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七色花之绿色篇

隔太久了,加上前三篇的超链接:红色篇 橙色篇 黄色篇

打个广告,请别嫌弃

《谈情说案》第一季余本通贩:地址

《谈情说案》第二季余本通贩:地址

 

绿色篇

 

七色花之绿色篇

叶修,叶修他知道些什么!那个反应,那个神情,黄少天有九成的把握自己没猜错。没猜错的背后意味着什么?难道那个“叶秋”是现在的“叶修”过去的?难道这朵七色花不是独一无二的?难道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有着这样那样说不得的心思所以才要跑到以前的时间里去圆梦?黄少天一刻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思绪泛滥,火速地就奔出门口。

结伴宵夜归来的卢瀚文和郑轩捕捉到了黄少天在自己门口擂门的英姿。

“你问我七色花还有没有失散的孪生兄弟?”郑轩挠了挠头,“我看以这东西自己一朵花儿长七个瓣儿的性格来说,说不定有七兄弟呢!”

答了等于没答,黄少天觉得郑轩和自己队友久了以后,说话也开始没重点了。

“可我还是认为这很可能就是世界唯一的一朵花。”

“嗯!?”

“你看看,这花的杆上有题诗呢。”

“我去,还有诗,这不是外国童话里设定的道具么?”黄少天嘴上吐着槽,还是就着郑轩指的地方看去,细细的花枝上居然真的有一行蝇头小字,赫然写着:“七色花——一花一世界”。

“这广告词多有水平,明摆着就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哪里看出是广告了?”

“看仔细,‘七色花TM’,说不定还有三包。”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黄少天偏偏就被云里雾里地说服了。七色花有没有好基友小伙伴这个问题没得到答案,只是被郑轩劝了说这东西质量有保障,穿越零风险,验明叶修真身总比验明七色花真身有意思多了,不如亲身去再去体验一把。

思前想后,黄少天认为这话有道理,比起把这么一个宝贝送实验室,还不如自己亲身去会会第七赛季那位,恐怕能找出更多蛛丝马迹。

熟悉的流程,熟悉的味道,不一样颜色的花瓣,出发!

只是这一次,黄少天觉得似乎真真切切地和平时有哪里不一样。对了,怎么这么黑?黄少天腹诽着,以为是没开灯,原来是没睁眼。可一睁眼,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叶修的脸,准确地说,叶修的睡脸,近在咫尺,同样准确地说,不足10厘米。稍稍转动颈椎,视线往叶修的不能描写的颈部以下挪动,所见之处尽打马赛克。黄少天愣了愣,再看了一下自己。这……这次穿越不仅地点不对,所带的装备也……有点少啊……

“早,醒了还不起来?”

黄少天还处于受到重大刺激而无法反应的脑内空白中,对面的叶修已经朦朦胧胧睁眼和他打了个招呼,看他迷迷糊糊没反应,自己瞄了一下时间,也嘟囔道:“太早。”说完,居然头都没动一下,阖眼又睡死过去了。

黄少天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按捺不住,观察起四周。天未亮透,可就着四周的环境来看,这里不像是嘉世俱乐部内叶修的宿舍也不是自己的家,分明就是个还有点档次的酒店。拿起自己枕边的手机看了一下,7月5日的凌晨五点多。

黄少天瞬间觉得心跳有些过快。这个点,时间点和地点,时间地点都有点暧昧啊……越想越觉得浑身僵直,黄少天决定起身整理着装,可刚一偏头,立即决定作罢。自己刚才还想安慰说不过是两个人恰好地凑一起睡一张床恰好地都裸睡,可地上床边混作一团纠缠不清的两人衣物简直是打了清白的脸,如果这时候冒出个狗仔队来一顿咔擦那是一点澄清的余地都不留。

 

进展有点过快了吧!?是不是哪里的剧情快进了,要读档重来啊???

黄少天的脑内高速运转起来,他发现他要应对的不是假想的记者,而是等会醒来的叶修。明明上季回放还是接吻,这季开场就直接跑到床上来了,还是事后的床上。这个大跨度的进展,黄少天在穿过来前可是压根没有得到任何的招呼。五分钟前郑轩还和自己拍着胸脯说穿越无风险,无需过度担忧。感情自己这一穿,连处男之身都给穿没了。

人一紧张,思路就跑偏,黄少天想着想着,已经变成琢磨起作为这第七赛季的“自己”究竟还算不算是处男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上。当思维发散得越远,收回就越难。黄少天的思维就像匹脱缰的野马,跑着跑着直接就被周公骑走了。

再睁眼,天已大亮,身边早没人了,沐浴间传来洗漱的声音。黄少天心想坏事,自己现在是不知今夕何夕身处何地应以何面目面对叶修,标准的无知少男,正呆愣着脸,叶修已经洗漱完毕回到卧室。看了一下黄少天因紧张而僵住的形态,从中读出了不一样的肢体语言:“睡一晚还没缓过来?要不行今晚就别去现场看了,在这看电视也可以,王大眼那两张票卖黄牛加餐。”

此话一出,黄少天幡然醒悟,7月5日,这不是第七赛季总决赛微草对战百花的第二战么?原来自己和叶修此行是来此观战的。虽然早知道结果,可黄少天倒是一点都不想错过现场感受的机会,说来第七赛季的自己当时还因为卫冕失利在G市卧薪尝胆兴致缺缺,再说就算来当时的自己也不可能和叶修作伴啊。拒绝掉这个约会,岂不是失去了自己接受七色花的最初目的。

 

可转念一想,黄少天又发觉了不妥之处。对,就是这里,明明每个赛季的事情特别是公共事件自己都是提前知道的,可是来到当个赛季的自己会和叶修发生什么私人事情,却是完全不知情,而且就算做了什么,也不会对其他人产生任何影响,或说在可能产生影响的时候,穿越之旅就结束了。

按照每次约会的进度和亲密度来看,穿越并不是独立的,更像是个连续剧,其中的好感似乎还有累积的效果。比如这次,都直接穿到床上去了,简直大开眼界,幸亏时间点卡得好,穿到的是战后,要是直接穿到酣战之时,才是真正地不知道应以何面目面对叶修。

从这几次穿越的初始场景来看,明显每次新赛季的约会状况都是按照上几次赛季约会的情况累积出来的亲密值决定的。要打个比方,这不像是穿越,倒像是打一个平行空间里存在的通关RPG游戏,系统在肉眼不可察觉的地方隐蔽地计算着两人的亲密值,并按照这样的亲密值设定下一回合的游戏场景,没有提示,也没有读档。

 

叶修看着黄少天只是愣着,哪里想到这家伙居然脑补了这么多。内心念叨该不会昨晚搞太厉害给搞得脑缺氧了吧,黄少天已经从刚才深陷的分析中脱战,当机立断表示轻伤不下火线:“说好了要现场感受的本剑圣哪里会失约,至少要亲眼见证一下死敌微草的滑铁卢。”早知道第七赛季冠军花落谁家,可黄少天却偏偏没有这么说,以免剧透导致叶修生疑。

“你这剑圣预判不怎么的,我以为你会和我一样看好微草的。”叶修套起T恤,声音被隔得朦朦胧胧的。

“我又不是机器人,就是不爽死敌夺冠怎么了?”黄少天顿顿,“再说,张佳乐都两次亚军了,你情感上怎么不倾斜一下?”

“知道你卫冕失利的心情很不好,就想着要死敌也跟着倒霉。可你要知道,这联盟里目前有成功卫冕经验的也只有哥一个,所以你这赛季失利也不是失常,别自己看不开。”靠,一听这话,黄少天时刻准备着拍案而起反唇相讥,结果叶修又慢悠悠地补上了一句:“再说,如果我真有感情倾向,我就该看好嘉世了。”

 

这叶修,还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黄少天刚才预备了满肚子的话,一下子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第七赛季的事情黄少天还不至于忘记。昔日的嘉世王朝在季后赛第一轮就被微草毫无悬念地扫出冠军竞争行列。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微草一路挺进总决赛,输给这么个对手也无可厚非。可嘉世依然落人口实,原因很简单,不仅是季后赛的失礼失得疲软,连常规赛的末段都是踉踉跄跄地挣扎着才抢到了季后赛的入场门票,这样的表现怎么可能满足昔日王朝粉丝的胃口。

各种话题在相关媒体上大炒特炒,斗神的姿态再云淡风轻也必要在亲密恋人面前也装得毫无破绽。黄少天当然懂得叶修的心事,但也更懂得他那一套行事风格,没有出言相劝,也停了自己的杂念,火速收拾妥当,跟着对方出门觅食。只是看了一下表,这个点,不早不晚的,只能说是早午餐了。

为了方便看比赛,两人订的酒店临近场馆,四周一片张灯结彩,张贴画和宣传海报贴得到处都是,王杰希的大小眼从四处俯视着游走期间的两人。黄少天被注视得牙痒痒的,今年他和叶修的赛季都终结于此地,重走麦城自然滋味百般在心头。比起对着海报或耀武扬威或万般不甘,他们都倾向于养精蓄锐来年再见。于是,黄少天也不停步,套上兜帽跟上叶修。

 

世界上最恐怖的两件事情就是女人开车男人做饭,可见男性对吃这点的随性和异想天开。于是一个拍脑袋一个拍大腿,叶修和黄少天便达成合意,早餐吃涮羊肉。

“老叶,你知道么,我和队长一起吃火锅时最高兴了,因为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夹什么夹什么。”黄少天拿着筷子在锅里兴高采烈地打捞着。

“呵呵。”

“等等!那片羊肉明明是我放下去的!”

“哥和谁吃火锅都那么高兴,因为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夹什么夹什么。”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瞬间把一盘羊肉都给推下锅去,趁乱和叶修混战起来。两人战斗得正欢,黄少天忽觉唇上一点湿润,并没在意,抬手抹了一下,继续奋战,却见叶修骤然鸣金收兵,停了筷子过来按他坐下。

“干嘛干嘛干嘛,筷子功比不过直接肉搏啊?”

“流鼻血了,别动。”

叶修的声量不大,语气难得地有点严肃,黄少天一听哪敢再蹦跶,乖乖地靠着椅子等待救援,服务员帮忙也拿来湿毛巾。半晌,直到鼻血止住了,叶修才笑道:“哥昨晚露肉你都那么正常,怎么羊露肉你就流鼻血了?”

黄少天此时还捂着湿毛巾不方便说话,抬手比了个中指表达愤慨,同时也把毛巾展得更开改掉脸上腾地浮起的血色。也许是血气太旺了吧,总之黄少天没扛住夏天吃羊肉的补,被劝了两句,接下来只能乖乖吃菜,眼见着涮好的肉流水似地送到叶修的碗里去。

就这样,嘴忙得停不下来的人还百忙之中发号施令:“那片赶紧夹起来,再不夹就老了。这片这片,过一下水就行,火候掌握好。水沸大了,赶紧加新肉下去,哎呀,晚了一点……”

“我次奥,不愿意接受服务就吃刺身!”

“少天,你看你火气这么大,怪不得流鼻血。小妹,再给这位来一瓶冰镇的王老吉。”

 

茶足饭饱,两人埋单后依旧窝在空调房内。多年宅男体质,此时贸然外出抵御正午时分的炎夏日头半点胜算都没有。叶修斯斯然地掏出之前买的电竞周刊看了起来。

“我去,老叶你还饭后读报,这老年人生活习惯啊。”

“自认年轻人就不要凑过来。”

“不行不行,我这不得与子偕老嘛。”黄少天硬是将半个屁股挤进叶修的椅子里埋头共读起来。

正值荣耀总决赛时期,大书特书的自然是微草百花的资讯。除了记者们一线采访回来的各种新闻,周刊也请了几位界内大神写了特约稿件,分析一下总决赛走势。此次约稿阵容鼎盛,张新杰、肖时钦、林敬言三人一字排开,每个人的稿件旁还附了一张大头照。

“这周刊搞什么啊,打算推出个眼睛组合还是怎的?”看着齐刷刷的三位眼镜配图,黄少天猜不出是什么噱头。

“原来是想搞四大战术师分析专题的。”叶修答道。

黄少天还想问叶修怎么知道,眨眼就明白自己小白了叶修作为这四大之一,估计是把早接到的约稿给推了:“那队长呢?怎么没有队长的稿子?”

“手残赶不上死线吧?”

“靠……”黄少天低头一想,发现无法反驳,立马转移话题,“看看看看,这仨都写了些啥。”

 

两人从第一篇看起。

叶修:“张新杰这写得……是霸图内部的复盘笔记么?这还挺严谨的……太严谨了,写作格式倒是可以学习一下。”

黄少天:“我数了一下,描述微草和百花的字数刚刚好一样多,这家伙真是蛋疼。”

叶修:“数了的你才真是蛋疼……”

再看第二篇。

叶修:“这个……肖时钦写的是教你轻轻松松击败微草和教你轻轻松松击败百花吧?”

黄少天:“哪里轻轻松松了,简直是教你九死一生击败微草和教你九死一生击败百花好么!?”

最后看第三篇。

叶修:“老林有点天赋,写得有模有样的,以后周刊可以考虑多邀他写点嘉宾约稿嘛。”

黄少天:“老叶你还有肯定别人的时候?”

叶修:“我一向实事求是,比如你的话我就肯定不建议了,别人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你这种话唠按字数收费,稿费一顶仨不说,还得给你出拉页了,成本多高。”

黄少天:“还能不能好好一起看点评了!?”

 

看着日头下去了一点,黄少天建议趁机开撤。偌大的北京城对于两个外来人口不是不能逛,只是此时心思都在决赛上的荣耀迷并不打算分散精力。回去的路上叶修瞄准了个顺路的炸酱面店,计划好晚餐草草解决就直奔总决赛第一线。

七点钟而已,两个人就走了VIP通道避人耳目地进场,主要还是黄少天这个微草死对头队伍的王牌需要后勤提供人身安全保障,在包厢坐下以后,再不轻易外出,连买水这类跑腿活也一并交给从不抛头露面的叶修大神。

“唉唉唉,省着点喝啊。”叶修看黄少天咕咚咕咚下去小半瓶,连忙开口劝道。

“一瓶水才几个钱,老叶你多跑两趟正好锻炼身体。”

“我没啥,主要是你,喝多了得去厕所,这个我可没法代劳。”

一听完,黄少天顿时盖上瓶盖,恨不得将喝水这个行为改成打点滴。

 

赛前十五分钟,全场座无虚席,比赛拉开序幕。体育场内四周灯光逐渐褪去,舞台中心猛地窜出一束追光灯,便是在黑幕中闪出荣耀联盟第七赛季总决赛字样。现场欢呼一片,客队、主队两边选手轮番登场。舞台的效果很酷炫,队员们的登场也很配合,架势有板有眼,黄少天眼热这种在总决赛赛场上的争斗热身,蠢蠢欲动又内心纠结,只能拿叶修开涮:“你平时都是这个时候摸黑进操作间的吧?”

“嗯,打个时间差。”

“你这没上过台的,要是公开上去一次会不会紧张得顺拐?”

“少天,不要老是以己度人,”叶修掏出烟刚准备点,想起包厢密闭着二手烟肆虐随即作罢,“我倒觉得看到我公开出场对手很可能会紧张得顺拐。”

“得了呗,听你吹还不如看你抽,给我也来一根吧,同是天涯沦落人。”黄少天居然抢过火机给叶修点着,自己也不客气地叼上一根。

两人都知道刚才的扯淡纯粹是为了分散注意力,毕竟这种是职业选手却不能站在总决赛赛场上的遗憾在亲临现场时还是特别需要好好释放一下的。一根烟后,两人默契地再不没话找话,专心看起比赛。

 

总决赛第一场,百花主场作战,却未能取得优势,以3比6.5的比分落后,背水一战,今天开场谁来打头阵对提振全场士气尤为重要。张佳乐是义不容辞的守擂大将,百花在个人赛上派出什么选手必须深思熟虑。屏幕一闪,对战名单亮出,微草这边是全明星选手李亦辉,百花那边则是一年级新生唐昊,看这牌面,微草主场群情鼎沸,在团队赛前赢冠军的口号纷纷呼喊了出来。

可三分钟后,火热的微草主场除了几声叫嚣,迅速回归了开场前的平静,是此时从操作手席里走出来的那个流氓操作者让主场粉丝们哑火的。叶修听着耳边的变化不禁笑道:“记得之前能让微草主场这么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的只有你吧?”

“你还说不要以己度人,老叶你是把自己在霸图主场的经历自我代入了吧?”

“呵呵,那下次争取创造个蓝雨主场的经历?”

“靠靠靠,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叶修顿了顿看了一下此时迅速开启的第二局,“不过哥刚才还真有说错的,微草的下一秒目前看来还不是地狱嘛。”

 

平时和黄少天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两人独处,叶修绝对能有淹没在人民群众汪洋大海中的错觉,今日看起比赛,这家伙倒是惜字如金,事事以自己发言为先,让叶修都有点纳闷起来,想着莫不是孺子可教居然如此虚心好学。

黄少天内心则暗暗叫苦,自己是从第十赛季穿越过来的,结果都知道,能怎么个点评法,如果特别事前诸葛亮,岂不是白惹得叶修怀疑,如果老是猜错,那也太没水平掉面子了吧,还不如敌在明我在暗,好好观察这个叶修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有哪里容易露出马脚。

这么寻思着,比赛也在继续。百花以2比1的个人赛比分拉近了分差进入擂台赛,看见微草第二顺位派出刘小别迎战,黄少天忍不住嘟囔一句:“今天是怎么了,总决赛成了新生训练营?”

“豪门总是热衷培养继承人的,”叶修淡淡一句,看了一会评判道,“这个小子还是有点意思。”

“你嘉世也是豪门,怎么不见有培养的动静?”黄少天这句并非明知故问,他知道后来嘉世的衰败和一叶之秋的转手,但也因此好奇嘉世后来的举动是早有预谋还是继承人培养没有成功的下策。

叶修叹了一句,默不作声,现在嘉世中,自己这个老王尚在却已不能压阵,贸然再定下个储君,只怕貌合神离的队伍将分崩离析得更快。作为恋人,他可以不必掩饰此时心情的沉重,但作为队长,却不能把这些战队的机密对非队友的恋人倾囊相告。

黄少天是个明白人,寻思一下也就明白,不为难地追问。场上又战过几个回合,你来我往之后,张佳乐在落后的情况下以不少的血量站到了守擂大将王杰希的面前。

场面上人头没有输,可实际上呢?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总决赛是高手的比赛,胜负都在毫厘之间,挥霍了整个赛季激情的张佳乐,终于在总决赛这样高强度的赛事中露出了一丝难以为继的疲态,只是这一丝,就足以让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足以让胜利的天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微草倾斜。

绚烂的弹药,在空中炸出了一朵花,最终也变成了为对方胜利放出的礼花。纵然客队席上仍然有永不言败期待着百花能赢下团队赛拖入附加赛的铁粉,可如叶修、黄少天这样的专业人士却没有那样无脑支持的偏执,团队赛开打没多久后,两人就嗅出了战局终局的苗头气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大概就是百花三次杀入总决赛的真实写照,让他们兴奋的第一次,很可能就是他们曾经距离胜利最近的一次。

 

看着最后百花战队最后一个ID头像暗下,两人起身鼓掌,为了新生的冠军队伍,也为了另一支在本赛季行走了与冠军队伍一样最远征程的队伍。在或欢腾或颓丧的退场人群中,叶修和黄少天的超然显得不那么地合群。不是情绪没有被感染不是内心没有起伏,两人胸中俱是大起大落,可神色如常。叶修是因为内敛,黄少天则是不好在微草地头撒野而憋着。直到走出安全范围内,那个夏天里怎么看怎么显得扎眼的兜帽被叶修撤下:“警报解除了,想说啥说啥,不过我暂时是不会听的。”

“那你还让我想说啥说啥!?”

“看你心事重重的,怕你闷坏了。”

“你不听我说来有什么意义。”

“弹幕太多还不给屏蔽一下么?”

“恋人间的交流怎么可以逃避。”

“如果是情话我倒是洗耳恭听的,但估计你想说的和甜言蜜语八竿子打不着吧。”

黄少天语结,还真被说中了。虽然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但被荣耀感染的体质是一点都没有变化,这无关是否提前知晓结果,只关乎自己被激起的澎湃,特别是此前观赛时不便嘴炮,此时更感觉憋得慌。

“得了,看你欲言又止的,哥开导开导你吧,是不是眼热死敌拿到了冠军,而且数量比你多?”

黄少天不置可否。

“如果你是因为王杰希的二冠就这么垂头丧气的,那么哥告诉你,你睁开眼睛看看你面前这个人,看清这个人,这个人有三冠,比王杰希还多一冠,是不是顿时感觉对王大眼的仇恨值变小了?”

无语了半晌,黄少天才接上话,“老叶,你这算什么款的开解方式?”

“OT款。”

“…………………………”黄少天艰难地继续着聊天,“你说张佳乐会不会很难过。”

“这不明知故问嘛,估计连采访都不想接了。”

“会么?我还以为会对着采访的人说个不停自我剖白来着,如果是我,差一步没拿到冠军这么郁闷的事情,我肯定会说得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好歹发泄一下嘛。”黄少天按照自己的惯常模式答道。

不意,之前都无甚反应的叶修偏偏在听到这个答案时停住了脚步,回首直视着他的双眼:“不会,你不会发泄。”

“那我干啥?”

“你什么都不会说。”

“哈?”黄少天心里一紧,感觉自己似乎在向着什么答案靠近,嘴唇微颤地问出这句,“为什么?”

“因为……”叶修开口念着什么,黄少天竖起耳朵想听,直觉告诉他答案就近在咫尺了,穿越的关键就在这里,可话明明从对方的口中脱出,而自己却怎么都听不见。

瞬间,效果触发,白光一闪,此情此景再容不得他逗留,面前又恢复往日熟悉的场景,低头一看,手里握着的七色花只剩下三片。黄少天内心一阵郁闷,忍不住张口就来,再次召唤:“妈蛋,郑轩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说好的三包呢!?”

 

TBC

评论(34)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