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 第二季第四案之二

第四案之二

 

翌日,按照约定,叶修和黄少天要去会见韩文清。这次的会见比以前多了不少方便,主要是韩文清的亲友团提供的。上次打过照面的宋奇英,这次主动找上了黄少天。因为韩文清的案发地不在当地,靠着两个律师去慢慢牵线,又是等到猴年马月。这次有了人情疏通,两人下午就动身赶路。

“夜奔八百里就为了见韩文清一面,他这面子也真是够大的了。”黄少天刚才在高铁上翻看材料看得他眼都花了,此时败下阵来,坐在的士里打瞌睡,只是这位师傅手艺和开过山车似的,挨着窗户的脑袋磕得砰砰作响,不知等到了酒店还能不能打起精神做功课。

“靠我这。”叶修的声音压得很低,低得黄少天都没听清,头就被按在了肩膀上。

“怎么……”这一下让黄少天比刚才磕在玻璃窗上还颤得厉害,还想往下说,就被叶修打断了:“睡吧,你不是头晕么。”

“老叶,你画风不对,怪温柔的,犯什么事了,坦白从宽。” 

“还睡不睡了,要说留点份额给梦话。”

黄少天想了想,没再嘟囔着,避开后视镜选了个舒适的角度眯上了眼,这趟行程也许是这段关系另一个好的开始。

 

一直折腾到深夜十点多,两人拖着舟车劳顿的身体和沉重的行李箱入住了当地公安局的副业酒店。在这个不发达的城市,只有这种酒店有着当地最好的服务,也有着可能最灵便的消息渠道。

才放下行李,两人就先轮流体验了一把最好的服务。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间房只有男客人的消息也不知是从哪个环节泄露出去的,从进来没多久,房间里的电话铃就响个不停,还有从门缝里嗖嗖嗖往里塞的小卡片,不胜其扰。压垮骆驼的最后一个电话打进来时,甩着湿发包着毛巾的黄少天终于忍无可忍对着听筒一声大吼:“已经有服务了,别再打来了!”

听得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来,看黄少天怒气冲冲地走到书桌前拉下椅子坐下翻起卷宗来,不禁踱着步跟上,拾起他肩上的毛巾温柔地擦拭起头发:“老板,我来上钟了。”

“怎么收费?”黄少天边心不在焉地翻着乱糟糟的材料边回话。

“半小时两包烟,一小时三包烟,包夜五包烟。”

“行,一条烟,不用找了,你帮我把这叠材料梳理个要点出来,A4纸,五页以内。”

“老板自重,说好卖身不卖艺的。”

“那你帮我跑个腿带点宵夜。”

“光跑腿?不零卖。”

“我次奥,讲究那么多!?你不是也要给你的烟补货么?随便帮忙看看附近有没烤串就行了。”

“吃那个万一中招你明天还见不见老韩了?”叶修张望了一下,走到储物柜边翻了翻,这地方为了创收,烟酒茶汽水塞了一大堆就怕客人不消费,连泡面都备着几个口味的,“虽然也不健康,但总比外面来路不明的强,给你泡个面好了,瞧瞧哥的手艺。”

“不是说不零卖么?”

“等会就让你见识一下元神合一的泡面。”

 

没几分钟,黄少天的精神就被面香给勾走了,两个人一把叉子,黄少天主吃,叶修主喂,面碗很快见底。黄少天本想着体力补充完毕后再接着用功,但饭气攻心加之路途疲惫,身体也跟着生物钟在呼唤休息,不一会眼皮子就黏上了。

“临急抱佛脚意义不大,”刷完牙出来的叶修看不过眼,抽走了黄少天支着下巴打盹的手。这家伙一个打跌,又醒过来,还想继续翻看材料,早被叶修揪着往床上挪,“没哥通宵的本事就赶紧睡去。明天跟老韩见面才是正事,养精蓄锐,明天乖乖旁听好好笔记。”

看着黄少天不满还要往书桌方向挣扎,补了一句:“有哥坐镇你放心,别忘记自己的助手身份!”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听这话黄少天更要奋起:“谁助手了!说清楚啊!”

“好好好,我住手,你赶紧住嘴!”黄少天还要闹,早被叶修一个被子掀过去罩住了,“睡了睡了,说好包夜全陪的,快一起困觉。”于是真的住手,紧依靠身高体重优势顺利镇压住还在挣扎的黄少天。

“你台词能不那么三俗么!?”

“那一起起床。”说毕,抬手关灯,两人大被同眠。

 

第二日,两人打了部黑的来到看守所。一趟车费是贵了点,但司机看着叶修竟任人宰割没有还价,居然于心不忍地附赠了额外服务,全面介绍市容市貌和近郊风土人情。

下车时连黄少天都能感慨:“这哥们……比我还能侃。”

“棋逢对手了?”

“可待遇怎么不一样!那你刚才还听那家伙说话听得那么认真还聊得热火朝天的,就这样平时还嫌我烦!?”

“不一样,你不讲垃圾话的时候我听得也很认真的。”叶修意有所指。

“我现在就和来你谈谈人生这种有意义的话题!”两人唧唧歪歪顺利抵达目的地。

纯客观条件,看守所比监狱好上不少,加之韩文清的上司明面上没有出手,私底下力挺,有人打了招呼,等到见上面时,能看出气色还不错。

“怎么是你俩?”戴着手铐,韩文清气势依旧。

“演技不行,张新杰他们肯定找人告诉你了,现在才抗议,抗议无效哈。还有,按规定咱们只能聊半个小时,为了不浪费时间。有什么心事抓紧敞开了说,后面还得抓紧办正事。”叶修本人很想直接切入主题,可对抗了这么些年,早摸清韩文清的性格,不做通他思想工作,交流起来浪费的功夫更多。

“我不相信嘴皮子干活的人,不需要请律师。”

“我以一个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告诉你,就算你不请律师,为了保障你的权利,到时候也会给你指派个律师。水平比我差多少,会不会帮倒忙,都不好说。”

韩文清皱了皱眉,他也是光顾着拒绝一时最快被叶修抓了个把柄,气势立马就被制住了:“我还是更相信警察的调查结果会还我清白。”

“目前看来他们的调查结果是让你进了号子。”

“难道我要期待你俩的嘴皮子还我清白?”韩文清顿了顿,“希望不会被人说成是颠倒黑白。”

“除非老韩你本来不清白,那才叫颠倒黑白。难不成你这还是真有此事,打算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韩文清不喜欢这种斗嘴的事,一看叶修来劲,索性用眼神制敌。

别人可能还会对韩文清的姿态有所顾忌,叶修早习惯了,反而坦然迎上侃侃而谈:“还有,我觉得你对律师这个行业的误会太深,不利于咱们接下来的互相信任,我必须主动解释一下。我们这行能在庭上用嘴皮子,靠的主要还是场外的调查功夫,张嘴就来的那是垃圾话,我身边这位比较擅长,但在庭上我保证他不会。打个比方,你们控方的运作是当警察的你负责调查证据,当检察官的张新杰负责在庭上耍嘴皮子,我们这边搞辩护的只有律师这么一个职业,一个职业把两个职业的活都包了,动口又动手,不像你想的那么容易。”

“你们不都是让当事人亲友给你们准备好证据的么?”

“那样确实省事了,可如果只是那样,我怎么好意思收你们那么高的价钱呢?”

“你……”韩文清还要驳,叶修却不给他机会了,时间宝贵,直接打断他的发言。

“老韩同志,我知道遭遇这事你心情糟糕,但绝不该因此就自暴自弃拒绝最顶级律师的帮助。辛普森案杀妻案你知道吧,当时那么多不利的证据指向犯罪嫌疑人辛普森,他的代理律师最后还是为他力挽狂澜洗脱罪名了。后来这个律师受到整个上流社会的鄙视和疏远,但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对那帮人说,你们恨不得我在你们的视野里小时,可万一哪天你们任何一个人陷入辛普森那样的困境时,期待见到的第一个人就会是我。老韩,我都不辱使命来了,别却面子。”

气氛陷入了短暂的僵持,三人都没有开口,沉默持续了一会,叶修笑笑道:“还有20分钟,代理费可是一寸光阴一寸金,正式开始吧?”

 

“老叶,韩文清是不是心里还是不同意我俩代理他的案子?”半个小时后步出看守所,黄少天一改方才全程封口的架势,迅速开启话题。

“没拒绝就是他的接受方式,难道你还希望他热泪盈眶突然起立跟我们亲切握手还是热情拥抱?别指望三两句话就能扭转人的性格,能扭转态度就算成功了。”

“那为什么我们问什么他都回答不知道,非暴力不合作嘛。”一无所获的黄少天有点无奈。

“所以这就是他知道的实情,没有隐瞒也没有误导。开始我听张新杰说起韩文清毫不知情,还想着他会不会是保留了些把握不大的情况,现在看来是真不知道。还有,张新杰还转述了当天也在场的三个警察的话,案发时他们也是睡着,知道的都是后来的事。从侧面了解到的情况,基本可以判断,很可能没有目击证人,咱们也先不用下太大力气在这上面,真走投无路了再考虑大海捞针。”见了韩文清一趟,除了做通思想工作,其余一无所获,叶修倒想得开,没找到电灯泡灯丝合适的材料,找到了不合适的材料,在排除法上也是进了一步。

“那现在去警察局申请调查证据?”黄少天和叶修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人证不好找,那就从物证下手。一些非案发现场的证人证词,警方介入得早,估计应该都做齐全了,否则也不至于无凭无据地就把韩文清给关起来。有现成的东西,重复劳动可以逃掉一些,省时省力,毕竟他加上叶修,满打满算两个劳动力。

“不急,让宋奇英和这边的警方打个招呼我们再去吧,直接登门拜访,就算不被拒绝,估计也是遮遮掩掩地事倍功半。”警察局的成果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民警辛辛苦苦搜集回来不是为了搞展览,敞开来给日后庭上打擂台的律师看个干净?这是搞不清楚立场,算给检察官还是给律师打工呢。特别是这么敏感的命案,不提前疏通,为调查证据碰几次钉子一点都不稀奇。叶修考虑得周到,打算把张新杰这几个委托人的关系用到极致。

“安排得再快怎么着也得明天了,”黄少天联系好后,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啊,咱们这大半天的是干啥,回去打坐冥想么?”

“去看看案发现场吧。”叶修早有计划,拉着黄少天就钻进了路边的士,报了个地名直奔目的地。

 

“这荒山野岭的你怎么还熟得给司机指路?案发当晚你梦游路过啊?要不干脆我当辩护人你直接当证人算了,轻轻松松证明韩文清无罪。”一路上对叶修的GPS功能大感意外的黄少天唠个不停,让载着他们的师傅不胜其扰,才结好账就火速飞驰离去。

两人下车后抬眼张望了一下,韩文清一行当晚投宿的地点确实有点偏远,的士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驶进了这个人口不多的小镇。案发当天风雨交加,估计得走更长时间,可见在此落脚确属偶然和无奈。

“都跟着哥这么多回了怎么还没学会?今早打黑的的学费白交了?给那种破酒店的房费白付了?”叶修这个人习惯细处用心,昨晚入住和今早打的,就没少从服务员和司机嘴里挖料,一个晚上一个白天的功夫,对比黄少天,俨然是半个当地人了。

考虑了等会的安排,叶修摸了摸身上,烟好像没带够。黄少天也不傻,没等叶修开口,早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几包,两人各自揣上两包,分头行动。

律师这行业的实操,不同于电视剧里各种高大上。大家记得的都是有受众有市场的光鲜一面,而像现在这种田间地头寻访线索的状况,也是常态。来到这种到处称呼老乡的地方,就不能像大城市里那样正儿八经地搞证据调查。

城市里的人懂法,有礼貌也有顾忌,律师的水平最多体现在想到找谁调查和能找到谁调查上。至于在这种地方,靠的都是手工活,不是老乡,不是大盖帽,谁也不和外人说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叶修和黄少天拿着烟到处派到处聊,装成来这里考察旅游环境的商人,围着小招待所四周到处找人聊天,寻访蛛丝马迹。手里的烟派了个精光,得到的信息都很水。索性直接登门拜访,到招待所的餐厅那儿消费了一顿,和老板旁敲侧击的聊了一会,两人基本确定了很可能不存在目击证人。

 

“唉,运气差了点,两包烟哥能顶一天了,居然连条有用的线索都没捞着。”叶修不甘地叼着烟,在招待所里晃悠,小声地嘟囔着。

叶修装老板,黄少天装秘书,边吃饭边放炮,吹牛皮地说要投资农家乐打算改装小别墅的事。招待所的老板见钱眼开,更主要是觉得这地方出了事晦气,恨不得找个谁给抓出去,吃饭时进进出出地毛遂自荐,饭后更是屁颠屁颠地带着两人跑上跑下地看,也不考虑一下这地方虽是个小镇,十里八乡的连片果园都没有,这从天而降的两人有点可疑。

叶修边看边装模作样地问:“老板,你这地方不错,怎么没什么住客?是不是风水不好?”

“来镇上做生意的不多,人少正常。等你把这开发好了弄高档了,肯定人多。”

一直拿着相机到处拍照考察的黄少天听到这话突然停下手里的活:“不对啊老板,我想起个事,听说这镇上有个招待所最近出了命案,该不会就是你这吧?”

被说中的老板大窘,妄图遮掩,讲话却不自觉地结巴起来:“没有,没有的事,年轻人别瞎说。”

“哪里瞎说了,我刚留意到你楼下还有警察用的警戒线呢,要不是我们老总说到风水不好我还想不起这事,”说完黄少天靠近叶修建议,“这家伙瞒着我们,叶总,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两人一唱一和,演着双簧带着收集好的证据,潇洒离去。

 

“老叶,你确定不用收集证词?咱们演这一出,可真再没机会套这老板话了。”黄少天倒腾着相机里的照片,仔细查看,刚才他可没吝啬内存,虽说拍下来算是收获丰富,但证据瘸腿,他内心还是有点担忧。

“这里的人最怕的是警察,最讨厌的估计就是我们这种讼棍。表明身份跟他们求爹爹告奶奶的,到时候讹我们不少告诉我们的不多,意义不大。还是走宋奇英他们那边的关系,明天去复印现成的就好。”叶修从黄少天口袋里掏出之前还没发完的烟,把这小镇上的假冒伪劣产品也抽得有滋有味的。

“那我们掌握的证据不就和控方一模一样了?”

“如果复印机没坏的话,应该就一模一样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是要拿着为了证明韩文清有罪的那方主动收集的证据然后证明韩文清无罪然后还要让法官选择相信我们不相信他们?”黄少天理顺逻辑后,看着叶修目瞪口呆,这家伙不愧是话唠,一句下来不带标点还不喘气。

“你以为呢?”叶修顿了顿,“不然张新杰他们为什么要花大价钱?我们可是职业律师。”

 

TBC

评论(14)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