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5

5

饭前洗手,觉前扒衣。

黄少天并不困,可叶修觉得早睡才能早起。于是乎发挥起自己动手能力强这个优点,在黄少天与其的撕扯中成功将其扒光。干了两年农民练出来的力气比蹲了两年健身房还真材实料。黄少天赤条条地气不过,回击起来去脱叶修的,正中对方下怀。

两人坦荡荡地拥在一起,脚步错落地往床边挪,乍一看还像交谊舞舞步。叶修是领舞的,如野兽拖拽猎物,黄少天是跳女步的,挣扎得像欲拒还迎。

不怪他动作扭捏,皆因那手上的球杆在这么几回合交锋中居然还握在黄少天手里。黄少天一路犹豫着不敢动用这个大杀器,这东西抡起来就有点剑出鞘必须见血的意味。投鼠忌器到现在,更让黄少天意识到根本不是敌方太狡猾,而是自己内心不坚定。

暗恋叶修那点小心思过往就没少坑他,眼见现在是要把他摔进个史上最大的坑里去了。黄少天内心犹在思想斗争,叶修肆无忌惮,因势利导:“少天,你比较喜欢床以外的地方?”

“靠……”闻言黄少天彻底放弃挣扎,和对方交叠着摔到松软的床垫上,陷入温柔乡中。

 

黄少天并非身娇肉贵非床不可,而是实在缺乏后方作战的实战经验,只得按部就班循规蹈矩,跟对着菜谱做饭的新手一样。

润滑油三茶匙,安全套一个。

高级酒店就是高级酒店,配套设施和工具一应俱全。让黄少天无法辨别叶修是否有备而来,也让叶修同样无法辨别黄少天是否有备无患。两人拉拉扯扯地捣鼓了半天准备工作,还是经过口头交流叶修才发现不复职场初哥的黄少天仍是欢场初哥。

此时暂停虽有点扫兴,但为了避免心理阴影笼罩影响未来光明,两人还是有默契地先辗转浴室洗了个鸳鸳浴,再折回床上打响头炮。

黄少天慎重,叶修比他更慎重。选了前胸贴后背的姿势,以最大程度地缓冲初学者的不适,偏偏对方不领情,誓要四目相对,实现灵与肉的全方位交流。

叶修汗津津的手臂压制着身下人的腿,一下一下地夯击着,像打井一般,身下人也真就湿润起来,从头到脚,体液淋漓,从头到尾,水乳交融。

全程黄少天咿咿呀呀嗯嗯啊啊,别人唱的是后庭花他唱的是双节棍,节奏感倒是挺好的,和叶修一直踩在同一个节点里。

两人先后出来后,均是筋疲力尽。黄少天长吁一口气,从叶修翻身而下的缝隙里瞄了瞄窗外,天已经暗了,球赛才开了头,另一场交战倒是打了个加时。

 

“想什么呢?”两人并排躺着,叶修看黄少天,黄少天望窗外。

“看明天天气。”黄少天学了两招观彩霞,可现在星星都上来了,这话明显胡诌。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靠,这么矫情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一场恶战总是伴随着体力消耗,食色性也,在那啥后又轮到了保暖的时间。

黄少天翻身起床找菜谱,他起身时并不觉得难受,可见体质适应性极好,不过初次经历,在末段就已经能承受乃至享受起来。

“还能走?”叶修看黄少天身手轻盈,既高兴又失落。高兴是有再战的可能,失落是你懂的男性小虚荣。

“不太能,”黄少天说完后没留意到叶修脸上的一丝快慰,找到菜谱后自顾自地翻起来,“只能叫客房服务了,你吃什么?”

“汽锅鸡。”

“是该吃点地方特色。”

“主要是挺补的。”

黄少天还以为叶修是给他专门点的,附和道:“一锅一只,我来一份就够了,再搭配点别的。” 

酒足饭饱后,黄少天又亲自领教了汽锅鸡的威力两回。嗯,也算是给他点的了。

 

是夜,黄少天体力所剩无几,但身残志坚,给后背塞了两个靠枕,又兢兢业业地缩在电脑桌前的沙发里开电话会议。房间里有香炉,叶修燃上,又关了大灯,昏昏沉沉,余烟袅袅,背景音是从电话里传来不真切的絮絮叨叨,像是有人念经作法一般,在充斥着荷尔蒙的房间里马后炮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两个小时后,断断续续的声音终告一段落。

“觉不觉得很熟悉?”黄少天看叶修还没睡,兴致勃勃继续着开球时的话题,电话会议是叶修以前的家常便饭。

“嗯,云里雾里,魔音穿耳。”

“那有没有走火入魔?”

叶修却没答。

黄少天还以为真入了魔,可叼着烟的脸浸在烟雾里虽则朦胧,神色却犀利,那双眼目光如炬般地分明,比起说是入了魔,反倒该说像入了定。

 

第二天,两人日出而做。

被折腾了一番的黄少天在床上挣扎着起来,希望能坚持日出而作,却见叶修一身休闲装扮,并把自己的运动装也翻了出来,不等他问,直接宣布今日计划:“天气不错,山上景色一定不错,一起去papa吧。”

黄少天幻听第三遍,悬着颗心出了门,没搞清楚叶修提议的究竟是爬爬还是啪啪。

TBC

评论(1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