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11

11

瓢泼大雨中,黄少天拼命地奔跑,跑向一个既定的结果。

他看着眼前的雨,想起以前听过无感的冷笑话。某人在雨中漫步,别人问他为何不疾跑,答曰:前面还是雨,何必赶路。

正如此情此景,头顶是雨,眼前是雨,赶到嘉世也是一场腥风血雨。

喻文州已经在楼下等他,两人见面相对无言,还是黄少天打破沉默:“去车库?还是我开上来?”

“少天,这么大雨,路上内涝,你的车底盘太低不安全。”

大雨天拦不到的士,黄少天以为喻文州会提议散步回去,借雨浇愁,却看他特别冷静地走到了久违的公交车站。

 

西装革履的两人上了车,翻开钱包哑然失笑。平时金卡黑卡白金卡开道的钱包没有公交卡,喻文州投了一百当作车资。

一前一后地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黄少天觉得自己受伤的心终于安放对了地方。

叶修让他做最坏的打算最万全的准备,事到如今,他才发现自己虽然怯,但内心深处总是盼着侥幸过关。他的这趟IPO之旅,就像拎着一叠子信用卡和大钞踌躇满志地登上了投币两元的公交车,尴尬狼狈得让人啼笑皆非。

车开出了好几站,才想起叶修的短信还没回,掏出短信言简意赅地发了个“好”字过去,电话就响了起来。

听筒里的声音沉稳也带着关心:“还好么?”

“特别不好。”

“那怎么能算‘好’呢?”

黄少天才想起刚才反常态反得过分,被叶修轻易猜到心事:“年度报告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万事往好了想,你不是还有我么,我会给你介绍工作的,新工作绝对让你倍儿充实。”

“为什么你一句话里可以同时出现上班族最恐怖的两个主题——‘失业’和‘加班’?”

“加班我以为你习惯了的。”

“老叶,你这算是以毒攻毒的安慰么?”

“是的。”

黄少天今天第一次笑出了声,可喻文州又坐在前面,说话还是得注意分寸,只得含糊道回去再说。

 

大雨依旧倾盆而下,哗啦啦地降到地上又聚拢到一起,气势磅礴地寻找着奔向黄浦江再奔向入海口的水道。很快,积水成洼,路有了运河的意思,途中接连见到四五辆瘫痪的跑车,勇猛的公交车则像陆地巡洋舰一般威猛地乘风破浪。

精巧的伤于精巧,粗苯的得于粗苯。

黄少天想了想方才两个大男人上下求索零钱的模样,也许是很尴尬,但其实他们已经避开了最糟的可能——开车闯荡内涝江湖时熄火,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天塌下来有高人顶,路淹起来有公交淌。黄少天想起那晚叶修搂着自己说给找第二份工作,又感觉生活充满希望,还未正式失业就有了保底offer。

 

到站后,喻文州难得地不顾形象,站在大楼门口旁大口地煲烟,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我会和冯宪君摊牌,这个IPO项目,必须撤出。”

“嗯。”

“你同意么?”

“不这么做咱们就该追随叶修,被吊销执业资格彻底没得玩了。”

“现在也可能会。”

“怎么说?”

“失业饿死。”

“我看叶修吃好喝好什么都不缺。”

“失业以后那么好?”

“比加班过劳死好。”

 

黄少天的语气释然。

他早该知道自己不能呼风唤雨,只能遮风挡雨,即便如此,还是比只能躲避风吹雨打的大多数好。

可现实还是让他认清,原来他自以为干着云端上的工作,雨就不会降到他的头顶,可考验他的不仅是狂风暴雨,还是酸雨。他以为叶修被踹下云端,可在人间的叶修,照样劈柴喂马,面朝大海,仔细看看,还能发现那片海是云海。

他还是太信事在人为,其实关键一直是在于什么人为,在于高人为,比如初登场在他眼中就脚踏五彩祥云身披万丈霞光的叶修。

 

数日后,喻文州和冯宪君谈到后来掀桌了,实打实的动作戏,还配经典粤语对白:“我顶你个肺”。血性一幕为其带来了更多的芳心暗许,又在下一秒给知道其离职的迷妹们猝不及防的骤然失恋。

黄少天等在外面吓了一跳,不过迅速反应过来,紧跟着在他后面一起步出TDD的大门。

喻文州回首问:“你也辞职了?”

“冯宪君吃了两份炒鱿鱼,午饭应该省了,”黄少天的重点在后面,是叶修刚刚捎来的新打算,“叶修说这两年倒腾第一产业倒腾够了,在筹备记账公司,刚知道你辞职,问有没有兴趣加入?”

“怎么知道得这么及时?”喻文州笑笑,“少天,叶修是派你这位内人来招募我这个外人么?”

“你都知道了?”

“猜的。不过你现在这么回答我就确定了。” 

TBC

评论(1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