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魏叶喻黄]四元一次方程(第十七题)

多角文,不知道是啥的千万别点开!!!


为了写到那个场景 ,努力!@别笑 


四目睽睽之下,叶修到底没把也没可能把黄少天怎样。为了缓解尴尬,众人又把服务员叫过来串场。啤酒小妹就像拳击比赛里的举牌辣妹一样,将打得火热的选手分到角落头里冷静。四个人里三个人轮着加单,魏琛点自己习惯吃的,叶修点自己习惯吃的,喻文州谦让到最后,点自己和黄少天自己习惯吃的。

叶修觉得今天憋得慌,沉不住气就要揶揄两句,但没想到魏琛比他更沉不住气,还没等啤酒小妹转身就对着黄少天开口了:“我怎么记得以前吃烤串就你最积极第一个抢先发言点单,今天让别人代劳是牙口留着准备嚼板筋?”

简直就是此处应有掌声,叶修内心为先锋大将魏琛叫好。

喻文州唯恐黄少天一时嘴快说些什么不该说的,接过话来:“今晚特别规定,当过队长的才有点菜权。”听起来是刷了一把黄少天,却也撇清了魏琛想深挖一步的疑虑。

菜上来前、上来后,开吃前、开吃后,如此戏码反复上演,一顿宵夜吃得纵横捭阖。

烤串扎堆地涌上来,叶修看在眼里的却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戴的一模一样的手串,再加上之间的互动。用严打播报的话来说就叫人证物证俱在。叶修心里不糊涂,喻文州和黄少天偏偏要和他装糊涂。闹腾得他心里的酸不断冒上来,只能硬往嘴巴里塞食物,妄图用胃酸压下心酸。

网上说什么夜里晒吃的就是深夜报复社会了,叶修想说眼前这场景才叫深夜报复社会。

 

黄少天滔滔不绝,他的垃圾话在魏琛听来就不是垃圾话,整晚被逗得眉开眼笑嘻嘻哈哈,最后买单时一千八百万壕抢了一场几十万上下壕的单。

散场起身时叶修突然清了清嗓子:“少天,我俩逛逛去。”

这时候黄少天还缩着1厘米的高度差弯在魏老大壮阔的胸膛前嚎着“下一次算我的”,眼下却已经迅速被人预定了自己的下一次。

有人表示反对,但是不顶事。叶修说刚才赢了不能白赢。为了感谢叶修刚才不耍流氓和鼓励他等会也不耍流氓,喻文州首肯了,让黄少天和叶修逛逛去。

“呵呵,文州,你可要好好陪你们的老队长。”

有什么好陪的!?黄少天内心都咆哮了,这和那晚被叶修莫名其妙地拉去刷副本,结果叫自己先好好玩一样。有什么好玩的!?

 

黄少天开始以为叶修要兜圈子地瞎逛,但是一上路对方就开始用导游的口吻给他介绍这是通往冠军的康庄大道,再往下听,原来是说这是回兴欣俱乐部宿舍的路。

黄少天想看他牛皮能吹多大,就闭嘴听叶修吹,难得地安静。

“怎么了少天,见到是你才多说说的,这么安静整个氛围都不对了。”叶修不是不习惯唱独角戏,但观众是黄少天的话,这违和感还是太强。

“老叶,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不聊点什么一旦静下来氛围就觉得尴尬的程度了么?”黄少天这一问问得太有哲理,比问人生三大终极问题之一的“到哪里去”杀伤力还大,至少这个问题叶修还能用“到冠军宿舍去”来忽悠他。

这下好了,更静了,死静。

 

装死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嘴巴闭上了,眼睛可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人年龄大了,容易对事物有缓冲适应期。之前是和文州呆着,一下子就……”半截话没说完,黄少天就点头表示懂了。

“你也觉得这顿饭吃得不得劲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宵夜,好不容易都散了,你干嘛又要扯着两两分组来打加时赛,而且,你不觉得现在这个分组很别扭么?”黄少天顿了顿,为了表示自己对叶修没有成见,又补充道:“是说比吃宵夜前的那个两两分组别扭。”

“感觉像换妻?”

黄少天眼刀撇了过来。

叶修脱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话说错了,连忙说抱歉。他清楚自己中这刀一点都不冤枉,可这中得怎么这么有实感啊?而且位置偏移有点远。

瞬间,他想起了之前包子给他说的冷笑话:“小羊站在烤串摊边‘咩咩咩’地哭,说我妈妈被吃了。旁边的小老鼠‘叽叽叽’地哭,被吃的明明是我妈妈。”

叶修吃得不至于是耗子肉,但到底敌不过那些比肉还多的孜然辣椒肚子里打滚撒泼,之前拼命塞下去的烤串全成了生物武器,在他胃里炸开了花。

 

“你说他们是要去哪里?”魏琛和喻文州在压马路,聊的内容却和眼前这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概是送少天回我们订的酒店。”

“这么猖狂!?”魏琛面色不虞,内心在怒吼,眼看就要有所行动。

“但应该不会干嘛。”喻文州像是会读心一样,淡定回答。“既然他们要单独行动,应该是有话聊,要不我送魏队回兴欣宿舍那边,错开走吧?”

这么人性化的提议让魏琛也无法拒绝。有喻文州在,一路都不会冷场,问杭州天气如何,问兴欣新人如何,问荣耀网游新活动的奖励如何,就是不问魏琛他自己如何,和魏琛相似,聊天内容和眼前这人没有直接关系。

场面冷冷清清地热乎着,突然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喷嚏。

靠,谁在骂我!?魏琛内心吼。

咦,谁提到我?喻文州内心道。

喻文州直把魏琛送到兴欣宿舍楼下,想着静悄悄道别。门碰地开了,是老板娘陈果。魏琛心想来这么久还没见她热情欢迎过自己呢,对方嘴炮早喷过来了:“你们刚才是把叶修弄哪去了,怎么一下子吐得那么厉害,走都走不动还是黄少天扛回来的!”看清楚黑暗中的另一个人是蓝雨队长喻文州后,果断集火魏琛:“愣什么楞,说的就是你!”又对喻文州微笑:“进来坐进来坐,就当自己家。”

 

魏琛和叶修是室友,推门进去就见黄少天托着个脸盆在旁伺候躺床上的叶修。自己的床上则乱糟糟的一大片,毛巾、纸巾、漱口杯、矿泉水瓶、胃药摊得到处都是,还有几件干净衣服。

魏琛定了定神,发现叶修和黄少天身上的都不是刚才穿的那件了,这信息量有点大,脑子嗡地一声响。等到嗡声停住了,他才又发现黄少天身上的衣服怎么看怎么眼熟,和自己前两天那件怎么那么像,不,就是自己前两天那件,出发前洗好收回来放在衣柜的。

照顾病人帮不上忙,包子自告奋勇客串解说员,噼里啪啦地把叶修怎么吐黄少天怎么接自己怎么奋勇地从魏琛衣柜里扒拉出了衣服给狼狈的两人换上的前因后果都说得栩栩如生。这时魏琛定睛再看,得,吐得七荤八素斜歪着的叶修身上那件也是自己的。

看着面如白纸手却有劲地扒着盆和黄少天的叶修,魏琛还想上去安慰两句,结果对方却比自己先张口了,幸好是张口说话:“我没事,别都围着,缺氧了都。”

除了包子,大伙都明白这是送客了,还要是不给人留担心余地的那种,于是都自觉地往门口挪。叶修扒着往外挪动的黄少天手里的盆:“你留下。”

“我还是盆?”

“你,装什么傻。”

房间里就剩两人了,叶修还作捧心状。

“人都支走了,之前因为闹肚子没说成的你现在可以说了。”黄少天手里端着盆拿着毛巾,丝毫不敢松懈。

“不是之前,是回来的这一路我才想到要说的。”叶修顿了顿,缓缓道:“少天,过去我曾经以为是我在陪你送你,原来一直都是你在陪我送我,就像今晚。”


评论(2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