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 第二季第四案之三

第二季第四案之三

 

两人又是一路颠回酒店,途中接到宋奇英的电话告知安排妥当。有了那边的穿针引线,这边的警察局也变得亲切友好起来,俨然成了窗口单位。这宾至如归的安排,不得不让黄少天感慨抱上了条好大腿。自己当过多年辩护律师,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张新杰他们是不是就是打算随便找两个人挂名,自己当幕后boss啊?我们还要不要调查?干脆走走过场把资料给他们捎回去算了?”事情顺当过头了,挂掉电话,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

“哪有你想得那么美,你以为他们真给咱们送冠名费来了么?如果真打算这样,又何必一定找律师代理,退一步说,找也不用找咱们这么贵的律师,再退一步说,要找有保障的也不至于找我这个死对头。”

“那是什么原因,按你说退那么多步,是因为无路可退了?”

“有可能,说不定这伙人觉得这案子真没希望翻盘就交给我死马当活马医,万一输了,好歹也给我添一场败绩。”

“我次奥,有那么心脏么?那你还拉上我!?”

“人家开始有说要搭理你么?还不是哥好心带你练级,到时你又轻轻松松添一场胜利。”

“不行,现在开始我要和你保持距离!”

“呵呵,法律文书都签了,贼船,哦不,贼床都上了,要死一起死,后悔可来不及了。” 叶修作生米煮成熟饭的态度。

“我什么都不想说。”说毕,黄少天扭头看窗外。

“哟,这是为自己即将事半功倍地拾得一场胜利感到过意不去了?”

后面叶修再怎么撩,黄少天依旧岿然不动。叶修以为他对这次案子困难估量不足才僵住了,黄少天才不想说,他僵住的原因是刚才叶修的那番说辞又让他联想到了之前多想的那件事。

法律文书。贼床。不后悔。一起死。妈蛋!关键词的重合率有点高!黄少天目光如炬恶狠狠地直盯着窗外,可内心又有点不甘,余光时不时无奈扫过那个浑然不知开着车窗吞云吐雾怡然易得的家伙。

 

一路颠到了酒店,黄少天心情总算平复。时间尚早,下午四点多。取证拍的一堆现场照需要处理,黄少天便抓紧时间分门别类,还根据今天看过的情况,像模像样地搞了个案发现场3D示意图来。

两层的招待所建筑,一层和二层的格局完全一致,唯一不同的是二楼走廊没有密闭,而一楼则统共就正门一个出口,有铁将军把门,晚上还可锁上。正门处搭了个帆布竹棚挡雨,对外就是一片开阔地,几乎没有遮蔽,再远些,就是公路了。黄少天做得很细致,场景非常还原。

“挺好挺好,像那么回事。”叶修站在身后看黄少天演示,表示满意。

“什么叫像那么回事,是就那么回事,按比例做的,无误差。”

“记得回头把人添上。” 

“又不是售楼部展示,还要加绿化带么?”

“我是说到时加上死者,”黄少天登时一片毛骨悚然,叶修又补充,“不过得明天去看了尸检报告和案发现场照片才能加上了。到点了,我们吃饭去。”

“靠靠靠,敢不敢不要把吃饭和尸检报告连在一起说!”

 

当地特色菜不少,黄少天从网上找了美食攻略,当地三种特色美食,他按图索骥定了三个不同目的地。两人逐一将战场打扫过去,回到酒店躺下已近十二点。叶修摸了摸肚子,觉得一晚上吸收的营养基本在路途上就被成功折腾消耗掉。按着有些空虚的胃部,叶修向洗漱完惬意哼歌的黄少天宣告:“咱们明天去取证据,如果顺利后天就返程,如果不顺利,还得在这边住上一段了。”

“能怎么不顺利?” 听出叶修话里有话,黄少天凑了过来,“难道你觉得张新杰是挖坑给你跳,暗地里让这边警察不配合?” 

“那也太低级了,证据上出岔子倒有可能。”这回叶修的话实事求是。

“你之前不是说不用再自己搞证据,分分钟拿着一样的证据也能得出令人信服又和警方完全相反的结论么!?”听叶修现在这话的意思,黄少天有点被他之前放卫星的姿态气到了。

“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叶修迟疑了一下,“也许那些证据本来就不足以让警方得出任何让人信服的结论?那就算咱们结论和他们相反,听起来也不会很在理。”

“我次奥,这信息量有点大,”黄少天本都躺着了,一听这话立马蹦了起来, “喂喂喂,这坑挖得有点大。你意思是说他们证据不足?抓韩文清进去是交差的?还是说韩文清是被屈打成招,凶手其实另有其人?啧,不对啊,那天见他挺正常的,而且有人罩着,没人敢对他怎样吧。等等,难道是批捕程序有问题吧?妈蛋,好像哪个都可能,哪个都挺棘手的。”

黄少天唠唠叨叨猜测了一堆,各种可能性都掂量了个遍,叶修也隐隐有这样的担忧的,可他向来都是迎难而上,并不太在意:“别想那么多了,等明天拿到证据该怎样怎样。”

 

第二天,在宋奇英的牵线下,两人顺顺利利就见到了刑侦大队的头,当然,两个律师犯不上让队长亲自接待,找了个还算热情的小年轻就打发去了。黄少天平时也不喜欢和这种板着个脸装模作样的人打交道,换了年轻人来如逢大赦,一路边走还边拽着那个年轻人问东问西。

对方早得到过通知有所准备,到了办公室就翻出了预备好的材料。黄少天看着屋里的复印机,也不客气,打了个招呼就唰唰唰地当起了影帝,边复印边看。情况和叶修预测的差不多,各种证据应有尽有,特别是人证,找得很全,拉网式排查,有点关系的阿猫阿狗一个没放过,数量多得黄少天都想取舍了。

“平时也提提神?”叶修给年轻人递上烟,对方也没太推辞,虚让了一下接过,“干这行都很辛苦吧?”

“还行,日夜颠倒早习惯了,最大问题还是挣太少。”烟民之间还是很容易打开话匣子的,那年轻人开诚布公。

“老韩的事让你们多担待了,还请多照顾。”

“你对你客户还挺关照,服务精神不错,生意还好吧?”

“礼尚往来,我以前也没少接受他‘关照’,”叶修笑笑,捏过几张黄少天印好的成品扫视,“这些人你们都找上了,该不会全局出动了?”

年轻民警也凑过去看了两眼:“别提了,前段时间加班太狠了,才刚刚缓过来。”

“长痛不如短痛,活就那么多,冲一阵有个结果交差也可以歇一阵嘛。”叶修开口安慰。

“要真能歇才好,”年轻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喷着烟无奈道,“可能还得返工,也不知道是上头自己的意思还是检察院发神经,也就这两三天……”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不该说的,小年轻突然闭上了嘴,狠狠地抽起烟来再不多话。

叶修见状,也就不再套他话,另起了别的话题。

黄少天在复印机旁忙活了整整一上午,叶修闲得无聊,和来接待的年轻人抽了一上午的烟,两人交换名片东拉西扯熟络了不少。

临走时,对方还客客气气地给送了出来。

 

零零碎碎各种证据,黄少天一个人都抱不过来,幸亏酒店也就在公安局旁边,叶修搭了把手两人满载而归。到了房间,立即废寝忘食地研究起来。等都过了一遍,理了头绪,立即发现,疑点丛丛。

“他们也够可以的,就凭这些就敢批捕韩文清,谁给签的,分分钟吃不了兜着走,”黄少天看完率先开炮,“平时还说老韩钱包脸,我看他连这个都能忍,脾气好得很。”

“他钱包脸是真的,但要说忍,忍的肯定不是这群不给力的家伙。这家伙大概是坚信什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最终会水落石出吧。警察嘛,都浑身正气,信这套信得不得了,估计就算被坑了也还是会无欲无悔。”多年老对手了,叶修还是懂些韩文清的心气。

“他这是中了邪还是被下了蛊?这样还能忍?”黄少天气呼呼地翻着自己抱回来的一大堆材料,事实证明其中绝大多数就是废纸,扒拉找出来的证词,通通不是案发时的目击证词。最有价值的,还是法医出具的验尸报告,和到场民警整理的案发现场报告。

黄少天拎着这唯二有价值的材料继续开炮:“这验尸报告上写着死者发现的地方就是死亡现场,而死亡原因是头部大力撞击地板的致命伤。那么说来,韩文清是专门跑到一楼弄死他的?可几乎所有人的证词里提到的那一声巨响如果就是死者与地板撞击时的声音,那韩文清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在案发后回到二楼的房间。而且光看现场调查报告,也没有发现韩文清下二楼行凶后再返回的痕迹。你看看你看看,”黄少天戳着报告关键处,“死者所穿着的一双拖鞋被发现位于身外若干米处。如果韩文清是把他拽回来的,按照那晚大雨淋漓的状况,现场应该会留下他往返的脚印。”

叶修拿过报告,他刚才也已经反复看过了,黄少天所提的疑点,他何尝没有留意,但并没有急着下任何结论:“如果不是韩文清所致,会是其他人么?”

“可能会,也可能其实并没有其他人,”这点黄少天提出自己的猜想,“现场的人证物证都被挖地三尺,韩文清并不比其他人嫌疑更大,躺枪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和死者呆一起的家伙。”

 

“你的意思是排除他杀?”

“只是个设想,那一声巨响我个人认为基本就是致命伤产生时发出的声音没跑了。那声巨响之后,住在一楼的老板和好几个住户几乎同时到了现场。这点时间,如果是招待所内的人,要装相不够;如果是招待所外的人,昨天你看过那招待所附近的环境,门面空旷得没地方躲。原来这种在酒店发生的案子是最容易破的,调个监控录像就什么都清楚了。可偏偏是个破招待所,真倒霉。”黄少天说着说着,话题跑偏,仇恨还转移到招待所上了。

叶修赶紧把话题扯回来:“排除他杀这思路挺正确的,而且就算不排除他杀,也该排除招待所里的人。”

“你有什么关键的发现?”

“看看这段关于尸体的描述,死者身上的手铐、脚镣一个都没少,你觉得这样戴着方便移动么?此外,除了致命伤,死者身上也没有搏斗的痕迹。照常理来说,如果作案的是招待所里的人,要整死这家伙,为什么不就地动手还要把他哄到楼下才作案?别说是要避开老韩,要掩人耳目什么的,不是该哄到更隐蔽的地方么,还在正门动手?老韩就更不用说了,在房里就是最好的隐蔽,何必还转移到楼下。这个地方最不合逻辑。” 

“你的意思是死者是自己跑到楼下的?或者和外面的人约好了在这个地方等着见面?”

“嗯,但韩文清他们投宿在这个地方也是个偶然,死者没有联络工具,和人约好的可能性不高。”

“我次奥,按你这说话,我是不是可以大胆假设,这家伙是自己趁着老韩睡着了摸出来,结果老天开眼才跑出门口就扑街猝死了?”

“我倒觉得这个‘黄少天猜想’挺合理,只是缺点证据支持。”

“你这是揶揄我和警方水平一样么?”

“不,你的水平比他们高多了。你的猜想至少逻辑上没问题,就差证明过程——证明扑街如何致死。他们是连这样的猜想都提不出来,估计是随便拉老韩先当着替罪羊凑数罢了。”

“命案也敢拉替罪羊!?证据不足还要抓人!?他们怎么不干脆把韩文清屈打成招好了,那样好歹还多份口供用‘事实’说话呢!”

“少天,你看你一激动就又没仔细观察生活了。咱们这两天转了不少地方,没发现严打标语挂得到处都是?‘命案必破’都是严打例牌了。而且上午听那个小年轻说漏嘴,估计他们上头一方面压力很大必须让这案件侦破,另一方面又知道检察院那边难过关,疏漏很多不得不私下组织人手再次调查。”

“所以这才是张新杰他们要找我们的原因?行业的潜规则,不好撕破脸皮,又不得不绕弯护着自己人?”

“就是这么个道理,”叶修晃了晃思考过度有点涨痛的脑袋,“这次的难,一方面在于张新杰他们不能直接去质疑这边警方的调查结论;另一方面,都过去两三周了,这么些证据他们可能掌握,却也琢磨不出什么能有力反驳的思路。我也打听了,这边检察院估计这几天内大概就会有动作,事情等上了庭就不好办了。宋奇英能跟你联系得这么顺畅,他们应该一路也没放弃,但死线迫在眉睫,就是没有法子,索性就碰碰运气,把这两个难题扔给我们试试,尽尽最后的努力了。”

“这几天!?开什么玩笑!当我们神仙啊?那现在怎么办?”听叶修这么一分析,两人俨然是韩文清最后的守擂大将了,黄少天眉头都拧起来了。

“先吃饭,吃完饭再琢磨。”

 

两人讨论得过于专注,一晃已经快两点了,于是黄少天便被叶修拽去了酒店内设的饭店。这种地方的酒店,坑就一个字,服务员多是当地大小领导塞进来的远房亲戚七大姑八大姨,服务态度相当一般。但叶修选择得很坚决,还美其名曰:“让哥带你发现一下身边的美。”

“美什么,你别告诉我你觉得这还能有美食!”来自G市的黄少天对吃的标准颇高。

“不一定是美食,比如我这么一个无法忽视的身边的美你就留意到。”

“我觉得我已经饱了……” 

胳膊扭不过大腿,丧失吃饭选位权的黄少天誓死捍卫点菜自主权。

看着上来的一桌子菜,叶修不动声色:“少天,你知道最新所里的财务制度加了新规定么?”

“没听说,你们合伙人搞了什么新动作?能加工资还是能提高提成比例?”

“以后外出就餐报销,必须拍下自己就餐的照片,避免铺张浪费。”

“靠靠靠,叶修你什么意思!是你刚才新加的吧!是刚加的吧!”刚才点菜没收住的黄少天急哄哄地就要吵起来。

“的确是哥刚加的,我看规矩就从这顿开始执行吧。”说完,还真就招呼了个服务员过来帮忙拍照。

黄少天仔细一瞧,递出去的不正是自己玩的自拍神器:“老叶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顺出来的!?”

餐厅内的服务员态度都一般,不过叶修招呼过来帮忙的是个年轻小姑娘,正是对这种小玩意感兴趣的年龄,也就还算热情地给帮了忙。而且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和两人聊了几句,就和机主表示自己最近也想买这东西,能不能试试。黄少天很有绅士风度地让对方拍了几张,小姑娘更爱不释手了。

见状,叶修顺势道:“这东西还是适合年轻妹子用,咱们男的拿着也没什么意思。要不这样,我俩都住这还会来这吃饭。等回去把照片倒好后,下次吃饭时把这台机送你吧?”

“啊啊啊啊啊,怎么好意思,光说谢谢好像也不好意思呢,能不我让经理帮忙给你们单子打个折?”那姑娘乐得不行。

“那不用,打折还得麻烦你和上司说多不好,要不你就帮我个你自己就能做主的事情行么?”

“行行行。”小姑娘嘴上说着,眼睛已经滴溜溜地看着手里的相机了。

祭完五脏庙,两人踱步回到房,黄少天哼哼道:“我看来了,老叶你这是有预谋的,早把我的东西揣兜里作钓饵,打算下来找个卧底给你通风报信的?”

“呵呵。”

 

两天后的晚餐时间,卧底果然起了作用。小姑娘给黄少天发了条短信,说刑侦局队长今晚在二号包厢吃饭。

酒店和公安局临近,酒足饭饱后的队长当然没有招摇过市,走了两栋楼底下的暗道从公安的办公楼里出来的,不过还是在临上车前被黄少天友好地拦住了:“队长您好,您可能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但我想你一定不会忘了工作上的事,我是韩文清的代理律师。有个事想和您聊聊。”

“这个点了,没什么急事明天再说吧。”酒后有些泛红的脸,虽然灯光昏暗看不清,但身上的酒气很难藏住,队长无心长谈。

“就怕明天来不及,所以还得请您留步。咱们听说检察院已经让您这边对韩文清这个案子补充侦查了?”果不其然,对方没有否认,看来那个小年轻的抱怨是真有其事,黄少天就接着往下说了,“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拜托您和对方沟通一下,等到最后期限再把证据交过去?”

“呵,现在的律师不仅有警察帮忙疏通关系拿证据,还要来直接指挥警察办事了?这位律师,我劝你不要再搞什么花样,我们的工作很顺利,证据补充也会很迅速,检察院应该这两天就会通知你们。我劝你还是把精力留着开庭时用,别在这个阶段瞎琢磨这些不磊落的手段。”本想速速把人打发走的,听了这话,有些醉意的队长也禁不住多说了两句。

“那不知道您觉得用这个换您宽限几天,分量还够么?当然,你知道的,我手上这个只是个备份。”似乎早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黄少天把手机上预备好的视频打开,播放的赫然就是队长方才在宴席上和人推杯换盏的场景录像。

“你!”

“其实我们想争取的时间也不多,不影响案件公正。”

持久的沉默后,对方终于默默地点了点头。

死线,被成功延迟到了两周后。

 

TBC

评论(4)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