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 第二季第三案 下

第三案下

黄少天最后的反应成了未解之谜。但叶修不是拘泥于小节的人,总体效果不错,就足够满意的了。

这趟回来,黄少天停留的日子比前几次都长。大概是约会约出了效果吧。做非诉的工作让叶修找回了点上班族朝九晚五的节奏,每天准点打卡报到,自己的活没干多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指导一众新手,日日为人师表。

黄少天兴致勃发,也每日跟着他去律所报到。到了之后还不是到蓝雨分部报到,而是跟着叶修转,看他团队干活,号称“围观就是力量”。偶尔叶修有别的案子要去处理的空当或说是有自己感兴趣的部分,他也出手相助。两个近年来做惯诉讼的家伙基本功也扎实,甚至饶有兴致地探讨起来。乔一帆干活时不仅注意自己的手上,也时时留意身边,旁听了叶黄两人的讨论,获益匪浅。

除了盯着叶修,唐柔和包子这两个日日照面的黄少天也留神了一下。对比之前自己指导时的冲动,现在的唐柔稳扎稳打了不少,黄少天对美女自然没有吝啬赞赏。除此以外,乔一帆的表现也让他感觉亮眼。

之前王杰希带的学生里,黄少天只对自己亲自指导过的高英杰和刘小别有印象,只当这乔一帆是假期里竞争不过别的学生只得开学时来烧冷灶的孬学生,可细细观察下来,发现这孩子基本功不错,对流程的整体掌握也过得去。亏得不知道是王杰希门下的弟子,便就狠狠地表扬了两句,说叶修挖掘了个好苗子。黄少天在律师界也是有名头的人,顺口的两句就给这孩子信心不足的问题给修正了不少,信心有了,状态也上来了,越干越好起来。

 

开始叶修以为黄少天是多呆几天休息,可这么天天跟着自己转,也没见得放松多少。当初翻过的卷宗,依稀记得开听日就在近期,这家伙何以还吊儿郎当地不当回事地到处转悠,终于心中生疑。就算是黄少天打定主意不让自己插手,但也不代表就要不闻不问。

某日趁着午休问了两句,黄少天眉头紧锁,长叹沉默,半晌才无奈道:“不是我要躲懒,之前积极不积极地跑过多少趟了,白费功夫,还不如在这边养精蓄锐。”

叶修如何听不出这话里面的赌气,细细问了,才明白这次的案子还不是像卷宗上看来那样简单。

最初肯给这么简单的案子给出高额的风险代理金已经显露端倪。黄少天的冷静不输叶修,但偏偏接单时就被公诉人于锋这件事给蒙了眼睛,等到签了下来,才咂摸出其中的一些不对劲,为时已晚。

细细打听了解到,自己的当事人是个公有企业的老总,这次被公诉非法经营,并不是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非法行当,大约是卷入了那些律师最避之唯恐不及的幕后斗争中,于是便被人用这种合法的程序给送上庭来喝一壶。

听了这种宏大背景,一般律师都不会招惹,尽管不得已接了,也就略尽人事罢了。但黄少天还真是有奇志,没有撂担子不干不说,相反地还生出点战天斗地的心思来。光说这周周飞去调查的干劲,就比往日来得还尽心尽力。

原因黄少天没明说,但是叶修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一个是迎难而上,另一个则是和于锋打擂台比个胜负给自己心里做个了断。可没想到这了断比黄少天预料的难得多得多,碰了一次又一次壁,才认清自己这是撞到了公权力的墙上,没被人抽回去,已经算客气的了。

 

黄少天周周跑去当地报到。想面见当事人,申请没被批准。想去抽调证据,公安那边没同意。到手的资料少之又少,黄少天觉得,要是不送达开庭通知不违法,估计自己连开庭时间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当事人大概就这么被秘密审判了。究竟还是不是法治社会了!?

最后一次,黄少天去申请复印卷宗。数十厘米厚的卷宗,除了首页,内文居然只准阅读和抄写,不允许复印,连享受五毛一张的高价复印都求而不得了!?黄大律师当时气得差点笑出来,最后也是潇洒,索性就复印了一张首页,把机票都改签了,提早回来就等开庭。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争。黄少天不爽快,于锋这样性格的也不会满意这种状况下的比试。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黄少天前面的屡屡碰壁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于锋既然吃了公家饭,也不可能此时违背上头的意思给对方辩护律师开口子。手机号码不是没有,准备的材料里不是不知道对方就是对手,但因为这个背景,默契地就没有互相打扰了。

 

看黄少天这边的动作,旁人都以为他是赌气放弃了。当然,叶修就不是那么一个旁人,问得充满信心:“你不在庭上的说话还是这么没重点啊,所以说,抱怨了一大通,却敢就这么老神在在地跑回来,是想到了什么化解的妙招?”

黄少天眨了眨眼,狡黠道:“没瞒过你啊。”

“差一点就可以了,背景也要交代清楚。”

“没法见到当事人,我后来去见了当事人的妻子,和她聊了不少。”

“内幕的事情?”

“是。这个风险代理并不是一定要成功取得无罪或者罪轻的判决,对方的意思说得也很婉转。再多争取一点时间,他们需要多一点时间做些回旋。这些回旋不需要在庭上做,但是回旋的时间需要在庭上争取。”

“判了之后再上诉,时间怎么也够了。”

“有了一审的判决,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是我说,少天,”叶修终于舍得将叼着的烟取下来,声音清朗不少,“要争取到回旋时间的难度,估计比你做罪轻甚至无罪辩护的难度大多了。”

“在手头没有任何材料副本的情况下,我觉得差不多。”

“嗯嗯,这点倒是当局者清楚,”叶修并不争辩,“那你这最后的关子必然是忍到最后,不可能现在提前剧透给我吧?”

“老叶,你果然了解我!”说完,黄少天蹦过去,夸张地拍着叶修肩膀,“你看你有没有空到时飞现场看live啊?”

“呵呵,既然预告片那么精彩,当然不容错过,开庭时间告诉我听听,”黄少天一听恋人要赏脸,喜滋滋地查起日程表,结果后面叶修就跟了一句,“哦,对了,来回的机票谁给报啊?”

“靠靠靠靠靠,爱来不来!”

 

原定于几日之后的分离压根就没有分离,黄少天踩着时间飞过去,叶修选了他旁边的座位。因为银行更名的客户还有大批材料没有送过来,叶修也只是在出发前便假模假式地交代了苏沐橙带好新人,大大咧咧地请了两天假,好奇地跟着黄少天奔他工作地等揭秘去了。

叶修是来看热闹的,但黄少天是来正经干活的,这一行少了点缠绵,多了点严肃。黄少天倒懂得调剂,开玩笑称让叶修免费看了一场蓝雨同门相杀的好戏。可叶修分明留意到,黄少天和于锋在法庭刻意互不交错的视线,预示着即使这是场不公平的对决,也不代表他们已经放弃了对胜利的追逐,这一桩案子,被他们个人赋予了案情以外的更多意义。

 

除黄少天以外,蓝雨曾经唯一的诉讼律师身着检察官制服,就像他从来就是一个检察官那样。由始至终,于锋语速平稳,语调平和,没有一般检察官咄咄逼人的气势,在陈述和表达时却也是寸步不让,大开大合中有着精巧,所有证据所有论述针脚细密,没留下任何一丝缝隙。他深谙黄少天的风格,任何一点的破绽,都可能变成对方穷追猛打的机会。他清楚这次上头用了特别手段控制了黄少天的取证,既然没有了庭外的积累,这个家伙,更会尽力争取在庭上攫住自己的漏洞,以期一招翻盘定胜负。

于锋步步为营,丝丝入扣。他太懂得不能留给黄少天一丝生机,否则就会被转为排山倒海的杀机。于锋逼得很紧,不得不说他很成功。叶修旁观者清,法庭调查阶段已经结束了,黄少天几乎毫无作为。不过考虑到在庭前取证、申请与被告见面被拒绝来看,能将这个过程应付过去,已属不易。

眼下已经开始法庭辩论阶段。于锋滔滔不绝,有理有据。在调查阶段,控方多项证据都被认可,形势上基本上已经一边倒。等到于锋说完时,在场一些内行都认为大局已定。确实,没有证据的支持,难不成黄少天还单凭一张嘴辩出一朵花来不成?虽然这家伙的话唠远近闻名,但境内法庭上怎么也是凭证据说话,不是靠演讲感染力感染陪审团来取胜。

 

黄少天起身了,于锋微微皱了下眉,看在眼里的叶修不禁莞尔。

这让他想起喻文州私下说起过的蓝雨两先锋幕后不得不说的事——一方纠结而一方不知的存在感战役。一路稳打稳扎的于锋,和在最后一刻被无意识的表演型人格黄少天抢去的风头。而眼下这一幕,似乎很契合之前所知的设定。

检察官四平八稳的论述后,黄少天这一异于其他律师的起立辩护,已经在气势上提醒着在场的众人,包括他的对手检察官和裁判员法官,自己并不是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弱势,翻盘的戏码很可能随时上演,翻云覆雨,就在顷刻之间。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荣耀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的委托,指派律师黄少天即本人,作为被告人辩护人。辩护人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有非法经营罪的事实没有异议。但也希望各位能充分考虑被告人认罪态度良好、没有前科的情况。”慢悠悠的语速,不能再大路货的开场白,甚至说是认罪词也不为过,是举白旗么?

大概所有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是于锋却不是,他警惕地迎上黄少天的目光,果然,站着的人突然目光一凛。来了!他熟知这种目光,这是黄少天祭出必杀一击时吹响的战斗号角,决不可掉以轻心。果不其然,下一句的过渡句就紧跟而来:“但是,我个人还是有一点辩护意见,希望得到检察官的亲自回答。”

于锋全神贯注。熟悉的风格,惯有的打法,但就算再清楚这种套路也没用,因为黄少天最后的问题永远无法猜到的一击。作为他的对手都很痛苦,因为就算前面的优势再明显,如果不能阻挡这个杀手锏的抛出,那么只能在其抛出时倾力去抵挡,尽全力去阻止这顷刻间的翻盘胜负手,而过往的交手记录根本不需要翻看,大家都知道,黄少天能有今天的名气,靠的就是这每一次的一击必杀。

于锋握紧了手里的材料,他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在告诉自己。从知道这个案子被告的辩护律师是黄少天起,他就一直在准备,不,应该说从他离开蓝雨的那一天起,他就在准备。他无时无刻都在提高自己,在磨砺自己,在挑战自己,为的就是一个证明,证明自己可以比对方更强,确实比对方更强。这次直接碰上黄少天就是个机会,即使不是个太过公平充满遗憾的机会,他也要把握住,而这样扭曲的机会,也给了他更大的压力,要赢,必须赢,不得不赢。手里的证据材料已经不知道翻过多少遍了,没有破绽,这些证据不可能有破绽。他眉头紧锁,双唇紧抿,蓄势待发,就等着回击黄少天的问题。来了,必须全神贯注!

“我的被代理人是自然人是没有经营行为,有经营行为时是法人代表,我想请问的是,尊敬的检察官是怎么让我的被代理人以自然人的身份变成非法经营罪的被告的呢?我大胆猜测一下,该不会是背后有什么针对我被代理人个人的行为吧?”

 

全场哗然。

连法官都不得出手维持现场秩序。

而在喧哗之后,是长久的沉默。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于锋没法回答。明明是一个很小的细节,明明是只要稍微注意就不会犯的低级错误,这样的错误究竟是怎么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然后被黄少天逮住的?

于锋哑然,作为对手,他第一次接不住黄少天的杀手锏。作为和他同场亮相的人,他再一次被抢去了风头。他始终就是无法在那一刻,赢过黄少天。

对于这种状况,合议庭也不得不宣布休庭进行讨论。在多方沟通之下,休庭讨论的结果居然是继续休庭。没法继续的庭审只能择日继续,至于幕后的辩诉交易,则不是任何一名律师所想以及所能参与的了。

就这样,黄少天在最恶劣的条件下,抓住了最微小的机会,完成了最不可能的任务。这让叶修,都忍不住在休庭结论被宣布时,无声地朝他鼓掌致意。

“老叶老叶,我做到了做到了做到了!”从庭上下来的黄少天,一改在辩护席上肃杀的风格,蹦跶着向叶修靠拢。

“不错,继续努力。”叶修说道。

“还努力啥,接下来那些事儿我就不掺乎了。”

“回去继续努力帮我完成非诉的单子,刚出来接到沐橙电话了,客户那边突然来了几大箱材料,就等着这两三天咱们加班加点出结论性材料。我们团队战斗力不足,只能靠在庭上英明神武的黄大律师帮忙救场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半晌,才吐出一句:“老叶你够无耻的……”

 

话是这么说,但恋人开口了,忙必须得帮。两个人迅速飞回律所当夜就开了个通宵。全员吹了集结号,唐柔和包子自不必说,苏沐橙也放下手头其他案子全力以赴。至于乔一帆,也明白这是这次任务的最关键时期,临门一脚可容不得掉链子。只得硬着头皮跟王杰希请了三天病假,在兴欣“带病工作”。

银行的钱没这么好赚,能拿别人的钱来赚钱的地方,要再从这种机构口袋里捞到点什么,不得不搞出点真材实料的货。银行借着改名之机做了一些调整和改革,因此又让叶修等人给评估商业企划、合同的法律风险,出具建议书,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等到最后一份报告的最后一个字修改完毕,通宵数日的众人如逢大赦,几乎纷纷瘫倒在地,夸张如包子的,直接就地传出了鼾声。

数日后,叶修作为兴欣的代表,拿着这几大本纸黄金过关后就去换银行的真金白银,这次任务的报酬确实丰厚,但最大的收获他已经提前获得——唐柔和包子的成长,以及乔一帆这个可塑之才。

在交易所见面时是惯有的西装革履装扮,而客户方今天来的也是有分量的人物,不是往日接触的法务部代表,换了重量级的行长大人。

见惯大风大浪的行长先生今日是喜形于色,连叶修也纳闷,一个登记变更而已,这老板级的人物何至于此神色外露至此。按道理靠表情就能猜出叶修内心戏的聪明人平时一般不会挑破,但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过于感慨,竟有心情给叶修解说起来:“说是到工商登记,但心情可是和当年到民政局登记一样百感交集的。”说罢还自以为得意地看了一眼叶修寻求共鸣,结果对方茫然的表情让他恍然:“你看我都跟不上世事了,也对,现在的年轻才俊都喜欢当单身贵族,结婚登记这个话题实在不受你们欢迎。”

没有感同身受的事情确实难以接茬,叶修沉默笑笑,陡然,电光火石之间,似乎有什么开了窍,某些场景蹦入脑中。比如说,那晚上看到求婚现场后黄少天情绪的急转直下,是不是也和结婚这个关键词有什么联系?

 

第三案完

评论(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