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好鸡友 一被子(上)

喻文州扎根蓝雨村已经三年了,这三年,他终于写完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发展规划。但也因为规划的工程浩大,这三年来,蓝雨村,一点发展都没有。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光棍,蓝雨村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光棍村,这三年来,不仅没有一个嫁进来的女娃,连一个出生的女娃都没有。如何才能摘掉和尚庙这顶帽子,担任村支书的喻文州很是着急。

组织的温暖就如春风化雨,正在喻文州火烧眉毛之际,上头一纸公文带来了好消息。通知是这么说的,为了让蓝雨村摆脱贫困,最近新富起来的兴欣村被安排和蓝雨的结对子,负责给蓝雨传授发家致富的本领。这样的雪中送炭不能更及时,早听说兴欣村有着三位远近闻名的美女,报名的人极其踊跃。喻文州思量再三,把新来的大学生村官黄少天叫来了,用搪瓷缸子给他冲了茶。

“少天,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么?”

“关于帮村子里脱贫的事。”

“知道为什么找你么?”

“不知道,我听说李远、宋晓、徐景熙连最没干劲的郑轩都报名了,是怎么选上我的?”

“因为这些家伙报名都是为了给自己脱光而不是给村子脱贫的,我相信只有少天你才能专心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谢谢支书信任!!!”

喻文州大笔一挥,大学生村官黄少天坐上来前往春天,哦不,兴欣的大巴。

 

说好是在村口的大树下等,夏天太阳大得很,黄少天躲在树荫下,掏了手机看了五次,没记错对方已经迟到25分钟。第六次掏手机时,一个浑身飞扬着鸡毛的高个青年从远处向黄少天挥舞起了长胳膊:“喂!!!你好!你什么星座的?”

来的年青人叫包荣兴,是村里致富源头养鸡场的主力饲养员,也是村支书叶修没法成功辞退的兼职秘书。组织安排的人热情好客,一路唠唠叨叨,把黄少天领到了支书的办公室。

喻文州是个靠谱的人,事无巨细都和叶修对接清楚了,三番五次地请求务必将致富脱贫宝典倾囊相授。另外,非必要就不要安排女同事一起工作了,免得脱光的消息传回来影响蓝雨的全村团结。

“行了文州,我专门带他满意没有?”在喻文州的再三叮嘱下,叶修也再三地给黄少天强调了要好好学习天天工作的组织纪律,至于生活上的安排,他琢磨了一下,考虑到了蓝雨全村的团结,他还是找乔一帆来顶替了管后勤的陈果给黄少天安排妥当。

“叶支书,我最后想问你个问题。”看着初次见面严肃的叶修,黄少天的问题似乎憋了很久。

“问吧,就当自己村。”

“咱们兴欣村里的政审还要问星座的么?”

 

兴欣村这两年富了起来,也就有钱给的干部整集体宿舍了。但是再有钱也不是浪费在这种地方的,看着乔一帆领着自己安顿的地方,黄少天感慨,都这么省了,要不就再省点,分什么男女宿舍啊。眺望着对面一墙之隔晾晒着裙子的阳台,他的思绪不禁飘到了自己的家乡——蓝雨村。

话说,家那边好几个女厕好像都因为没人用而村财政支付不起而年久失修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后,就更没有妹子愿意嫁到蓝雨来了。想到村里的惨状,黄少天握了握拳,在内心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村子里的小伙伴们踢上一场有妹子当啦啦队的足球赛。

 

黄少天对着天花板表了一晚的决心,在此起彼伏的鸡叫声中被炸了起来。微微睁眼,就算是大夏天的,这天也还没亮啊。翻了个身想继续睡时,他看到了站在床边的乔一帆:“黄少天前辈,要起来了,鸡们要喝水了。”

“鸡要喝水鸡舍里没有饮水机么?搞个冷热两档,想喝冷水喝冷水想喝热水喝热水呗。”瞄了一眼山寨机的荧光屏幕,跳字表显示4:30。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十分钟后,黄少天打着呵欠,无奈地坐上了乔一帆开的取水车,装载着一车的空桶,向山里进发。

 

清晨的山泉清冽。黄少天才装不到两桶,就给弄得神清气爽。等到阳光从叶缝中透下来,一车子的水就给装满了。

“我说,这样弄效率不高啊,怎么不接个管道什么的?叫什么来着,农业现代化?”

“走管道的水没有直接运的味道好,而且今天有您帮忙,效率很高。”

“你这小年轻,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满载而归的两人受到了以叶修为首的大伙的欢迎。

“快快快,快用这个水熬粥去,比管子运过来的水好多了。”叶修忙不迭地指挥起煮大锅饭的厨师。

一听黄少天恍然怒道:“靠,我就说走管道的水和运回来的水,鸡哪里尝得出差别!”

听到的叶修不以为意,踱步过来:“鸡当然尝不出来,但是鸡不是都给人尝的么。看来是感性认识不够,我说今早不要熬白粥了,熬个鸡肉粥给少天接接风。”

 

鸡肉能有啥特别的,黄少不在意,再少蓝雨每个月还是能吃上一顿啊。来了客人只杀一只鸡,这兴欣村是不是有点太吝啬了。但是看到那鸡被拖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一只大得像火鸡的鸡。他想起了村子里存着的旧时候放卫星的大字报,玉米地里到处长的都是等身高的玉米棒子,连冯主席都被吓到了。

“怎么了,被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惊到了?”叶修点着烟一脸自豪

“靠,欺负我没见过转基因食物啊!”黄少天迅速反击。

粥上来了,黄少天抄起勺子就吃,吃得他都不话唠了。

“尝出来不同了?”

“呜呜呜,就是有点咸。”

“那是你被美食感动的泪水。”

 

在叶支书的带领下,黄少天第一次踏足了养鸡场这片圣地。看着气派豪华的建筑,他内心不得不感慨,这鸡住得比自己还好。可仔细一思索,他就咂摸出哪里不对劲了。

“唉唉唉,叶支书,这情况不对,我是蓝雨来学习的,可咱们蓝雨没这个原始资金啊。”

“我们兴欣当初也没有。”

“没有养鸡场怎么养?”

“走地鸡。”

“放养不会被偷么?”

“会啊。”

“靠,那不是越养越穷么!?”

“在被偷的电光火石之间就要火速窜出来逮住那个偷鸡贼扭送他去派出所,这样对方就会情愿高价私了了。”

“你这盖养鸡场的第一桶金该不会就是这样赚来的吧。这算啥,钓鸡执法?”

叶修笑而不语。黄少天瞬间就架上了有色眼镜观察起这位叶支书,甚至在午饭时间也无法缓解。

 

看着大家聚在一起喜气洋洋地吃着鸡腿饭,黄少天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分赃现场,于是撒了个谎说闹肚子,就回了宿舍。

“少天同志,感觉好点没?我代表组织给你送温暖来了。”站在门口的叶修端着鸡腿饭,明明饭盒都要搁到桌上了,看到黄少天居然精神抖擞地在床上打着手机游戏,立马转了个强调,“是不是上午参观完鸡场听完我们村的发家史之后有点倒胃口啊?要吃不下大鱼大肉我叫厨房给你整点清粥榨菜?”站在门口的叶修手里立刻明白闹毛病的不是肚子是脑子了,使坏地将饭又收了起来。

正要伸手的黄少天捞了个空,目光如炬盯着叶修。

“确定要吃?吃了可就同流合污了,”叶修笑笑,“还是该说已经同流合污了,早餐好像喝的就是鸡粥。”

“支书,你究竟想说啥?”黄少天再听不明白叶修话中有话就是傻瓜了。

“没啥,就是让你不要总把玩笑话当真,不要和自己的胃口过不去,”说着,硬是把饭盒塞到黄少天手里,“还有,不要偷懒,今晚和我上山守走地鸡去。”

 

因为要守夜,黄少天整个下午都在光明正大地睡觉,直睡得草堂日迟迟,才被叶修扯出了被窝。

“啥都不用带,把人带上就好了。”大夏天的,六点多太阳还亮堂着,黄少天跟着叶修上了山。兴欣村傍山,傍山的地方才有好水。早上的时候顾着赶路回村里,山里的风景黄少天是此时才看清楚。沿着蜿蜒的小路,叶修一声不吭地在前面领头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山路,天渐渐暗下去了,才到了一片开阔而稀疏的林地。环顾四周,中间只有一个简陋的小草棚,黄少天打量了一下,估计这就是今晚的休憩之地了。

“小心点,注意脚下。”叶修叼着烟,说话含含糊糊的。

黄少天跟着叶修猫着腰进来时还以为人是关心他呢,结果借着夕阳的余光一看,得了吧,人家提醒自己是为了关心鸡下在这房子里的蛋。

这地方还真是有鸡,但数量不多,看那健步如飞飞快的劲儿就知道,货真价实的走地鸡。不仅走地,还飞天,扑棱棱地就窜起半尺高,在树枝上呆着,安逸得很。

“人说母猪会上树,原来母鸡也会上树啊?”黄少天在草棚子里探头探脑,用叶修带来的手电筒到处晃,好奇得很。

“人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黄少天小朋友怎么吃过鸡肉了还没见过鸡飞啊?”叶修不计前嫌,笑眯眯地给他讲解起来,“没被驯养的鸡都是在树上休息的,散养的鸡因为有野性,也是这么个生活习惯。只有被驯养了的,才会窝在草棚里不出去。”

“靠靠靠,你说谁是鸡呢,你自己不是也在草棚子里。”

“说我俩啊,咱们这不就成了好鸡友了么,”说着叶修还让烟,“来来来,慢慢长夜,不抽两根可没精神,看在好基友的份上才分享的。”

“叶支书,我说……”黄少天接过一根,叼着。

“别支书支书的,咱们现在都好鸡友了。”说着,叶修就随手给对方点上了火。

“那……老叶?”黄少天不好此道,吸了一口就只是装模作样了,叶修也不计较。派烟就是个拉近关系的方式么,都在村里蹲了那么多年的老支书了,成人精了,一根烟的功夫就成为了阶级大哥。

“说吧。”

“你今早那个第一桶金是唬我的吧?”

“呵呵,所以说你们这些大学生真是既较真又天真,要真能这样就挖到第一桶金,我可就天天在这山上养鸡了,还开发那养鸡场来干什么。”

“你现在不就在山上养鸡么。”

“你不懂,现在这里的鸡养来是作为革命的火种,专门给你们这些不懂农村生活的大学生进行思想洗礼用的。”

“你是说这还是个思想教育基地?”

“不信你回去问问,唐柔、安文逸、逻辑,哪个大学生没来过。”

“真的假的?”

“别不信。小唐还会乐器,当时那姑娘带了根单簧管来解闷,每晚演奏一段,吹得蛋的产量都提高了。”

“老叶,我都不知道是你吹出来的烟圈比较多还是你吹出来的牛皮比较多。”

“明显是小唐吹出来的蛋比较多。”

 

茅草屋没有任何可以打发乐子的事儿。山上没有电源,手机要留着联络用。两人东扯西扯互相解闷,到了宵夜的时间。说是宵夜,实际就是晚餐,可带来的食物实在是太简易,只有火腿肠一物能勉强安慰自己开了个荤。

“老叶,你之前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守这些鸡守了多久?”刚才唠嗑时黄少天已经知道了,这地方白天有人巡山不怕遭贼,以前人手不足时,只有陈果给帮着照顾,夜班都是叶修一个人值守。上山时有日头还好,呆了这么几个小时,看着黑漆漆的外面和只有风声的寂静,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凄凉。

“怎么,佩服哥了?”叶修也是修炼到位,一个眼神把黄少天的思想活动都给摸透了。

“是佩服你吃这些东西还能吃那么胖。”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感触迅速被叶修的姿态赶去了爪哇国。

“呵呵,物似主人型嘛,哥养的鸡要不随哥这么个生长效率,兴欣哪能那么快发家致富,”说完叶修还瞄了两眼黄少天,“倒是你这小身板,我看蓝雨到时候估计得亏。”

“你还人身攻击上了!”

“呵呵,公鸡外面有,人参真没有。”

当乔一帆的送水车绕到茅草屋来的时候,叶修和黄少天持续整晚的舌战战绩定格为叶修37连胜。

 

“老叶,你还没给我说究竟第一桶金是怎么回事呢!”精神了整晚,在车上颠簸得差点挨着叶修就睡过去的黄少天,在一个急转弯的脑袋与窗玻璃亲密接触后,陡然回神。经过一晚上相处,黄少天不至于还不知道那个钓鸡执法致富是忽悠。

“少天,问你一个终极问题,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经历了37连败的黄少天用眼神表示不想跳叶修任何的套。

“哥就告诉你秘笈,是先有了勤劳的人买来了鸡苗,把鸡养大了,鸡才下了蛋,因此是先有鸡才有蛋。”

“你能不扯淡么……”

“勤劳致富,多质朴又正确的道理,一般人哥可不告诉他。”


TBC


这是给 @赤莲三藏 本子的G,为什么发出来并且只发半截,就是为了催促这家伙赶紧赶稿写完番外出本,请大家一起来督促她!!!


评论(1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