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4

4

黄少天订的酒店并不远,相隔数公里,同样盘在山脚下,只是商业用地农业用地价格天差地别,车才跳了几下表,地皮价格就已经翻几番。

叶修久违人间烟火,但甫一踏进大堂,数年来出差路上的生活还是让他在第一时间就嗅对了风向:“最近接了大项目?”

“嘉世的IPO项目。你不是还订着经济学人?你那颗留意财经新闻的心没消停吧,少装糊涂。”

“我现在是真糊涂,不问世事久已,只看《农民日报》。”

黄少天撇撇嘴,拒绝和他抬杠,径直领人回房。

 

其实这举动黄少天回头看就发现不是个事。自己真是脑残了,领球杆就领球杆,让人在大堂等等也没多见外,自己往屋里领人是什么意思?也不能说是期待着什么发生,至少是纵容着什么发生。

“你先坐着,我还得拾掇一下。”黄少天刷卡进门,他的球杆袋是收拾好的,拎起就能走。可出门一趟,手机电源什么的,他还得再补充一下。

叶修不老实,晃晃悠悠地到处参观,转到了大到该称为庭院的阳台处,踱步量了量,就指着这一角招呼:“我看这地儿挺大的,我们也别折腾了,在这开战好了。你跟前台借个练习器,我们就地切磋一下。”

黄少天一看叶修选的那旮旯,真以为他是要打乒乓球了,这提议突兀得就像两个赌红了眼突然握手言和协议道麻将只能打五块。

黄少天从善如流,以实际行动支持了让自己从源头上杜绝大场面出丑的倡议。

休闲中心的服务生召之即来,五分钟内兢兢业业布置打点好,领了黄少天不菲的小费高高兴兴鞠躬告辞,放弃了进门时要当个球童的主意。酒店服务生培训得再规范也是无利不起早,不知何时兴起的赌球风让赢家手松输家更手松,球童们伺候在旁盆满钵满,嗅到了铜臭味,抢着领这样的美差。

黄少天提前给的小费相当于购房的全款付,这服务生相当识趣,既为利来,也为利往,及时闪人。

 

房间又剩两人切磋。

“少天,就这么怕输怕丢人?”叶修当然看出黄少天赶人的那点小九九,留点面子,现在才拆穿。

黄少天顿觉尴尬:“我是要和你说正事,免得别人听了你尴尬。”为了证明确有此事,他立马接着往下说:“我是真说正经事!你真打算自废武功不问世事?”

“你以为我们真是在跑江湖啊,打一份工而已。”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已经离开两年了。”

“两年也不算荒废,只是又多练了一身本领,技不压身。”久违球场,叶修拿杆先适应了两下后,决定让黄少天先来。

“看二十四节气开饭的本领?”黄少天推第一球,有点急,没进。

“原来那行也是看天开饭,金领农民和蓝领农民都是农民阶级。”叶修第一球,稳打稳扎,进了。

黄少天有气:“就算你觉得普天之下莫非农民,咱们那行的农民种的至少是摇钱树。”追回一球。

叶修再进一球,诌起了歪理:“确实是普天之下莫非农民,我记得你本科什么专业来着,好像就是码农那个?“

最开始能和叶修说上话,是难逢的机会,黄少天倒豆子般地把家底都当作谈资来聊,不意叶修记得一清二楚,此时翻出顿成黑历史。心理暗骂着,手一抖,又歪了。然后才想起不仅球歪了,话题也被叶修带歪了,原来好好聊着劝诱一下叶修的回归,怎么兜兜转转绕回了自己身上。

 

“喂喂喂,别兜圈子,直接正面回答问题!”

“少天,”叶修又进一球,三比一了,“你也没直接正面问。”

黄少天索性停了杆,专心口头对付叶修:“你考虑过东山再起没有?”

“我这何止东山再起,都已经玉龙山再起了。”

“我这次是正面问的。”

叶修掏出烟点上,狠抽几口,烟雾缭绕间的面孔犹如当年在彻夜通明的写字楼办公室里般精明又颓废,半晌无话。黄少天以为突兀了,以为戳到他痛处了,以为等不到答案了,叶修又幽幽地开口:“我已经被禁止行业准入了。能怎么着?”

“总有办法曲线救国的,”握着球杆的黄少天很坚定,“只要是你就肯定有办法。”

“我还以为你要说你有办法传授给我。”

听完这话,黄少天手一抖,球又偏了。

“跟我说曲线救国,你的球走位倒是够曲的了。”叶修看了一眼自己的球杆袋,有点惋惜其落入臭球篓子手里。

“说我曲,你怎么不说自己曲解话题?”黄少天叨叨着,大比分落后语气有点冲。

“别急,淡定点,”说着,叶修走到他身后握上他的手,“身要稳,手要快,你以前姿势很标准的,今天心态不好,动作都变形了。”

“喂,干啥!”对于叶修的亲近,黄少天浑身一凛,不自在地僵硬。

“教学时间,放松点,”叶修在耳边喃喃道,“‘曲’字组个词?”

“靠,什么和什么!?”

“放松方法,团队建设时没试过?”

黄少天冒出乱七八糟的素拓课程,胡乱回了一个:“曲高和寡。”

“这文绉绉的是文州吧?”

“靠,那你说。”黄少天这下手放松了。

“弯曲,”叶修语曲球不球,趁着黄少天松懈的一瞬,紧握着对方的手,两臂轻轻一推,球启动,加速,笔直滚入洞中,“一杆入洞。”

黄少天想起多年前那次雨中扯着叶修回车上时他嚣张的表情和定论,回首盯着他道:“我次奥,这么近算哪门子一杆入洞。还有,你那时果然是故意应酬输的!知不知道不全力以赴很没有体育精神啊?”

叶修喷在耳边的气息让黄少天气息不稳:“你现在也不认真。”

“我哪里不认真了!”黄少天大窘,可他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认真劲不在球上,全在叶修握着他的手上。

“少天,你邀请哥进屋就是为了切磋的?”

“当然!”黄少天应得自己都心虚,“难道你不是?”

“不是,哥就是来教教你‘一杆入洞’的。”

 

TBC

评论(1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