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第二季第三案】(上)

第三案(上)

开庭前紧张的魏琛,等到赢了以后又是那副老夫天下第一的态度。唯一不同的是,吹牛皮的内容包括了当初如何慧眼有加万中选一认定黄少天是得意门徒。明眼人都清楚,这次胜诉黄少天担了大功劳,要没了这么一招釜底抽薪,胜负两说。

“唉,老夫当年一个程序性错误就被耍得乱了阵脚的小家伙,现在也……”魏琛还在一唱三叹地找下面的词,黄少天已经一跃而上接道:“已经成为了你旗开得胜的主力军了?”

两人打打闹闹,叶修充当司机载着欢声笑语的两人得胜归来。凯旋的英雄被簇拥,看着大家包围着实现不可能翻盘的两人,脱离主角身份的叶修第一次有点感慨。

 

黄少天在成长,叶修一直都有这个意识,但是当量变累积成质变,在他面前展现时,他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成长来得太迅速。这让他“好为人师”指点江山的态度不得不被收敛起来。他不能指导他了。越来越多的事情两个人得商量着办,从工作扩展到生活,即便黄少天原本就是个很有主见的家伙,叶修还是不自觉地将原因归结到了黄少天在工作上的成长上来。

烟叶地里陡然冒出了向日葵,开花前一片绿油油的和谐,但盛开后一朵黄澄澄地抢眼,赏心悦目,让人视线聚焦时也让打理着这片烟叶地的叶修冒出了点品种种植强迫症。说好的属地管辖权呢?其实本就并没有说好啊!黄少天偶尔的不妥协就是他独有的表态方式。幸好,叶修是个理性的家伙,在自己忍不住出手要去扭摆一下这朵向日葵长势的前一刻,他总能停止下意识的举动。是啊,既然当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说有意地地让这粒种子混进来了,现在又何必在意太多。

 

可是这朵向日葵一枝独秀似乎还不够,有点要建立起属于自己百万葵园的意思。

黄少天近期和叶修在工作上划清了界限,恢复了以往蓝雨王牌的姿态,大有将原本合并后如鱼得水的两所再次分江而治的形势。

黄少天最近开源开得顺当,自己单打独斗接了几个小案子。杀鸡不用宰牛刀,这很正常。可最近似乎是有个大活,也是一副要猫起来吃独食的样子。蓝雨众都是习惯的,以前没兴欣的时候是黄少天一个人神出鬼没,有了兴欣之后是跟着叶修神出鬼没。大家都很习以为常,包括兴欣里的大家都很习以为常,除了一个人——叶修。

合并前知道黄少天的风格是一回事,现在真正体验了是另一回事。都是大家开玩笑的所里的“头牌”,忙碌的程度自不必说。

不请自来地到蓝雨分部地盘检查工作,怡然自得地啜饮着冰镇的绿豆糖水边看着一众热火朝天中黄少天扎眼的空位置,不自觉地就有点愣神。

喻文州悄无声息地晃荡到他身后,笑意甚浓:“叶神来得正好,少天这几天都出差,他那份的糖水您正好代劳了。”

这话听着比手上端着的糖水还消暑,叶修无心嘴炮:“我说文州,看你们分部这么忙的,有没有什么非诉业务我们兴欣可以有偿帮忙分担一下?”

拿案源本来是求人的事,被叶修说得和仗义出手江湖救急似的,喻文州倒没推辞了,应承了下来。翻找了一下近期打算接手的事务,统统过目了一遍。兴欣在业界是个新生事物,但合伙人叶修却是货真价实的名牌人物,给出去的活儿含金量不能太低,难度又不能太高,喻文州左右掂量了一下,最终把一个银行更名的活儿给转了过来。

叶修草草翻了相关材料,也明白这是精挑细选度身定做,满意道:“很妥当。要是文州你办业务速度再快些,我们可都没法在业界混了。”

 

以前叶修是单打独斗为主,辅导新人为辅,近期则是掉了个个。工作中有了新的重心,又找回了最初白手起家的充实。但是生活上,叶修却还是有说不出的不习惯。

他自以为不是个恋爱新手,尤其是到了这个年龄和黄少天到了这个阶段,更该是温水煮青蛙模式。可近期内心的起伏明显与理论的预期描述不符,难不成自己行事风格太过老成,老成到也要体验一把老年人谈恋爱的疯?就像老房子烧起来那样势不可挡。

和黄少天谈了一年多,就算有过,热恋期也该过去了,两人能住到一起来,用有煽动性的表述来说,这是冷静思考的结果,是水到渠成的推进,是转入细水长流的前奏。总不能因为住到一起了,就焕发出第二春了吧?即便是因为住到了一起去,进行成人保健运动的机会就比以往多了,这也不该是理由。有说是通往女人内心的通道是那啥,可男人的原理总归不一样吧,而且构造也不一样啊。

叶修从各个角度理性分析着自己不符合常理的小波澜。

万恶之源还是在工作。自从那次和魏琛搭档后,黄少天和自己的配合已经分拆有一段时间了。对方单干,自己带徒弟。工作一旦不同步,生活也就难以同步。两个人就像是每日不同时间驶出和归队的列车,唯一相同的只有始发站和终点站。有时候甚至是几天不见面,唯一能让人安心的,是对方偶尔回来后在房间里留下的生活痕迹。

现在叶修可算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自己晃荡到喻文州的面前,自以为死皮赖脸地说借走黄少天时,对方会同意得那么潇洒。并不是蓝雨合伙人有多大方,而是他早明白不该去决定自己无法决定的事情,所给的回复只是基于明白黄少天意愿的顺水人情。对于自己行动的决定权这种事情,黄少天从头到尾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算是再亲密的搭档也不代表卖身,而对于更亲密的恋人,他似乎也没有打算改变原则。

 

喻文州是同窗共事多年再加之识人如明镜般所以掌握到黄少天的特性。至于叶修,更该是个智者,却犯了个灯下黑的错误。也不能全怪他,谁让在两人未成为恋人的有限相处时期,叶修一直扛着黄少天男神这副重担呢。神之所以是神,是因为人是跪着的。

这种道理高考作文都会经常拿出来说事,但能就此立马爆手速写出800字论文从内心说服自己则是另一回事。更何况,这个年龄的叶修,早就告别自己综合知识史上最高峰的高三岁月好多年了。所以当看到朝圣的黄少天突然断了香火。男神稍微有点不淡定又有多稀奇。需要一点调整时间罢了。

叶修决定好好捋一捋这事,就像自己平时和当事人捋一捋案情一样。

不是第一次谈感情,感情史这回事,在纯洁的师兄弟时期两人就相互剖白过了,都是有经验的人。以史为鉴是没错,但叶修回溯了一下自己有限的经历,有点黯然,更有点欣然,自己的经验竟然有点不够用。掐指一算,和黄少天经历过的时间是自己情史里最长的一段。这感觉就像是在玩单机游戏,前面的流程再熟悉,一旦超越某个极限,屏幕上出现HIGH SCORE的字样时,心态会不稳,动作会变形,没经历过的新情况也会出现。叶修想了想,和前两天包子念叨过的那部《明日边缘》的剧情有点像吧。叶修代入了一下,和黄少天的这一次,自己大概也是遇到了感情中的HIGH SCORE,否则何至于如此起伏不定。

要查攻略么?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掐下去了。感情里谁都会有这样的阶段,除了一直畏缩不前或没能超越自己的家伙才会在熟悉的长度里打转,感情里的事,顺当的人每天都在经历着新的剧情。说句特别矫情的话,真正的赢家,不都是一辈子里只有一次和别人白头偕老的经验么。可一不可再,这才是精髓。这感情好,叶修有点扭过来了,自己现在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中。那自然是喜不是忧,不用杞人忧天得太多。

捋顺了,心也就迅速平了,要不怎么是男神呢。

 

自己想通了是一回事,别人看穿了要赶着来帮忙是另一回事。女性的敏感有时候是一种比动物直觉更灵的超能力。在叶修还在鬼打墙的那阵,半个妹妹的苏沐橙早看出其中端倪,酝酿多日,打算亲自出手和打着单机游戏的叶修联机一下,加个外挂什么的。时间场所也不讲究,两人在等那个喻文州介绍来的客户时就在会客室聊上了。

感情咨询和法律咨询内容不一样,但形式上终归是雷同的。苏沐橙公私互不耽误,给接下来的工作热起身来。

“你最近有些不稳定,但是我觉得道理讲清楚以后,你应该会明白的。”阅尽天下言情剧的苏沐橙自认为这个话题自己非常有发言权,循循善诱。

“嗯?”苏沐橙入题入得太含蓄,叶修一下子真没反应过来。

“你俩现在工作上是分开了,这其实很正常。原来老在一起干活,那才叫不正常,那是你假公济私。人本来就是一个独立运行的个体,就像星球一样,悬浮在太空里,它可能和另一个星球很亲密,但不能总是在一起。吸引力只要足够维持到双方不会互相脱离对方的控制范围就够了,要知道,太大的话会出现碰撞。”苏沐橙兴奋起来,摆起了理论。

“哦。”讲到这里,叶修可算明白苏沐橙的长篇大论的中心思想是什么了。早从死胡同里钻出来的叶修,此时边放空边饶有兴致地接收着苏沐橙的理论。

“再亲密都好,数量等级再不一致也好。就算你是太阳黄少天是地球,即便这家伙的使命就是围着你转,你也该明白,他也有自转的时候。再退一步说,就算他围着你公转,在同一个周期里公转的半径也有长短之分。”太好了,这说理太深入浅出了。苏沐橙简直要为自己这套说理起立鼓掌了。结果,听众叶修还真的就起立了。

叶修也认可了么?好到这个程度了么?苏沐橙还高兴着呢,就见那家伙面不改色地朝自己身后递出右手,亲切握上:“您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兴欣分部的合伙人叶修,旁边这位是我们分部的苏沐橙。”

面上带着公务性礼貌笑容的苏沐橙边递出手边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就让他俩鸳鸳相抱好了,做一名观基不语的真君子。

 

后来叶修也听喻文州汇报了,黄少天并不是打算真要单干,而是这大案非比寻常,这家伙卯足了劲要赢下来,才如此一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况。至于详情,喻文州恰到好处地踩在知与不知的界限上:“诉讼的事还是你俩比较有共同语言,不如直接去问问他?”

也是恰好,叶修这天与黄少天在事务所里撞上了,看到的却是平日滔滔不绝的他难得的沉默。

“什么案子?”叶修有点意外,还有能让这家伙改了本性的案情?

“给人辩护的。”黄少天神情凝重,言简意赅,却是答了等于没答。

“大案要案?”叶修忍不住去扒拉卷宗。这种神情,在黄少天的面孔上绝少出现。不苟言笑,严肃,甚至郑重,人都会好奇的。

翻开后,却更让他疑惑了,就是个常见的被公诉违规经营的案子。没什么特别。唯一的特别,大概是这被告位高权重,估计能给出不菲的代理费用。

“这案子难度不小啊,要不要帮忙啊?”叶修翻了翻,越看越不淡定。是最简单的案子,但也因为简单,案情清楚,不存在什么拐弯抹角的地方,不可能有什么曲径通幽的破解,这种案子一般都是直肠子一根通到底,赢和输,泾渭分明。让律师长袖善舞的中间地带被无限压缩,压缩成了一场走钢丝表演,或者干脆就是无解。这类案子很多律师不喜欢,当事人很多也都不负隅顽抗,请个没名气律师来跑跑腿,劳务费给得并不多,难得还找到黄少天这种水准的。

合上案卷,叶修淡淡道:“还人人情接的?”

“不是,风险代理。想挑战一下自己。这案子虽然难,但我一定要赢,而且一定要靠自己赢,必须要靠自己赢。”黄少天语调不高,语气坚定。

“要自立门户?”说是靠自己,叶修分明在里面夹杂的材料里看到了蓝雨分部其他人出手过的痕迹。

“不是你想的那样。”黄少天的话就看准时机斩断了叶修发散的思绪,他的手指轻叩着摊开的卷宗上一处,那一处,是一个名字,叶修认识,却不熟悉。

白纸黑字——“公诉人:于锋”。

 

于锋,这个名字对于蓝雨的人都不陌生,甚至对于这支队伍而言,曾经是个很重要的名字。以前的蓝雨,还不是这样纯粹的非诉业务律所。除了黄少天这块招牌,于锋曾经也是诉讼业务的一把好手。靠着或双剑合璧或分头出击的狙击量,蓝雨的业务量在诉讼和非诉上是并驾齐驱的猛,于锋成为了不可小觑的助力,让蓝雨在他加入的那一年登顶成为境内事务所业界推荐榜榜首。好景不长,于锋在蓝雨呆了短短的三年,果断出走。

和叶修是被人设计从体制内跳水律师界相反,于锋是逆流而上,通过考试转身成为了一名检察官。蓝雨已经是首屈一指的律所了,再往上走,可不得就往体制内钻么。当时业界的其他人是这么解读于锋的华丽转身,认为完全可以理解。但只有黄少天无法平静地接受这一转换,也只有蓝雨的人知道于锋出走的原因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套。

“我想试试凭借自己能力的发挥,能做到什么程度。”于锋留下这样的话,指向不能更明显。蓝雨家大业大,诉讼部门的顶梁柱就是黄少天,黄少天永远是比他更出色的那个。于锋的这一撤退,蓝雨元气大伤,黄少天更是始终无法释怀。

直到翌年叶修的到来,这样的情绪才有所淡化。男性总是愧于承认感情给自己带来的疗效,黄少天却不会顾忌这些,坦坦荡荡。他承认与叶修并肩作战或近距离观看他独自闯关的快乐能冲刷掉他内心里这些在蓝雨曾经的小疙瘩。与此同时,功底扎实的于锋,也在两年后顺利被选为当年的十佳公诉人之一。

人和人的发展总是并行不悖。这一页似乎就这么掀过去了。天大地大,谁想到又有狭路相逢的一日。

直到这起案子的当事人主动找上了黄少天,沉渣泛起。不得不说,于锋这个名字,是他接下案子打算全力以赴并且独自战斗的最大动力。

这里的独自,不是指他一个人的独,是代表蓝雨的独。就算有蓝雨其他人的帮忙,只要是蓝雨,那就还是一支独立的力量。唯独这一次,就算明白这案子不容易,他也丝毫不想请教叶修。黄少天没有说出口,也无法说出口。他发现坦荡的自己,居然也有想隐于帷幕之后的时候。

 

“唉,我们就不能演演这种此时无声胜有声你懂我懂的戏码么?明明都老梗了……”黄少天长久的静默,让叶修夹在指尖摆造型的那根中华已然烧到剩下烟屁股,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话茬,“我明白的,之前的事儿不需要我插手,是不必要。这次不需要我插手,是私人恩怨。不过明明我俩的私人恩怨更多啊,这样还担心我不明白,是认为我的领悟力弱爆了还是你对自己找男友的信心弱爆了?”

这话说得太绕,打了几个转,黄少天稍滞,瞬间又无意识地弯起嘴角:“我说老叶,平时说案子绕弯就算了,怎么连谈情也这么绕,婉转得都不像你平时的说话风格啊?”

“这不是对你领悟力有信心么,要真听不懂,也能把这意思给你强灌进去。”

“怎么灌?”

“我看你今天不用出差,择日不如撞日,晚上身体力行灌一下应该就明白了。”

“靠靠靠靠靠!究竟你姓黄还是我姓黄啊?”

 

TBC

评论(9)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