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2

2.

 抵达当天下午忙完有两个小时的空,黄少天从玉龙雪山脚下的酒店坐着免费直达车到了不远处的农场,戴着墨镜隔离高原上更猛的阳光,听着身边的其他潜在顾客感慨这农场地理位置的得天独厚。这种地方种出的菜,不用吃,光看就感觉和王母娘娘种的蟠桃一样,吃了以后分分钟长生不老。


等了不过几分钟,有穿着套头polo衫的业务员开着电瓶车来门口接客了,为了引起注意,小喇叭按得哔哔哔哔地响。光凭声音,黄少天判断这司机和喇叭一样烦,抬头撞上视线立马认出人来,被哄了好大一跳:“叶修!?你怎么跑这来了!?”
“演技不错,可我记得你之前回了我邀请你来这看看的邮件?”
黄少天贵人多忘事,扭着头装失忆,动作一迟疑,车上只剩下副驾驶还是空位,顾不得再摆pose,死鸭子嘴硬上了车:“我只是来看菜的。”
“我也是邀请你来看菜的,”叶修见黄少天面色不豫,乘胜追击,“来给自己‘拣棵菜’?”
叶修的粤语不咸不淡,“菜”在粤语里特指对象。
黄少天目不斜视:“这里没见嫩点的菜,长得久了,菜上都是老叶。”
“有机的,不打化肥的,都是这样的生长周期,”叶修看着黄少天,却转头对着其他来参观的客户如是介绍,“各位,我们菜园里的都是充分成长发育成熟的菜,富含粗纤维,有利肠道健康。”
 
黄少天会被唬一跳,不是演戏,只是此情此景触发数年前相似情景的回忆,身份对调,让他一时忘了今夕何夕。
彼时的叶修是业内最年轻的MIC,穿着类似的套头polo衫,端坐在电瓶车上。配色很土,坐姿也不打眼,但有了业内最年轻的MIC这个光环,黄少天看得叶修犹如背负万丈光芒,丝毫没意识到,这也许是提前了多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症。
黄少天还是个刚入行的愣头青,这趟公司庆祝活动以凑热闹为主,在新人扎堆的练习场里挥杆挥得不亦乐乎。大佬们聊天打球唯恐被旁人打听去,索性叫个新人兼职一下球童。
黄少天脑子灵活手脚灵活,被第一个想到叫来当电瓶车司机。小白车爬高爬低开得稳稳当当,有人赞,很有几分职业球童范儿。
靠,见过身价这么高的球童么!?初入职的黄少天腹诽,刚入行不知几斤几两,显然很把自己当一盘菜,手握方向盘竖着耳朵听后面的人交谈。
 
到达目的地,众人纷纷下车比试。
在球场上的叶修不如在职场上的叶修潇洒,除了挥杆动作标准优雅,成绩一塌糊涂,一直稳定在最后一位,让客户独领风骚赢得芳心大悦。心一宽,口就松,上车前咬得死死的单子,走到第九个洞时就成了乌鸦嘴里叼着的肉,摇摇欲坠,随时要跌入狐狸静候的血盆大口里。
第一丝雨飘下来的时候,众人揶揄着水为财战意不减,欣赏着叶修颇为狼狈猫在沙坑里救球的身姿。黄少天一直对自己的耐心很有自信,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同类,或者该说,小巫第一次见到了大巫。
叶修匍匐的身形就像一只匍匐的兽,在等待埋伏狩猎他的猎物。踉跄的一击之后,众人纷纷上去安慰叶修,那位被盯紧的客户也及时地用单子宽慰了叶修受伤的心灵,一时间愁眉舒展,效果立杆见影。
 
在转战下一洞时,瓢泼大雨忽而至。众人慌不择路地躲进电瓶车那瓦片大的车顶下避雨,急着回去摆脱湿哒哒的衣领和泥泞的裤腿。叶修的身影在密集的雨丝中看不真切,却能辨认是立在开球的地方。黄少天想鸣笛催促,迟疑了下闪了闪车头灯,电闪雷鸣之中,那身影潇洒地挥出一杆。
“我次奥,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举着球杆你丫就是方圆几公里最高的导体?”黄少天也是急了,顾不得上级下属的关系,扑出去一边将叶修边往回扯一边喷国骂。
“一杆入洞。”叶修居然气定神闲地指着还在空中翱翔的球给黄少天比划。
“脑子有洞吧!?”看着这家伙的淡定,黄少天有点气急败坏,将他的球杆丢回车上,但忍不住眼风还是往那处瞄去。
风雨飘渺中视野不甚清晰,但黄少天出众的视力还是帮他捕捉到了那球飞上果岭的身影。喂喂喂,骗人的吧?
坐在驾驶座上往回赶的黄少天瞄了瞄后视镜,摇摇晃晃的叶修依旧在众人面前摆着心不在焉技不如人心服口服的神情,却在瞥见他回视的眼神时快速地绽了个得意的笑容。

真的是扮猪吃老虎不是撞大运?黄少天心里嘀咕着再不敢偷看,低头开车猛进。


车停到酒店门口,各路大佬纷纷下车赶回房间整理着装,叶修拖沓地最后一个下车,又坐到副驾驶位,对着黄少天笑笑:“我看了你在练习场的表现,手势很好,就是球杆选得不对。”
靠,果然是扮猪吃老虎。黄少天莫名地有些不爽,不知哪里来了胆子直接开口:“那你球杆袋留下来我试试?”
“行,送你了,记得多lianxi。”

黄少天一激动,也没听清楚是练习还是联系。总之,意料之外,他就这样得到了自己的第一套球杆。


TBC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