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七色花之黄色篇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字数:7805


“郑轩,你以为这是漫画《死亡笔记》连载,每一话最后还开个单页补充一下死亡笔记的使用规则?拜托,在你这挤牙膏的叮嘱下,这花都已经用掉了两瓣了!!!”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少用这种TVB对白来敷衍我!既往不咎,但这花里究竟还有什么机关,你最好一股脑给我说清楚了。”

“其实具体的规则我也不清楚。”

“…………………………”

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郑轩只得悉数交代:“不清楚是实话,但还是有些知道的,不就是怕一个有遗漏黄少你又……好好好,我说,我都说。”

在郑轩自觉嘀嘀咕咕半个小时又被各种启发半个小时后,黄少天看着手中整理出来的使用手册,对照自查:

1、不得让对方怀疑自己不是当时的自己。

2、不得让自己怀疑对方不是当时的对方。

3、不得让周围的人觉得自己和对方不是当时的自己和对方。

4、不得出现与后来事实违背的情况,即不可改变未来。

“郑轩,在刚才那一个小时你的侃侃而谈之后,我终于发现你要真话痨起来其实比我更没有重点而且你还不是那种故意的煤油重点。这四条总结起来有那么难么?”

“现在看着是容易,但这些规则会在什么情况下被触犯导致花瓣失效,还是要靠实践出真知的,比如黄少你之前两次的失败就让我对前两条规则的真实性有了感性认识。”

两人差点没打起来。

 

事后诸葛亮,决定自我修正一下七色花的使用法。

首次的失败可以理解,是自己使出了多年提高后的手段,这必然被轻易识破。可是第二次的失败,他觉得有些不好说。是自己怀疑了叶修的话?是的,这个叶修怎么会知道自己第六赛季夺冠?可自己会怀疑这个叶修的话,不也是因为那个自己是现在的自己过去的知道自己第六赛季会夺冠么?这次的失败,究竟是真的因为激发了第二条,还是因为自己深层的原因导致第一条条件的被激发,说不准。循环论证的事情,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互为条件,无解。

多思无益,不如直接出发到第六赛季亲眼看看好了。打定主意,黄少天干脆利落,掰下黄色花瓣,立马动身。

 

一阵风刮过,黄少天已经是行走在了不知何处的康庄大道上。周围很暗,视觉受到了限制,可这种熟悉的氛围,让他第一秒就认出了这里——蓝雨主场体育馆晓川体育馆。走在他身前的,正是熟悉的搭档,队长喻文州。再往前,确实也是排着队伍前进着的选手,但绝对不是蓝雨的选手。仔细辨认了前面数人颜色不一的队服,光这一眼,就瞄到了嘉世、微草、霸图几家的标志性颜色,这混乱的搭配究竟是?

没等黄少天自己推演出结果,震耳欲聋的音效已经从前台传来,伴随着各种背景乐打击乐的造势和排山倒海的欢呼,主持人高昂的声音传来:“下面,让我们热烈欢迎这次全明星周末的主角,24位全明星角色及它们的操作者登场!!!”

好家伙,原来是全明星周末。回想起四年前那场让彼时已是王牌的自己都能激动的盛宴,黄少天都有些找回了当初热血的感觉。选手更追求的是站在荣耀胜利的顶端,但对能站在全明星这种荣耀盛宴上顶端的机会,在不冲突的情况下,他们不仅不会拒绝,更乐于配合。除了一个联盟诞生以来一直存在的奇葩——叶秋。

黄少天脑海里还正想着呢,前台就已经进行到一叶之秋出场的环节,与其他角色有操作者陪伴相比,独身一人摆着造型的一叶之秋倒也有那么几分王者的孤独气势。掌声如雷,不代表它就是本场的主角。后面几个跟进的神级角色在操作者与现场观众的互动中,也赢得了不下于斗神的支持。随着喻文州与索克萨尔共同出场掀起的小高潮,黄少天与夜雨声烦的登台终于将晓川体育馆的气氛燃烧至顶点。

 

“黄少!黄少!!黄少!!!”无论楼上楼下,观众席上突然整齐地爆发出这么一阵有节奏的呐喊,而黄少天也挥舞着双臂踏上舞台,享受这个蓝雨专门为他营造的聚光灯焦点。

在前两赛季新人正副队长的快速成长和全队的有效磨合后,蓝雨在加入了有天赋的新人后愈发雄心勃勃,在赛季开始前就吹响了夺冠的号角,提前拿下的全明星赛申办权更是为这一切推波助澜。目前常规赛蓝雨排名第一,又有主办权的加成,在全明星窗口关闭前,黄少天被自己战队的粉丝合力送到了得票榜首的位置。尚缺一冠在手,夜雨声烦还未正式封神,但已山雨欲来风满楼。

对于这种联盟发展必要的明星效应和炒作配合,各战队的选手都是非常识趣地给予呼应,调个把出场顺序,让有话题的共同出场,有噱头的并肩而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此时,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到一起摆着造型让现场的闪光灯一片轰炸,而在他们身后的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两个角色被设计出来的战斗场面也大有剑与诅咒要联手统治荣耀大陆的气势。豪门最不缺的就是死忠,更不缺的就是慕强主义者,在这一幕的刺激之下,作为荣耀联盟豪门之一的主场晓川体育馆的顶部几乎要被声浪掀翻。

 

作秀归作秀,作秀不能当饭吃,还是要拿出干货。日常比赛如此,全明星比赛也是有这样的底线的。在炒热了现场气氛后,活动方没有过分恋战此时的酷炫,主持人立马宣布下一环节——新秀挑战赛即将拉开序幕。

刚才在台上的23位全明星选手悉数从两边撤下,绕道幕后准备坐回到他们自己的队友身边。接着,算是毫不意外的,黄少天在漆黑的过道中发现了埋伏在这里的家伙,或说是先发现了他叼在嘴上的那根烟忽明忽灭的火星,于是嘴巴里叽里呱啦着就走了过去:“你以为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男子,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象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须碴子,神乎奇迹的微操手法,还有手中的那根白沙,都……”黄少天原本只是想揶揄一下对方,却发现那人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洗耳恭听,而下面接着的对白实在太羞耻play,于是乎,话痨黄少天倒是把自己给说卡壳了。

“都怎么?都深深的迷住了你?”叶修笑了笑,流利地接上。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语结,用连词带过空档找回节奏,“这次还是这么低调,也不卖蓝雨点面子?”

“嘉世主场的时候我也没卖啊,不像你到处卖面子,脸皮够厚的。”

“你这家伙还恶人先告状?全联盟谁敢和你这家伙比脸皮厚啊!”黄少天被叶修这种四两拨千斤转移话题的手段给一下子绕进去了,两人一路叽里呱啦地抬着杠,等临近了选手座位区才幡然醒悟自己这是和叶修约会来的,于是清了清嗓子,略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了,等会比赛完我们……”

“去珠江夜游嘛,我记得了,别老啰啰嗦嗦地强调你还年轻啊。结束后老地点场馆侧门那等,别放鸽子哈今晚的主角。”叶修掐灭手中的烟,先一步坐到嘉世团队处于转播死角的角落里去了。剩下黄少天还在原地源源不绝地嘴炮着:“还不是你这家伙地点不熟又不肯用手机没法联系才得这么老土约老地点”。因着这点耽误,没等黄少天挪步到队友给他留好的座位上,他就被第一个叫上场去接受挑战了。

 

第一个接受挑战?黄少天愣了,这不都是叶修的专属特权么?第三赛季第一届全名赛至今,被第一个叫阵的似乎一直都是那个斗神啊?等到主持人再报幕,黄少天明白过来了,来自同职业的挑战者,也有那么一点顺理成章。

作为近战高DPS职业,再有侠客情怀的加成,荣耀里玩剑客的不要太多。基数一大总能推举出更大基数的精英,联盟里的剑客按比例来说也是个除了治疗以外较为常见的角色了。大开大合正面为主的招式,让人觉得站在剑客顶端的总该是个堂堂正正决胜负、清清白白论成败的家伙。可目前剑圣的后后备人选却有些让人意外。官方没明推,但各处有荣耀有江湖的地方,黄少天的机会主义剑客渐渐被人往剑客一把手的座次拉。这种有违剑客原本风格的角色要登顶,按照老思路是有点歪门邪道感。可现在,却大有万事俱备,只欠冠军就可坐实剑圣这一名号的架势。

有人推崇的,就有人反对。期待着大侠风格的剑客一统江湖的荣耀迷们也不是少数派,此时一见居然有新秀打破历年挑战斗神的惯例,第一个出来叫阵,即便在蓝雨主场,一小撮被蓝雨迷们视为不和谐之声的支持掌声和起哄声立即纷纷冒头。

黄少天对于今日的安排也是心知肚明。做客的选手,鲜有挑战东道主的,为的就是不打乱东道主可能做的安排。比如这场新秀挑战赛的压轴,原本蓝雨计划的就是让最亮眼的新秀并同为剑系的于锋与黄少天的交锋,一来隆重推出新人,二来增加王牌曝光,三来服务本队粉丝。却不想有这斜插一杠不懂得读空气的。

 

等站到台上,黄少天方看清来人。轮回战队,杜明。一位本赛季出道的新人,角色剑客吴霜钩月。这个新人,黄少天有点印象,在第六赛季的选手中,不算抢眼,但也有水准以上的资质,只是偶尔赛场上的话语有点跳脱,思路也有些跳脱,这大概就是他今天会跳脱地出来挑战自己的原因吧。

两人没什么过节,可既然轮回队内王牌周泽楷与黄少天之间有点媒体故意营造的火药味,那么杜明也不好太狗腿,搜肠刮肚,不知从何处硬是凑了一段不伦不类的true man台词,再次展现了有些状况外的本色。

现场一阵乱哄哄,双方用自己的角色出战,一分多钟后,就又回到了中心握手。杜明神色尴尬,黄少天也没有追击嘴炮,之前起哄的那伙人一看就蔫了,顿时明白,新秀挑战赛又恢复了过去那种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除了粉丝的热烈掌声,看热闹的口哨声这次是一点都没有。

接下来,都是发生过的事情,黄少天熟悉得不行,就像复盘一样复习着这个曾经发生过的第六赛季明星赛。后来上场和于锋又秀了一场,当晚的活动也就告一段落了。配合着做完全明星赛新秀挑战赛部分的采访,和喻文州私下告了个假,便钻到了约好的地点。

 

“才来啊,一路上签了多少个名?”之前在赛场那么长时间憋得难受,等人的期间叶修一个劲猛抽,烟盒已经快空了。

“去去去,是原来就安排好的新秀赛专访。不像你那么潇洒,啥都可以逃,采访的都觉得我这次说的话少得难以置信了,这不都是为了争取时间来和你会合么!”这一次全明星新秀赛采访中,他的表现确实极有效率,采编们高兴地发现这是一次难得不用对黄少天的垃圾话进行剪辑的访问,就连队友于锋也有点讶异黄少怎么在说话这方面给了自己这么多发挥的空间。

“没事,迟到是女人的专利,”看着黄少天要发作,叶修连忙扯了一把人,“好了,赶紧带路。”

人潮汹涌,黄少天遮遮掩掩之下,两人好不容易拦到的士,赶往码头。

确认了师傅不了解荣耀后,叶修主动开了话匣子:“被挑战的感觉怎么样啊?”

“那新人挺热血的,可技术上还缺着些,差着水平打起来有些没意思。但也有些被他的热情感染到,如果他再挑战我会乐意让他提高的。”黄少天这结论下得略有前辈风范。

“哟,终于明白前两个赛季哥被你求PK时的感受啦?”

“滚滚滚滚滚!”

“呵呵。”

“老叶你仇恨拉得挺稳的啊。”

“不稳怎么行呢,当初要不是我这么坚持住,今儿就不是我俩去夜游了。过两年大概就变成你和杜明去夜游了。”

原来听着前半句黄少天还有些小感动,后半句一出来彻底没脾气:“你妹你妹你妹!本来就挺冷的了,能别再讲这么让人感觉阴森森的事儿不?”

 

两人嬉笑怒骂一路到了码头,时间已晚,将将赶上最后一趟的夜游票。

“不是平时那艘最大的啊……”黄少天上了船后到处张望,略有遗憾地嘟囔着。

“浓缩的都是精华嘛,比如你。”

“我次奥你烦不烦,就一定要在我身上找优越感!?”黄少天喷这下可是真情实感了。当初出道时他比叶修矮上那么一点,还时不时宣称会日后发育超越这个在赛场压制自己的人,好在场外找回点场子,可是来自于第十赛季黄少天是未卜先知,彻底明白两人之间的身高差是大局已定,所以对于这残酷的真相更是炸毛。

“呵呵,这样哥才可以借给你壮阔的胸膛啊。”叶修也不知道最近旁听苏沐橙看的什么电视剧,随口就来了一句,硬是把裹得严实的黄少天都抖出鸡皮疙瘩了,顿时作出一个被冷风刮过的表情。

 

实际上,黄少天也没太夸张。他这会确实是真冷。

要说看夜景,按着买的票,老老实实地在密封的楼层坐着边吃边喝边看也是可以的,但错过露天江风的不识情趣者并不多。现在,空荡荡的夹层,和虽然数量不多倒是各处散落着人的顶层相比,就能判断出大家的选择。时值一月,江风刮过,黄少天出来得又赶,剥掉队服后,没注意离开室内的暖气得再加衣,随意抓了一件外套便急急忙忙地来和叶修会合。不过在甲板上被吹了十分钟而已,手就有点僵了。

叶修刚才那句也不光是揶揄。他看出了黄少天此时的窘境,没作声,顺势拉下了拉链,就把人拽到自己身前来。衣襟敞开,其中的暖意轰然而出。黄少天不仅是身上感受到,脸上也是有些被感染,僵了一下没动,余光瞄了瞄四下,有些僵直。比起平时的大游轮,这个点还执着地跑到小游轮上吹风的,似乎都是来约会的情侣。比起看江景,眼睛都镶在自己的伴侣身上,加上夜色朦胧灯光昏暗。黄少天思索了一下,也没再注意所谓的影响了,动作有点生硬地将自己埋到身前的这个热源里。

生硬的不只是黄少天,叶修在对方扑过来时也倚了一下栏杆才稳住重心。两人生硬的原因也不只是因为寒冷,而是对眼前的亲密举动都有些生涩。两副身躯均是有点笨拙地挨着对方,却还不够无缝,中间冷风刮过,嗖嗖地吹走温度,不尴不尬的。到底还是黄少天豪迈一点,心一横,整个地缩进叶修敞开的外套里,头迟疑了一下,也靠到了对方的肩上。叶修也不再犹豫,伸手一搂,环住对方的腰,将两人的空间彻底压缩。

“呼……”二人长出一口气,听到对方也如此默契的声音,又忍不住抬头相视一笑,简直就像是走完万里长征的最后一步,胜利会师一般感到了轻松又带着点甜蜜的拘谨。

 

什么叫做潜移默化。潜移默化就是那种耳濡目染后自己平时觉得受不了顶不住的东西此时此刻都会无意识地做出来。

夜空,江上,互拥,在这样的场景下,近一步的接触真是自然得不能更自然的事情。于是乎,双唇相贴,来不及有温度传递就分开了。是试探,是尴尬,更是感觉好得难以置信。宅啊宅,这俩没在恋爱上放过心思的人都无法相信,不是自己的嘴唇居然能给自己这么神奇的感觉。于是,便又是凑近,再一番的磨蹭,打开后胡乱的缠绵,不得要领的互动,最后才是慌慌张张的退开,却不好意思再眼神交流,简单地别过头想要抑制一下自己内心方才的翻江倒海。

黄少天此时的心情,说小鹿乱撞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小卢乱撞了。哦,不对,这时小卢还没出现呢。黄少天迅速调整心情,谨防又露出马脚。就在他脑子还胡思乱想心里没个定数时,突然,眼角处一记闪光灯掠过,立马心下一惊。

 

叶修也不是吃素的,电竞职业选手眼神有不好的么?两人立马弹开,分得和南北两极一样远,同时往光源处瞄去,却见一个身影被瞥到后一惊,便咚咚咚地瞪着楼梯往下层奔去。

不好。两人心里同时念道。开头还以为是游客拍拍夜景,可那人故意闪躲的姿态,反而让人无法安心,明显,这闪光灯是对准他俩的。

平时宅惯了,战斗力5鹅惯了,但不代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就可以不用上阵。黄少天这个曝光率高的就不用说了,至于叶修,哦,不,此时外界还只当是叶秋的人,在这张照片出来后被顺藤摸瓜,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必须得追回来!

两个人就这个紧急时段还追求了一下战术走位,分两个楼梯口进发,包抄了可能的路线。只可惜,这里到底不是荣耀地图,三次元的船舱还是让他俩好一番研究。而那位却不知道是反侦察能力强还是撞大运,估计是在楼下遛弯之后又窜回了甲板区,始终没被发现。

在明晃晃的大厅内寻觅一无所获,叶修和黄少天此时才意识到两人该至少有个留守的在上面。可惜为时已晚,靠岸的鸣笛声响起。之前残余的一点雀跃心情,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冲得一干二净。

相视一眼,脑子里都只在琢磨一个问题:这事怎么办?

 

叶修和黄少天两人俱是无语,能想到的办法一路上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叶修是平时不参与这些涉及公关的事情,此时没有太多的思路。黄少天则是因为自己是首要曝光的,脑子里也有点慌乱。不过仔细琢磨了一下,结论已经肯定:“我觉得那人不是记者。”

“确实,把那照片曝光也没什么卖点。估计我俩在船上约会照片的新闻价值还不如在网吧约架的照片价值高。”黄少天还算冷静。

叶修点了根烟,微微点头:“既然没有价值,那么就是损人不利己,这种事情除了对手没有人会做。可要细究的话,这次的曝光会受影响的只是你们的商业价值而不是竞技价值。所以这种事情连对手都不会做,只有敌人会做。”

点到“敌人”这个词,黄少天思量了一下,叶修也拧了拧眉。

“咳咳,细想我俩还是有一点敌人的,以后要少点嘲讽少点垃圾话多广结善缘,不过这也都是以后的事了。我想,应该还是没有结下血海深仇的。”叶修跳过这可怕的发散继续往下推断,“对方应该也就是个爱八卦的粉丝罢了,没什么可怕的。”

“粉丝当然是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被拍了的照片!”黄少天无奈。

“照片也不可怕啊,既然是粉丝,没有媒体发布,了不起就是直接在微博发布,就那个画面的朦胧感,你还担心能掀起什么滔天巨浪?”叶修说着,指导着黄少天点开了微博,时值全明星时节,荣耀圈里都是全明星相关的新闻,浏览一下今晚的刷屏,两人稍微心安了一点。那点破事,想掀起什么巨浪还是不可能的。

 

正悠哉呢,突然几条好友圈微博在首页同时刷新并冒出了设置的关注人才会显示的@符号,黄少天右眼右眉毛一跳,立即点了进去。

一张发布于普通荣耀玩家微博的暗色中有点曝光过度的两人接吻照片赫然出现在眼前,就算拍照技术再水,也能勉强认出其中剑圣的轮廓,更不要说旁边打上的关键词。至于另一个当事人,虽然暂时还没被粉丝认出,但在一众职业选手八卦又阴阳怪气的转发中,水落石出看来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呵呵,真是……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叶修感慨了一下,看着那几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转发微博,无奈叹息,“这群带路党……”

那可怎么办?黄少天在脑子里想着,如果真的是第六赛季的自己,大概会很慌乱吧。不过脱离开此时的自己,他又有点超然了。

穿越还真是一件零风险的事情,正因为知道未来,知道破解的方法,看着叶修无奈的面孔,他倒是一点都紧张。触发的条件郑轩已经和他确认过了,只要想办法,让叶修怀疑眼前的自己就可以了。只不过此时的他,是出于一种私心,在事情还没真正走到头的时候,还想多和这时候的叶修多耗一会多呆一会。

而此时的叶修,也像是有默契般什么都没说,只是和黄少天并肩坐着。两人挨了一会,起身给自己点了根烟,给黄少天拿了件外套,又坐了下来。没有谁提议,这两个荣耀痴,居然就不约而同地开了电脑建好房间PK起来,打得不亦乐乎,就像是鸵鸟战术一样,把照片曝光的事情甩在外头就不理了。

 

荣耀毕竟不是异空间。几局过后,急促的手机铃声突然插了进来,在荣耀对战声中显得格外不和谐。一看来电名字,黄少天不敢怠慢,连忙停下手。

“队长,这么晚还没休息么?……我有看,不就是瞎起哄么……我知道大家认出来了,这不没人说破嘛……记者怎么能算,记者都没有当面采访过老叶的,肯定也是瞎蒙……经理?我没说,他知道估计也是从网上吧……全明星?这事和全明星赛没关系啊……”

好了,这下除非是傻子才猜不出这事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叶修没客气,走过去抬手示意,黄少天犹豫一下还是把电话递了过去:“文州,这事我会处理好的。过五分钟你就能收到处理好的结果了。”

看着叶修果断挂断电话,听着他刚才那通大话的黄少天都愣了:“五分钟你能干什么?”

“能发条微博。”叶修笑笑,此时登录上他那个认证V还显示着叶秋的微博,抬手就敲了一句话下去:“都别猜了,今晚和少天在一起的就是哥。”

“靠靠靠靠靠!!!老叶你疯了,这不等于直接出柜么?”在叶修大爆手速按出前,黄少天连忙扑上阻止了他。

叶修笑而不言,左手绕过来突然就按下黄少天扑过来的脑袋,紧扣着特别坚定地接了一个吻,接着右手轻敲鼠标发布,微博数字从0变更为1。

还在黄少天回味唇上传来的温度时,眼前的场景已经骤然切换回了第十赛季的场景。

对了,自己怎么入戏太过激动得又忘了呢,黄少天敲敲脑袋,有点愣神。叶修的那个认证微博,可是等到了在第九赛季夏休时为了招揽方锐才解禁的。


TBC

评论(42)

热度(346)