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10

放一下天窗链接http://doujin.bgm.tv/subject/38269

10

叶修的话没错,这个事情还轮不到黄少天来担心。

坐着MIC的位,领着MIC的禄,怎么可能不受MIC的罪。兼着项目审计负责人身份的喻文州首当其冲。在邮件、电话沟通无果后,他决定上门找嘉世财务总监刘皓摊牌,这种问题,不能合作,就只能发作。喻文州以和为贵,打算做最后的努力。 
黄少天说是助手,走在身边却像个打手。嘉世的人把他留在了室外等结果,喻文州和刘皓两人单对单密谈。 
 
门关上,黄少天在外面候着,他没有在医院陪护过,但第一次找到了影视镜头里那种家属被隔离在抢救室门外的感觉,紧张又无能为力。唯一不同的是,门内抢救的不是背后有一群亲属牵挂的某个人,而是绑着一群人前程的某个项目。 
在门外的每分每秒漫长而又煎熬,却让人产生每个下一秒都会结束的错觉。连日来体力透支的恶果开始反噬,精力不济的黄少天频频钓鱼,他站起来走了两圈抽了根烟,尼古丁也无法阻止上下眼睑的团聚,他决定用最有效的咖啡因来唤醒自己。 
掏出手机查了一下,最近咖啡店的距离和来回车库相差不多,低碳环保的黄少天决定快去快回,在路上透个气。 
 
连锁便利的咖啡店,可以预见的味道。为昏昏沉沉的脑袋叫了意式浓缩,又让店员再加了焦糖。黄少天不是怕苦,是嗜甜。看着叶修刚发来短信,心里更甜,甜到回甘。 
问了一句暴雨来袭飞机落地否,正想回这家伙胡诌什么,门外顿时飞沙走石,山雨欲来风满楼。黄少天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出来时只有钱包傍身,大尺寸地展开也只能勉强遮住半扇脑门。黄少天从来不是个犹豫不决的家伙,快刀斩乱麻,当即决定跑步返回,抢着大雨将至的时间,减少受灾程度。 
 
老天爷显然比他还果断,跑出不过十来米,瓢泼大雨倾盘而下,雨点砸在脸上都生疼,黄少天脑海浮现起动量的公式,质量乘以速度,好家伙,老本行还没丢回给老师,真不行自己还能去当工程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黄少天内心抽搐般地一阵郁闷。 
不是不知道这次情况有多险,此时也在悬崖还不知道能否勒住嘉世这匹野马。黄少天考虑过自己可能要学叶修那样头一昂就从头再来。可内心深处却还是侥幸,压抑着不乱想,不杞人忧天,可没料到潜意识还是犯怵,潜意识里把后路铺得这么远这么多,连要干工程师的念头都一下子冒出来了。最糟糕的是还不知道这怕什么时候埋下的。 
 
从团队接下嘉世的IPO开始?从盘库开始?从夜以继日力不从心开始?总不会从前两天询问叶修才开始吧。 
就这样的心理素质,还大言不惭地叫叶修回来重新面对这样的荆棘之途,幸亏上次谈时也没死劝,不然这次要是扑街了,不就成了一场前赴后继的you jump,I jump。 
真是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羞。 
这场景太美黄少天不敢细想,脸都有些充血地红。 
他不是不知道蜀道难,但只要有叶修这样的定海神针在,便总觉得一切皆有可能。相信叶修的可能,相信这个行当的可能。潜意识里又因为叶修的离开,怀疑起这个行当的可能,再联系自己热锅上的现状,觉得叶修离开,这个行当的可能也离开了。 
将不安和无奈一起投射到叶修身上,把短和怯一起露,然后再被一起包容。雨接连地甩在脸上,黄少天却觉得不够多,该更多些,才好给他此时正有点烧的脸降温。 
 
风很大,夹裹着雨,电闪雷鸣,避无可避。黄少天仰头,水泥森林的上空迅速地被乌云挤占,乌泱泱的一片,就像他潜意识里忧虑的前程一般。 
天闷了多日,许久没下过这么通透的雨了,只有冬雨才下得这么狠这么猛,冬天终究是来了。黄少天定睛看着他看不透的天,他极目眺望,看致密的雨,听呼啸的风,捕捉流窜的雷,耳边灌满轰鸣的炸响,天上的角儿粉墨登场,只有躲在云层上的光像躲在帷幕后一般,吝啬地不肯透出分毫。 
 
叶修和黄少天保持着书信来往的习惯。他们这些用惯了电邮的家伙有时候会在某些方面极致地返朴归真,寻找一些所谓的实感。可惜的是,形式再到位,落在纸上的,还是网络语言。 
叶修给他写的信里写道,他们这些空中飞人过着云上的生活,他便以为自己也如云上仙般快活,殊不知鸟人也是云层上常见的生物。 
一如此时和喻文州对峙的那个,黄少天想。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黄少天掏出,黯淡的手机屏幕闪出突兀的人造光芒。不用划开,短短的一句话,是喻文州的短信。 
“谈崩了,刘皓主动崩的。” 


TBC

评论(1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