他只是想听听他眼中的英雄亲口讲讲自己的威水史。

关于那段过往,黄少天听过很多道听途说的版本了,但都没有叶修的这个一句话故事来得信息量大。

列传和自述还是差得远,斩首原来是自刎。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你说鱼死网破也好,玉石俱焚也罢,哥还有后路。陈果果业,无公害种植这种这么有潜力的行业怎么就不算后路了,都该算前途了吧?”

 

这种英雄情怀的履历让黄少天认定了叶修并没有对这行死心,千方百计地邀请他要王者归来。不擅长出谋划策也当起了狗头军师,给说了几个曲线救国的方案。

电话那头的声音夹杂着吞云吐雾的呼吸,答案等得黄少天紧张,声音听得黄少天另一种意味的紧张。

叶修其实也不是拖着不回答,他也在思考,也在犹豫,黄少天提的方案很多是他开始没想过却潜意识里没有放弃的。但是比起未来,他还是会先把脚下的这片地先站稳。

回复里一派的斗志昂扬,却不是给的原来那个行业,其实叶修话没说死,而黄少天也听出来了,才有了后面间歇性的撩拨。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陈果果业现在是个空壳,请到我这样的经理人,也得蛰伏一段时间,准备一年多时间吧。”

 

黄少天忙得没谱,他还要关心叶修。实际上电话和书信来往,开头说的是叶修,三两句后就还是回到了老本行。

以黄少天的经历,他也只能心思上关心一下叶修,能力上不能助其万一。而他自己一堆的糟心事,作为个半大不小的AIC,他只肯在同行面前表演他的志得意满,却在叶修一两句话的刺探下就让苦水滔滔不绝奔流而出。

等说够了,才意识到自己跑题了,又再回到关心叶修的话题。电话那头知道他的心思,却不点头,只装出为难并且确实需要关心的样子,回了模棱两可的话。

 

 

鹏之徙于南冥也。

“菜园子地址敲定了,说要去云南就要去云南,玉龙雪山脚下,踩着正儿八经的龙脉。”

 

黄少天在天南地北地飞,叶修却坐定在杭州无转移。

他很久没有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待这么久了,黄少天觉得机会难得,不再是以前那种在机场里的擦身而过。连书信都会擦肩而过的错过。

他很想去见见叶修。不用三顾茅庐也可以见到的见。

详问地址的时候,叶修却说他来得不巧了。

人家是三年不飞一飞冲天,叶修只是两年多,飞得有限,但也很有意义。

说是陈果果业越做越大,要到云南开荒了,跟上黄少天的开荒大型IPO项目的脚步。

那时候,喻文州率领的这支团队刚追逐接到了嘉世IPO项目。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几百上千亩地,现在以地主身份邀请你,来哥的地头上走一走看一看。”

 

公司的邮箱里总有工作邮件不断刷新。黄少天看得眼花缭乱,头昏目胀。

纸质信件已经被他遗忘了很多,手下帮忙送来时已经是厚厚的一叠,各消费品牌定期的感情联络和打招呼,无非是提醒他在百忙中别忘了临幸。

黄少天从一大堆印刷品里抽出被压折的信封,叶修的字体难得地出现在了小清新的信纸上。

菜园子已经开张了,这么清新的信纸也是配套的宣传品。叶修显然没有把他当成潜在客户,连传单都没夹一张,手绘的地图歪歪斜斜。

从最新一期的杂志翻出了印刷精美的传单,精确的地址终于到手。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少天,你真的认为我们这行就最好么?”

 

躺在床上时,黄少天仍然没有忘记劝说叶修。可这时的劝说,感觉有点像吹枕边风。这个不好的联想让黄少天很快地闭上了嘴。

静了好一会,叶修倒是搂过来了。

黄少天其实很久没有提起这个话题了,大概是叶修的专注让他觉得对方已经放弃了归来。在一无所有的时候不来收复失地,更何必在有了沉没成本时再动身。

意外的是,叶修和他聊了很长,关于这个行当。

黄少天觉得自己以前是雾里看花水中观月,听完叶修的话,只觉得更是了。

 

 

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那种生活确实是在云端。”

 

大概是那晚上黄少天长久的沉默和翌日匆匆的离开让叶修觉得沟通没有到位,黄少天时间紧张,电话里马不停蹄地说,叶修决定把话语留到纸面上。

坚定的人是无所畏惧的,可是在动摇的时刻,并不该让这些杂念雪上加霜。

黄少天的前途和这个项目捆绑在一起,到了一个是与非的转折点。

非的只是这个项目,这个事件,不是他这个人,更不是这个行当。

黄少天以前总觉得叶修的话似是而非,但这次笔触的分明不是为了他的表达,而是为了他的接收。

 

 

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你叮嘱我要回到云端,但其实在哪里生活,本质都是一样的。”

 

谈崩后的结果是不能承受之重。

团队的气氛还在硬扛着,喻文州是千斤顶,现在要再加上黄少天一个才顶得过去。这样苟延残喘的几天,是权宜之计。

不出意料,几天后的亮底牌,让团队和公司彻底谈崩。

黄少天有一点安慰,比起叶修被外传的扫地出门,这次他和喻文州的一起离开,因为声势浩大,反而被描绘为潇洒的主动出走。

能让他这么硬气的是数小时前的那通电话。

叶修的开场白是一贯的风格,黄少天明白,到了这个时候,保持口径就意味着最终定案的拒绝。自己和对方的关系再亲密,也不应再劝说。

在思量着如何让电话挂得不那么僵的时候,听筒那边传来了他等了三年的结论。

 

“但正因为是一样的,我无惧于离去,也无惧于归来。既然时机来了,那就让它来吧。少天,我搞了个记账公司,你要一起来么?”

 

尾声

先帝创业未半而预算花完,创业期,黄少天满心里只想着这句话。

“老叶,你直接说最年轻IMC求破,现在算破了没?”

“怎么说?”

“比如,”黄少天点点胸口,“比你年轻的公司合伙人?”

“皮包公司不算。”

“靠,那咱们一定要把它做到最大。”

“当然,不然你以为哥回来干嘛。”

 

END

 

两天四更我终于做到了~~~谢谢阅读~~~~

再放一次天窗,joy/哉叶黄线《逍遥游》

ps:还有个几千字的番外,讲皮包公司不皮包的游艇play

评论(2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