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黄灯记

之前踩中的点梗:亡命天涯,写成这样,希望别介意……


黄灯记

公元2012年12月1日,交通界元年232年12月1日。
“哔——!奉天承运,交通诏曰:从233年开始,闯黄灯者扣6分,视同闯红灯。”

“好家伙,这么重要的事情,由一个省事的千里传音哨就这么宣了了事,之前传得玄乎其玄的,我还以为自己得到殿上领旨呢,居然就这么草率地定下来了。”身为黄灯的守护神——黄少天听到这么个重要消息,语气是很不满,表情却不在乎,随手弹走了眼前那个刚吹出了新交规的交警哨,打了个呵欠回首望到那不知道什么时候盘到了自己门口的叶修,倒是来了几分精神:“哟,你这家伙,难得白天见到你啊~”
“见到男友驾临怎么没有亮灯迎接?”
“最新的交规听到没有,现在闯黄灯者视同闯红灯,亮灯你就别靠近了,乖乖立远点保持距离。”一边说着,黄少天一边煞有介事地打着响指,戳着闪灯的开关。
“无事不登三宝殿。”
“就等着你的话呢……”黄少天还在琢磨着下一句接啥,叶修嘟囔一句“没时间废话了”,猛地就突然奔过来,扯起黄少天的一只手臂瞬间就朝窗外跃去,这里楼高5层,要不是下面就是泳池,这么摔下去不是找死也得残废。
“我次奥你大爷你知不知道我是灯,进水了也容易出问题!你这家伙最好在我们跌进去之前给我找出个合理理由!”对于叶修的意外举动他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次的实在是太脱缰让他忍不出脱口大骂。
“轰”地一声爆响,刚才他俩所处的地方已经燃成了一团火球。
“怎么回事?……”黄少天眼睁睁地念叨着,爆炸的轰鸣还未了解,耳边瞬间就炸开了水花的声音,随即便是撞入水中刺骨的痛。
“妈蛋!”下意识的一声抱怨让黄少天喷出偌大个氧气泡,叶修扯着那还不清楚前因后果的脑袋灌了口气,迅速地钻出水面,一个口哨唤来自己的座驾哈雷,驼上此时湿漉狼狈的两人,加足马力便往城郊处驶去。

哈雷V-Rod在林子边界停了下来,叶修让跑了一路的它也缓缓,好自由地去喝口水吃口草。突突突的马达声还没远去,耳边黄少天嗒嗒嗒如子弹一般的垃圾话就如一梭梭子弹般射击而出:“刚才在我地头搞破坏的是谁!?谁胆敢在本灯神的领地上搞破坏知不知道绿灯行红灯停现在黄灯也要停,给我知道了分分钟户口本上扣六分一个都不许回家给我看遵纪守法片学习去!还有你,老叶,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是不是就是知道有家伙要来搞破坏?”
“是的,英雄救美,感动没有?”叶修将哈雷留下的大顶灯打开,调至最大的瓦数,亮堂堂的大灯打得浑身发热,之前湿漉漉贴身上的衣服被赶路的风吹得半干而柔软,此时又因灼热的温度发烫发硬起来。
“感谢归感谢,你能直奔主题别卖关子么?”黄少天口头嫌弃,身体上却很诚实,他是神,到底是个灯神,机械灯的神,说不怕水是假的,此时有着这大瓦数的烤干灯,连忙凑过去沐浴双倍阳光。
“殿上的人要追杀你。”
“追杀我?你听了即将实施的最新交通规则没有?现在人们追捧我还来不及呢。”
“捧杀。”叶修神色凝重。
黄少天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场景。他不是傻子,脑子里的转速极快。爱迪生发明灯的时候试了一千六百多种失败材料才试到钨,黄少天的脑子不是百里挑一,至少是一千六百里挑一。于是,他挑了挑眉:“老叶,说说你知道的。”

于是,叶修悠悠地开口了:
“很久很久以前,一杆交通灯上,是有七个灯的,红橙黄绿青蓝紫。行人过马路、车辆转弯时,都要根据不同灯的指示。等完红灯等橙灯,等完橙灯等黄灯……你方唱罢我登场,每个灯每次转换都至少要十几秒时间。
“人生的时间是宝贵的,耽误不起。民怨四起,人间便向交通界央求说他们等不起,请求少一盏灯。上头的人考虑了一下,决定七盏灯要七个编制七份工资,干的活其实没差多少,反而还招人怨念。于是,大笔一挥,就勾掉了一盏灯。
“人间的怨念平息了好一阵,过了数十年,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人们觉得六盏灯也太多了。又是民怨四起又是上书交通界。熟悉的手法,熟悉的味道,灯变成了五盏。
“人间一看,交通界居然这么好商量。于是乎,他们似乎约定了,每隔上那么个几十年就闹上一闹。而交通界的大神们,似乎为了不得罪人间,也总是如此息事宁人。让步让到了今时今日,现在就只剩下了你们红黄绿三盏灯了。”
“老叶,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故事有点像后羿射日?”
“葫芦娃也是有的。”叶修顿了顿,接着往下说:“可是交通界这些家伙一再软蛋地退让,总说退一步海阔天空,现在这一步,就退到了你身上了!”说到此,叶修突然收了说笑的神色,一指抵上了黄少天的脑袋。

“这故事虽然有点老,可我脑袋里怎么压根没有印象。是真的么?”黄少天将信将疑。
“听说过换灯泡么?”叶修收了手,“给灯神洗脑不就是换个灯泡这么简单的事儿。”
黄少天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换灯泡,他给自己都换过,至于作为灯神给别人开光时换的,不计其数。更何况,在交通界,互相给对方换灯泡还是一种友好的表示。可他从来不知道,换灯泡时,是能顺便洗脑的。
“事情比我之前想象的复杂。”
“是的,你能理解看来他们虽然给你换了灯泡,到底没换成劣质的。”叶修笑笑,“大概他们也很后悔,要是当初给你换了个劣质的,他们也能像处理之前的那些灯神一样大笔一挥以尸位素餐的理由就把你勾掉,而不像现在,因为你活干得多还有用,得绕圈子来。”
“现在的圈子就是拔高我,让我的功能和红灯一样,然后再把我踢掉?”
“正确。”
“那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歪了歪头,自问自答,“明白了,那些人又等不及了。以前七个灯养下来的耐性越变越少,到了现在,连顺理成章把我弄走都等不及了。估计现在红绿灯都在殿上听旨,而只有我缺席。他们可以一边灭掉我,一边以我藐视交通规则的理由指责我。等到233年正式实施规则时,因为我被灭掉而无法出现,就直接把天下所有黄灯都废掉么?”
“太正确了。”
“老叶,你也被换灯泡了么?”
“什么意思?”
“你以前从来不表扬我的。”
“没表扬,只是实事求是了两下。”
“……那现在怎么办?”
“亡命天涯,然后迎着233年的第一缕晨光到人间大放光芒。”叶修吹口哨将远处的哈雷叫来,还没等他动作,黄少天已经一跃而上:“那我们还等什么,出发吧老叶。”
“是你出发,我只是顺路。”叶修用超功率大灯聚光点燃嘴上,咻的一声,把一百米外的烟火喷出的第一口烟留在了原地。

逃亡路上,困难无处不在。比如,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按叶修的猜测,黄少天的通缉令是偷偷发的,不是光明正大,但指不住哪双眼睛就在盯着他,所以人不能出现,信用卡也不能用。叶修应该是安全,可叶修没多少钱,黄少天被救出来时也没有钱。水,他们可以喝哈雷找到的泉水。喂饱两张嘴是大问题。黄少天的嘴要吃饭,叶修的嘴要抽烟。在消耗完最后一包干脆面和最后一根白沙后,两人陷入了沉思,甚至是惶恐。
没有动力,就无以为继。24个小时后,黄少天勒停了一路狂奔的哈雷,无力地下车,躺在草地,仰望星空。他摩娑着自己的肚皮,念念道:“现在要是有一盘仰望星空出现在我面前,我也能吃得下去。”心诚则灵,一盘仰望星空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和叶修都愣了。
一秒之后又反应过来,妈蛋,都忘了黄少天自己本来就是个灯神。而那帮家伙也还没取消他的神位。于是,他俩兴奋地摩擦着黄少天的肚皮叫来了八菜一汤和黄鹤楼,抛弃了仰望星空。从这晚起,在物质方面,他们把逃亡过成了郊游,嗯,豪华游。

灯神的逃亡变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无论人还是神,都是有那么一点犯贱的,总觉得跨越重重困难取得的和谐才是真正的大和谐,才是真正的人生。
灯的活动时间和人类几乎相反,大白天的,谁开灯,除了交通灯。于是,每天日落赶路,日出而息的生活,太规律了,比以前上班还规律。规律的作息,规律的三餐,甚至规律的性生活,这对于这对之前异地恋的恋人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老叶,这其实是你专门弄的私人定制的亡命天涯版蜜月旅行么?”黄少天调低瓦数和叶修在月光下亲吻。
“不是,”叶修换了个角度,摘下黄少天的灯罩,“还有,别说垃圾话破坏气氛。”
电路的火花在下盘游走,噼啪作响。他们没用绝缘胶带,每夜都过得电光四射地带劲,像小型的花火晚会,引来四周的萤火虫聚集求偶。
事后,黄少天舒适地挨着叶修:“舒服……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呢老叶?”
“大概因为串联比并联省电。”

但他们偶尔还是会遭遇一些小插曲。
罚款单和指挥哨组成的散兵游勇根据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对两人进行着无情的围追堵截,效果不大。罚款单被大风一刮,让环卫工带走了。指挥哨奋力一吹,音量被广场舞低音炮压制了。
“少天,交通界的领土什么时候被外邦入侵得这么厉害了?”叶修对这些路见不平的勇士们果断的见义勇为赞赏又不解。
“和那个无关,只是因为你的哈雷每晚被我们感染了,所以现在驼着我们跑到城管界打算看看他女友‘保10洁’。”
“嗯!?”叶修勒转车头,“不行,我们得回去,你是交通界的灯神,在那里你的才能守护你的黄灯子民们。”
“老叶,跑了这大半个月,我突然觉得不当交通灯也挺好的。”
“你想清楚没有,辞职以后你拿什么缴电费单?”
“我看你一年有大半年到处晃也没事。”
“那是因为他们找不到我就把电费单寄给你了。”
“……”黄少天思索了一下,“不当交通灯我也能养活自己,我之前还兼职干过别的。真不行了我就干那个去。”
“不是说公务员不能兼职么?”
“私下里偷偷的,去年我参加了圣诞树的亮灯仪式,好家伙,一晚上几十万,在那亮了一个月,比我工资靠谱多了。”黄少天乐呵呵地回忆。
“你被资本主义腐蚀了……”叶修叹了口气,“对了,他们现在还招人么?我觉得我条件都符合。”
“现在待遇降了,一个月一千八。”
“那算了。”

领略了几乎一个月交通界山清水秀的地方,黄少天的过敏性鼻炎好了,叶修的烟嗓也清了很多。
“看来就不是抽烟的事儿,还是怪平时日日在中心城区跑,PM2.5太高呼吸道才不好。”叶修搓着黄少天的肚皮,要来了一盒熊猫。
“说话也不觉得缺氧了。”黄少天的嘴皮子更利索了,他想着,要是能熬过这一关,大概可以提议一下增加电子屏用文字显示的方式指挥一下交通。
“可好日子也快到头了,明天新交规就要实施了,你得回去出现在岗位上。”
“啊啊啊啊啊,又到了上班的时候了么?为什么,为什么交通灯这个职业是全年无休的?这合法么?符合劳动法么?”
“符合交通法。”
“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就能不能安安静静让我好好念叨一下这么些年来……”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什么东西砸在了两人行进的路上,巨大的冲击波把哈雷掀得双轮朝天,两名乘客倒是潇洒落地。
“老韩,好久不见。”叶修打着招呼。
“你也赶着新交规的点去报到么?还是说你接到上头的必杀令,要来赶着阻止我去报到呢?”黄少天对于他这位绿灯同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同样熟悉的,还有他手上的烈焰红拳,没错,红灯它并不是独立的个体。
“后一个。”韩文清从来不绕圈子。
“看来,这就是关底boss了,认真点啊少天。”
“怎么这么快!?太潦草点了吧,按照我刚才的那话,不是应该还有邪恶的上位者啥的么?”
“赶时间的原因,上吧英雄!”

交通灯的决战就要用交通灯的方式决生死。
韩文清with烈焰红拳vs黄少天,一人一主场的“一二三,红绿灯”(即老狼老狼几点钟)。
太作弊了!韩文清的内心在咆哮,烈焰红拳也在蠢动,但他们无能为力。
在自己的主场上,因为绿灯的存在,黄少天得以不断地主动逼近他们,一步一刹,顺当取胜。而在黄少天的主场上,因为黄灯的存在,他们寸步不能移动,身上的罚单在不停地聚集,占据了韩文清所有的体表面积。
输了……韩文清无奈却不绝望,他看着裁判向他走来,可是充当裁判的叶修却同时举起了黄少天的手和他戴着烈焰红拳的那只手,宣布他俩都是胜者。
“为什么?”韩文清疑惑,他们本可以趁机提出一举清理掉红绿灯的。
“因为只有红黄绿三色都齐整的交通灯才是守秩序的世界,我们需要你们,一个都不能少。一路以来,谢谢你们了。”
“需要我们?你究竟是谁?”韩文清和烈焰红拳异口同声。
“在每一个孤独行走的夜晚都得到你们指示的车载夜灯。”

“少天,再不起床就赶不及排队三个月的交规笔试了。”夏休时节,被黄少天设置的闹钟吵醒的叶修有气无力地拍了拍身边的人,转个头继续睡去。
而黄少天眉头紧皱的样子似乎还被魇在什么怪梦里半梦半醒。
是了,听说被重物压在胸前是比较容易做噩梦的,比如昨晚K至深夜没拿稳,此时正砸在胸前的新交通规则参考教材。

END

评论(1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